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更多機會等著我們

交通大學科學管理研究所畢業後
文 / 瞿欣怡    攝影 / 吳毅平
2006-07-01
瀏覽數 400+
更多機會等著我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游淑萍32歲 怡華信用管理服務公司亞太區資深經理

凡事要樂在其中!

我是在工作後才念研究所,所以很清楚自己要什麼。我的論文題目跟風險管理有關,在前幾年,這還是個冷門的題目,指導教授好心勸我換容易一點的題目,但我很堅持,這是我的專業。正因為大家都不懂,我才有更多機會。

我常常都跟年紀較輕的朋友說,學生生涯不是死的,不是非得從高中、大學、研究所一路念完才算數,為了學歷而念書,很浪費時間。我自己是念完五專後就投入工作, 在社會歷練一陣子後,發現自己的不足,才回到學校繼續念書,我不是為了做學術而來,但我在專業的課堂上很努力。

當年我也申請到英國的學校,可惜1997年的金融風暴讓台幣嚴重貶值,我的支出一下提高四成,許多人出國是為了有國外生活經驗,但我已經在新加坡工作了一段時間,並不需要多花錢去體驗,最後我選擇留在交大。

在交大的第二年我甚至放棄百萬年薪,專心當學生,因為我體會到,當工作到達某一個高度後,自己的深度必須增加。

那一年也算給自己一個長假,畢竟我努力了那麼久,也該放個假嘛!天氣好的時候,我就抱著棉被到校園裡躺著睡覺看書,有天晚上林怡璇跟我說:「星星好美,我們去爬樹吧!」我們兩個就到校園門口爬老榕樹。我們最近想要一起翻譯一本風險管理的專業書,結合產業界跟學術界的經驗,加上台灣市場的觀察與分析,我相信我們是推廣風險管理的最佳組合。

也許別人看我總覺得我不按牌理出牌,因為我的人生態度是「凡事要樂在其中!」我從不覺得工作很煩,因為我熱愛它。我希望60歲的時候, 可以像台北中山北路上很有氣質的老太太們一樣,她們不是貴婦,不用名牌包,但都受過很好的教育,人生走到那裡,經歷許多大風大浪,卻能夠擁有一個悠閒的老年生活,一定需要很多智慧。

葉佳宜29歲 光瀚科技行銷部經理

人生嘛!什麼都有可

我走進業務這一行,很多人都跌破眼鏡!我一路學商,從國際企業念到商管研究所,以為應該會走向行銷或商管,但人生本來就充滿意外!研究所畢業後,我先在台積電當工程師,工作是在電腦上改些東西,偶爾才要幫實驗室寫程式。大家都以為我在台積電,電腦跟程式語言就很厲害,其實「工程師」只是職稱罷了。

在台積電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就發現我真不是個做「工程師」的料! 每天只能面對電腦,跟系統溝通,真的需要很大的熱情,我並不適合。加上台積電分工過細,不夠全觀。考慮到自己五年後的職場規畫,我需要更多冒險與挑戰,加上游淑萍用過來人的經驗給我鼓勵,我決定離開台積電。

到了現在的公司,我從專案助理做起,要做很多溝通協調的工作,還要提供老闆一些過濾後的建議,但很多策略性的規畫,沒有從基礎做起,根本無法提出有效的建議,於是我主動提出在公司內轉,開始做業務。業務是非常好的訓練,你必須了解公司所有的一切,包括產品如何產生?公司及產品的歷史是什麼?甚至看見公司未來的走向,所有這些訓練都要很紮實,才能夠在面對客戶時,好好地介紹自己的產品轉任業務後,我才發現另一個自己。我很喜歡跟人溝通,人會有很多變化,如何掌握客戶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回到公司,還得學習如何結合每個部門。好的業務員絕不是在外面獨當一面而已,沒有人可以獨立把事情完成,成功時,一定要回頭看後面的團隊如何支援前線。

我一直相信,只要有對的態度,就可以解決難題。首先,要有謙虛的態度,盡力把責任內的事情做好;其次,一個好的業務員一定要懂得圓滑溝通,讓大家都能清楚地共事又不傷和氣。

念書當時我只在商學院裡打轉,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很茫然。現在我有了這麼多經驗,誰曉得幾年後會不會自己創業呢?人生嘛!什麼都有可能,不是嗎?

林怡璇30歲 中華大學講師、政治大學財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一直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念博士是為了給自己機會。當我念交大企管時,享受到做研究的樂趣,於是就報考博士班,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考上了不知能不能念完,但至少我給過自己機會,我想知道當我全力以赴時,究竟可以到達什麼程度。

坦白說,學術是一條很孤單的路,幸好我的個性很靜得下來。我研究的題目是「信用衍生性商品」,有些人覺得:「這是什麼啊?」我還是一路堅持。但我可不是自己悶著頭做,我的研究必須跟產業界結合,先要發現市場的需求,再回頭來研究可以發展什麼樣的商品。幸好有游淑萍,她是我最好的顧問,我們常常一起討論學術與產業如何結合。

博士班的訓練也讓我更沉穩,無論是面對老師或者學生,我都變得很有自信,說話有條有理,特別是面對學生時,他相信你能為他解決問題,我一定要更謹慎。

其實我念研究所時很愛打扮,去修外系的課時,還占了些便宜,像是男同學會幫我占位子,甚至考試時,會主動提供考古題給我。但是念博士班時,只要稍微花俏一點,老師就很委婉地說:「同學,你不可以太愛玩喔!要多花點心思在課業上。」害我現在都不太打扮了,這也是身分變換時,不得不有的犧牲吧!不過我絕不想要變成會約束學生的老師,學習是很愉快的,我不希望學生跟我在一起會有壓力。但我也認為,不一定非要在大學畢業後直接念研究所,想清楚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麼,比盲目地一直念書來得重要。

可惜我們的教育沒有教孩子們「夢想」是什麼,等到他們發現自己真正想過的日子時,都已經錯過了。可惜這些都不是老師可以教的,享受生活一定要自己有所體悟才行。

我很慶幸,一直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年輕時可以專心做研究、認真做個好老師,等到我老了,該享受的、曾經夢想過的,都已經得到了,我只希望能簡單快樂地生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