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找回情緒自主權

文 / 余宜芳    
1998-02-05
瀏覽數 18,100+
找回情緒自主權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人,如何管理出軌的情緒,掙脫被掌控的命運?

星相專家陳靖怡被男友刺殺身亡,受過高等教育的兇手低聲說:「她堅持分手,我受不了,一時衝動之下.....。」台北市議員李承龍拳打腳踢市府官員後表示:「我實在看不慣官員的我行我素,因年輕氣盛無法克制激憤情緒而行為失控。」怵目驚心的新聞標題更充斥在每天的社會版:「好友細故衝突殺人」「離職員工放火報復」「因愛生恨潑硫酸」‥‥。

當需求得不到滿足、當期待落空、當付出得不到回報,隨時隨地每個人都在面對情緒的挑戰。可能是一個為員工無情無義說辭職就辭職的傷心老闆,或因為在升遷名單中缺席的生氣上班族,也有可能是一心想報復丈夫外遇的無助妻子‥‥。

情緒,究竟是什麼?

長期從事心理治療的真理堂牧師傅立德指出,「人受到傷害、覺得受到不公平待遇、或認為別人對他不好時,基本上便會產生強烈的挫折感,接著是憤怒。有人直接將怒氣爆發出來,想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也有人不自覺地把怒氣壓抑,長期下來對別人、對世界、對人生產生惡意的態度,結果罹患憂鬱症。」

究竟,抓不到、摸不著,來去由不得人的「情緒」是什麼?

師大心理系教授張春興在其著作《心理學》中,把情緒解釋為:「情緒是個體受到某種刺激後,所產生的一種激動狀態;這種狀態雖為個體自己所能體驗,但不易自我控制。 」

有趣的是,多位從事心理輔導的專業人士一致指出,受到外界刺激後,男女兩性產生的情緒反應和行為,呈現明顯的性別差異。

婦女新知基金會執行長王蘋發現,女人在受到挫折時常會生悶氣、不吃飯,或關在房裡不出門,藉著傷害自己讓對方心痛,「男人的報復則是一拳打過去,讓對方身體痛。」

有個個案讓王蘋印象深刻:一位女性說想帶著孩子去撞車自殺,讓外遇的先生一輩子後悔內疚,「她在迷網中, 「自我」消失了,滿腦子只有先生,居然想拿自己的生命去換先生的喜怒哀樂。」

台大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則從社會制約的角度,分析這種情緒表達的性別差異。

王浩威認為,一個人表達情緒的方式常常受制於社會的刻板印象,也就是「別人怎麼看」;再怎麼發脾氣、再怎麼犯錯、犯法,都要「像個男人或女人」。他舉例,一個丈夫有外遇的女人如果到第三者家潑汽油,社會會不會同情?顯然社會對以自殺抗議的女性比較同情。反之,一個被拋棄的男人如果到女方家鬧自殺。別人的看法可能是「這麼沒種,難怪女人不要他」;若他憤而殺死女方,外界即使責怪他失去理性,搞不好還暗暗同情「真是個癡情漢子」。

刻板印象,制約自我

情緒的發洩乍看之下是突發的,背後卻有一套不自覺的「計算」在操控。

除了受強大的社會刻板印象制約,強勢流行文化的力量也常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一般人的情緒表達。

一位事業不順遂的媒體工作者最近到KTV唱歌,發現一種「另類歌譜」,例如「失戀組曲」「第三者痛苦組曲」或「快樂組曲」等,點歌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當時的情緒狀態,選擇一組最適台的「情緒套餐」來發洩。他驚覺到「本來自己悲傷的濃度沒那麼高,愈聽愈唱愈哀怨,簡直把自己陷入絕對悲慘的狀況。」

從這個角度觀察,當三台九點半檔「愛恨情仇」濃郁得化不開的連續劇在廣大女性觀眾群裡引起熱烈迴響;當某劇的代理孕母「顧小春」的歇斯底里成為媒體討論焦點、社會「公敵」時,不難想像這些連續劇正悄悄地對觀眾「催眠」加「暗示」,塑造觀眾本身對表達情緒的處理模式。

既然「情緒」是由外界刺激引發,又受每個人的成長經驗、隱藏的社會力量制約,凡人如你我。該如何奪回情緒的自主權?

綜合專家建議,學習管理自己的情緒無法速成,而曰三種「找到自己的位置與價值」的長期探索過程。

王蘋不諱言,常碰到求助女性鑽牛角尖,一直把焦點放在「丈夫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做錯了什麼?」王蘋形容自己有時「真想一巴掌打醒她。」她會直接了當回應:「我不知道你丈夫為什麼這樣對你,但你應該想想: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你自己。」王蘋希望幫助那些失去自我的女性「重新把自己找出來,創造對自己好一點的環境。」

反其道而行,反而占上風

王浩威則認為,一般人平常很少反省自己的情緒表達模式,又對社會看法太在乎。遇到刺激,情緒的反應尺度很難拿捏精準。

最近,王浩威在一次座談會上大發脾氣。一個出席者無禮地搶著麥克風不放,不斷怒罵別人,王浩威便故意用很強烈的字眼生氣地指責對方。外人看王浩威情緒失控了,他卻清楚地知道這是當時最好的解決辦法,「我盤算過,我生氣比別人生氣的效果更好,更能震得住對方。」王浩威瞭解,正因為他平常的形象是不易發怒的溫和派,一旦生氣,別人反而當一回事看。

他建議,學習管理情緒,第一步先要清楚自己的定位,但絕對不應該讓「社會怎麼看你」成為牽著你鼻子走的緊箍咒。遇到刺激時不妨「逆向思考」,採取「反其道而行」的做法。「誰說失戀一定要報復才像個男人?想都不應該往這個方向去想。」

同理,別人看你是個動不動就 掉眼淚、壓抑型的「林黛玉」,不妨學著強硬反擊。丈夫有外遇,先生算準你會隨時偵查他的行動,不妨試著漠視他、當做沒有這個人一個月。別人覺得你暴躁易怒,遇事你反而冷靜以對。「社會的刻板印象把我們的情緒空間弄小、選擇變少,『反其道而行』便是一種擴大空間的方法,」王浩威強調。

傅立德從幾十年的心理輔導經驗中發現,最困難的關鍵是:「要被輔導者承認『情緒』是自己的問題。他必須承認不能改變別人,但絕對可以改變自己對別人的反應。如果不肯承認這點,他始終會覺得氣憤是應該的,只想解決別人對他的不公平。偏偏人生有太多事情無法解決,是控制在別人手中的。」

傅牧師舉一本心理學著作上的小故事為例:一個人到紐約訪友,天天到住處街角的小販處買報紙,他一直客氣有禮,小販卻每天都很兇地把報紙丟給他。朋友問他為什麼還要維持禮貌,他說:「我為什麼要讓別人決定我的反應?」

傅立德指出,從「福音治療」的觀點來看,「承認」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要讓彼輔導者相信:不去報復、不去怨恨對自己有好處;得不到你喜歡的東西,你仍然可以過得平安快樂。「這變成信心的問題。」他認為,如果能夠從相信上帝的愛開始,相信世間有一個上帝毫無條件地接納你、愛你,被愛的安全感將慢慢改變一個人的自我防衛,進而發現不一定都是別人不好,自己也非十全十美,也可能犯錯。

許多人面對長期的情緒困擾,自然而然移情宗教,希望借助宗教力量求得心靈安靜平和。有人從佛教裡學習萬事「放下」「七情六慾」不上心頭;有人從上帝的愛裡找到寬恕與原諒。

準備好開始找回情緒自主權嗎?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