alexa
置頂

陶笛是朋友不是事業

「 陶笛阿志」游學志
文 / 王念綺    攝影 / 吳毅平
2006-01-01
瀏覽數 650+
陶笛是朋友不是事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游學志的第一張專輯「陶笛奇遇記」,2003年發片至今,銷售量已突破十萬張,成為風潮唱片的長銷唱片。之後的兩、三張專輯,也動輒有上萬張的銷量。這在銷售一萬張就稱可之為佳績的非主流音樂市場,游學志所錄製的陶笛音樂,已算是常勝軍。

而他的三家陶笛專賣店,假日時在鶯歌、九份、內灣等地更是門庭若市,陶笛聲不絕於耳,恍若進入歡樂的音樂天堂。沒有雄厚背景、資金與學歷的他,一切都是靠著他對陶笛的熱忱與堅持,一步步築夢踏實。

一扇門,兩個世界

初到游學志家中時,讓人感到有些吃驚。雖說現在的他已經是暢銷唱片演奏家,棲身之所竟還在華江橋邊的巷子內,一棟老舊且鐵門損壞的五樓公寓。然而爬到五樓時,一扇門古樸木質的門打開之際,室內窗明几淨、線條簡約的裝潢空間映入眼簾,更讓人恍若置身於另個世界。這棟全新由設計師改造的家,正是游學志近年來努力的成果展現。

出身小康家庭的他,多年前因父親投資失誤破產,以致一家五口流離失所。這也影響到他後來寧願用自己一分一毫攢下的錢開店,也絕不借貸。今年6月,他舉辦個人獨奏會,會後親友聚會時,感動的父親不禁潸然淚下。為了讓一家人過得更舒適,他忍痛拿出這幾年的存款,把原有住處重新大改造,成為每本居家裝潢雜誌必訪之地。

而游學志本身,也正如同自己的家,融合著迥異、甚至看似衝突的兩種靈魂。外表看來有如鄰家大男孩的他,除了吃飯、睡覺,胸前必定掛著陶笛,即便是騎車等紅燈、或在家中看電視時,一有空檔他便拿起陶笛吹奏,並不時在手中把玩。一談起陶笛與教學,這時的他率直且熱情洋溢,是許多人的老師,也是小朋友心中的「阿志哥哥」。然而,談到行銷唱片與經營店舖時,他似乎搖身一變成為成熟且幹勁十足的創業者,滿口都是觀察市場後的行銷點子。就連第一張專輯發行時,前一萬張附贈塑膠陶笛,而創下十五天銷售一萬張的亮麗成績的點子,也是他向唱片公司建議的。

紅白場體驗,成長的累積而這兩種不同特質的游學志,卻是他過去生命經驗累積的結果。在華岡藝校求學時主修二胡的他,畢業後,如同多數學國樂的同學一樣,擔任紅、白場(喜事、喪事)的樂手。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兩、三年,尤其在看到不到20歲的往生者父母痛失子女的絕望神情,或是丈夫去世後,留下孤兒寡婦的淒涼景況,在在使他體驗到人生的無奈。

當時的工作面對的都是悲痛欲絕的人,回家後身上沾染的線香味道久久無法散去,也令他不禁反胃。後來樂隊更要隨著棺木抬出,並送上靈車的整個過程,在一旁伴奏。這讓原本自認為「樂手」,卻成為送葬隊伍一員的游學志,心靈因而受創。然而,這些精神上耗損的苦,幫他的音樂注入了豐沛的情感,也讓他青春無憂的歲月中增添些許老成氣息。

既便現在的他已是小有名氣的民俗音樂演奏家,但是他從不避諱自己過往的歲月。他就是個不顧旁人眼光,堅持走自己路的人。

此外,游學志一再強調當兵的經驗,更是磨練他毅力與執行力的最大利器。當步兵的他, 每天頂著豔陽, 身著長袖衣褲、背著二十多公斤的裝備, 走上四、五十公里( 大約由板橋走到陽明山,再到士林的距離)。有時長官一聲令下,還要戴著防毒面具行軍,到後來還出現在蘋果樹旁大啖蘋果的妄想情境。

談起當兵時的往事,游學志仍餘悸猶存地不停喊苦,同時也顯現出他未脫稚氣率直的一面。

吹奏容易,結下不解之緣

游學志是在陰錯陽差的情況下與陶笛結下不解之緣。1999年,剛退伍的他,正在尋找未來事業的方向,因此到高雄想找師傅學習鋸琴。當他看到師傅手邊小巧的陶笛,竟能隨著體積大小,而發出清脆嘹亮與沈穩渾厚的不同音色變化,興趣自心中油然而生,再輔以指法學習容易,在他由高雄回台北的途中,不看樂譜就已經能吹奏數首曲子。

