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快樂生活才是創意泉源

美學打造的經濟奇蹟
文 / 整理/黃嫈琪    
2007-01-01
瀏覽數 350+
快樂生活才是創意泉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聯合國每年都會公布一份人類發展指數的評比報告,自2001年起,挪威已經連續六年拿下榜首,成為世界上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國度。

曾到北歐旅行的人都知道,挪威這個國家純樸快樂,光是挪威語聽起來就很開心。他們冬天會穿戴雪橇直接滑進麥當勞點餐,夏天將幼兒車當成拖車,綁在腳踏車後面在公路上狂飆。公車因應下班的尖峰時段, 集中在下午三點半到四點鐘。下班後,同事相約開帆船到奧斯陸峽灣喝酒。這樣優閒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工作壓力,國民所得是世界之最。

挪威所在的北歐五國算是小國寡民,卻能發展為全世界生活水準最高的地區,創造這麼多影響世界的品牌、設計、概念,其中有何值得借鏡之處?

適性發展 鼓勵與眾不同

有人開始研究北歐的教育制度,因為這是造就他們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它培養穩定的高素質人力,同時重視個人的自由發展。孩子進入青少年時期,父母最重要的工作是幫助他們找到性向與興趣,並提供他們發展潛能的機會,「適性發展」是北歐人教育小孩的根本觀念。此外,他們從小學教育開始,就非常重視團體及意見表達,凡事必須經過充分討論,一旦決定就不可任意更改,這也培養了北歐人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擅長掌握事情的關鍵。

北歐重視創意和與眾不同,因為如果大多數人都在做相同的事,會造成總產值低落,甚至因為競爭造成惡性循環。小則人民工作辛苦,大則在資源分配的效率上出現問題,對國家與社會都是隱形殺手,一般人可能都看不到這個遊戲背後,大都不是一個win-win的結果,而是一加一小於二。因此北歐人不鼓勵考第一名,每個人獨立而特殊、一樣的特別。

至於怎麼培養創意?他們強調Think Different,跨越不同領域體驗生活,不只能為自己帶來更多價值,也會激發出更多火花,可能因為一個人的嘗試與帶動,引發更多人的投入,讓原本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

在這種教育環境成長的北歐人,往往能夠跨領域發展;因為擁有比其他人更寬的角度與更多資訊,所以較能找到新的激發與靈感。舉例來說,建築或雕刻背景的人走入工業設計,可以善用他們對於空間與對稱的感覺,將作品提升到另一個美感層次。鼓手去彈鋼琴,可以在節奏上發揮豐富的變化,讓鋼琴演奏更具動感與力度。北歐人令我們稱羨的創意,可說是來自於體驗生活。

美學國度 重視創意產業

哥本哈根興起Laundry Café,讓客人來喝咖啡時,可以順便把自己的衣服帶來洗, 坐個30、40分鐘,衣服也洗好了,這個點子聽起來挺不錯的,聽說連丹麥的總理都公開向大家推薦這個咖啡館,目前已經是旅遊書籍推薦的重要景點。

像這樣走在感覺行銷的最前端,創造出特殊的作品,這些創意的產生,還跟北歐的國家發展有關。這不是一個速成的過程,整個工藝與設計的推進,原因除了政治安定,還包括有志之士興辦好學校培養人才,以及政府對於產業的重視與鼓勵。

20世紀之前,北歐經濟還是以農林漁牧為主,生活並不富裕。20世紀之後,才受到歐陸電氣化與現代化的刺激,開始發展各種工業與設計,並融合傳統的手工藝,逐漸形成一種「獨特的北歐風格」。生產方式進步搭配好的工藝水準,加上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新家庭生活觀以及樂觀主義,創造了北歐50、60年代的設計黃金時代,沒有戰亂、教育發達、男女平等、性自主、全面鼓勵藝術、電影與音樂等,突破了北歐人的思考水平線。

近十年來,美蘇結束冷戰、共黨解體、知識與服務比重與日俱增、網際網路興起、經濟出現新的面貌,生活不再只是工作與婚姻家庭,而開始注重個人風格與品質。有愈來愈多的人開始有第二台車,第二棟房子, 有兩種以上的身分,促成了簡潔、自然、注重人性的北歐設計特質,這種風潮到2010年仍會方興未艾。

提升美感 打造優雅台灣

台灣的創意工作者,沒有像北歐這麼好的發展環境,他們沒有受到像北歐社會那樣的尊重,內需市場也養不活這麼多工作者。這是很多人的責任,是資本家、企業家的責任,更是政府的責任。

台灣有不服輸、逆流而上的精神,有許多點子與想法,有想賺錢與努力工作的動力,這些是我們引以自豪的優點,如果新一代工作者能把這些「因子」轉化為一種力量,那麼台灣做為一個新美學的輸出地,有絕佳的機會與條件。

琉璃工房的負責人張毅曾經說過一個故事,他遇到很多日本顧客,總是很喜歡將東西一看再看,問很多問題,好像對於作品的設計非常有興趣,問價錢之前,會先了解設計的理念。後來進來一對台灣的夫婦,一看就知道是有錢人,妻子想買,丈夫在旁邊有點不耐煩,後來直接問:「一塊多少(台語)?」聽起來好像在選豬肉一樣, 「厚啦, 我拿兩塊!」張毅感嘆:「文化上沒有根,就跟浮萍一樣,所以我們必須從中國古老的優良技術傳統,重新找回『根』。」

台灣的根怎麼尋? 這是一個嚴肅的題目,不過,至少可以從提升生活美感開始。穿衣服要搭配顏色、居家布置要有自己的風格、髮型也該好好整理一下了、播放合適悅耳的音樂,這些都是可以體驗的,而且可以找回上一代的失落。

文化創作者、藝術家、設計師,要的多半不是名或利,而是一個機會,一個向世人展現理念的舞台。當消費者用欽羨的眼光注視者你的設計,用雙手撫摸你的作品,那種感覺才是最美妙的。否則對牛彈琴,自然曲高和寡,只得彈個「阿牛」大調或「阿狗」小夜曲,自己晚上睡覺都會驚醒,「啊, 我怎麼做出這麼俗的作品來賺錢!」就像很多爛餐廳,老闆都不是很愛吃自己做出來的東西。

希望某一天, 走進台灣機場大廳,擺的不只是「洋菸洋酒」,而是很多「優雅的設計用品」;巴士不再像「拚命三郎」;路上行人穿著有設計感的衣服,卻不必名貴。

晚上8點,在「台北光點」一邊喝咖啡,一邊敲定一筆大生意。誠品書局的半夜,一群年輕人流連忘返,為了吸收資訊與充電。當台灣活力配上優雅美學,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說不定到那一天,是北歐的生活雜誌邀請我們寫「Taiwan style」。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