打那時起,游學志就浸淫在陶笛的世界中,不論心情再惡劣, 只要拿起陶笛吹奏, 彷彿所有的煩憂都被拋到九宵雲外。於是,他開始瘋狂蒐集各式陶笛,不論大小,甚至是同個樣式、不同顏色,也都成為他珍貴的收藏,朋友還笑稱他得了「陶笛癌」。

一次元宵燈會幫忙擺攤賣陶笛時,他的業績竟遠超過店老闆, 由此他發掘自己對於銷售陶笛與教授陶笛的天賦,也開啟了流動擺攤販售陶笛的生活。然而他認為若是以擺攤的方式,就沒辦法讓更多人接觸並正視陶笛為一種樂器。2002年,他利用辛苦攢下的30萬元,在鶯歌老街旁的重慶街,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店。

找到志業,堅持到底

30歲前,游學志找到這輩子的事業與志業—-推廣陶笛,即便第一家店開設初期慘澹經營,游學志仍堅持他的理想努力執行。他華崗藝校的同學,現今任教於華崗藝校的吳家斌,回想起當時的情境時說:「當時大家都不看好他,因為陶笛並非大家熟知的傳統樂器,但他卻一頭栽進去,堅持到底。」游學志也發現當時的

陶笛多半音準不佳,因此自己走訪各個廠商,並與其溝通,製造出質佳與價廉的陶笛。

連行政院長謝長廷為其書作序時也談到,「陶笛對於阿志來說,不只是一項興趣,他發揮了想像力和執行力,把陶笛當成一項事業來經營。為求更好的音質,他跑到日本請教名師,這種執著精神也讓日本師傅感動,願意把最好的陶笛賣給他。」由此更可看出游學志對於陶笛的熱情與堅持。

毛遂自薦出專輯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陶笛,當時還是個沒沒無聞的店舖經營者的游學志, 毛遂自薦向風潮音樂總監吳金黛提出專輯構想。此時的游學志,搖身變為市場導向的行銷者,站在唱片公司與市場角度分析陶笛專輯發行的可行性。

他告訴吳金黛,陶笛專輯過去從未有人涉獵,加上樂器便宜易學, 第一張專輯可用附贈陶笛的方式推廣、促銷。最後,他還保證在自己店內就可賣上三千張專輯。八個月後,風潮以平易近人的「陶笛阿志」為名發行專輯,輔以正確的行銷策略,一開始便創下銷售佳績。之後,游學志足跡更遍布全省與離島地區,舉辦上百場陶笛體驗營。教學時,他從陶笛的歷史演變、材質,示範陶笛的音準好壞的差別,深耕大眾對於陶笛的知識。那時的他不只為唱片的銷售量,心中更大的動力是推廣陶笛,讓陶笛如同在日本與義大利一樣成為全民樂器。

把陶笛當成朋友,而非生意

現在的游學志,既是三家陶笛店的老闆、同時也是演奏者、更是教學者。不過從一開始,他就沒把陶笛當「生意」來看,而是當「朋友」。「一個人的時候很多,像是走路、無聊時, 我都可以順手拿起陶笛吹奏,」游學志談起自己的「朋友」時,便又開心地吹上一曲。「我最討厭人家叫我游老闆了,那會讓我全身不自在呢!」他皺起眉頭,快人快語地說。喜歡人家叫他「阿志老師」或「阿志哥哥」的游學志,可見他平易近人的特質,也看出他對陶笛的熱愛。

「關於陶笛教學,多拉一個是一個」,游學志像是苦口婆心的傳道者,努力讓更多人了解吹奏的樂趣。有時候家長陪小朋友來學習,他主動借陶笛給家長,讓親子共同參與。體驗營中,他不會主動推銷自己的店或專輯,「人家覺得好,就會自己來問你。」游學志認為最好的行銷就是不行銷。

不只是運氣

問他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處為何?「我沒有輸的本錢!」剎時,他展現破釜沈舟的創業者氣魄。在30歲前能成功,剛開始或許是幸運之神的眷顧,讓他發掘陶笛這片尚無人耕耘的「藍海」。但在發展過程中,對陶笛的熱忱、堅持與謙虛是幫助他能在此領域中發光發亮的重要原因。舉凡做陶笛、賣陶笛、教陶笛等與陶笛相關的人事物,游學志都四處打聽,然後不斷充實自己。「他非常願意接受別人的建議,不論那人的年齡、是否為科班出身,專業才是他的第一考量。」跟他合作多年的手工陶笛師傅李生鴻說。

「人通常很難承認自己的缺點,但他卻不一樣,且不斷改進學習。」跟他亦師亦友的琵琶修理師傅李榮華說。訪談中,游學志還來電要準備晚餐送過來,由此可見他倆間深厚的情誼。由陶笛的收藏者,到擺攤者、經營者、演奏者,再到教學者,不論身分怎麼轉變,可以確定的是,有游學志的地方,陶笛悠揚的樂章就會圍繞在你我的身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