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際勳章見證環保使命

本土紙業大王 永豐餘
文 / 賴韋廷    攝影 / 蔡仁譯
2008-10-01
瀏覽數 700+
國際勳章見證環保使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7年7月,《哈利波特》第七集《死神的聖物》(The Deathly Hallows)在全球書迷引頸期盼下如期發行,毫不費力地創下亞馬遜書店預購220萬本,英文版首賣日1100萬本等天量紀錄。

除了驚人的銷售數字與多位要角在最後混戰中陣亡的灰色結局,作者羅琳女士運用暢銷影響力,號召出版社使用環保用紙印製書籍,至少使300家出版社提高環保紙張使用比例,80家印刷廠因此初次體驗環保印刷,是這個讓完結篇吸引世人目光的另一樁美事。

當西方傳媒興致勃勃地跟隨討論熱潮,研究「哈七」的發行究竟帶來多少環保效益,亞熱帶島國小鎮,位於台灣南部的高雄縣大樹鄉,永豐餘久堂廠,一座700名員工規模的大型造紙廠,裡頭一條擁有半數產能的生產線上,兩百多名員工,卻神經緊繃地演練最新的生產流程,準備迎接名為「FSC-COC產銷監管鍊認證」的國際認證檢核。

挑戰FSC標章,為造紙業打開新頁

通過「FSC-COC產銷監管鏈認證」的紙張,正是此次「哈七」發行採用的兩種環保紙之一。同一個夏天,繞過大半個地球,在環保圈中素來享有公信力的「FSC」林業認證,才正要藉著出版史上的傳奇童書被世人認識,台灣南方這群紙廠裡的勤奮人們卻早已熟悉「FSC」,親身體驗這項國際認證的嚴謹與繁複。

數月後,2008年1月,久堂廠收到國際認證檢核機構「SGS」香港分公司寄來的「FSC-COC」證書,正式成為台灣第一座取得「FSC-COC產銷監管鍊認證」的造紙廠,像是拿到一張躋身國際環保潮流的綠色通行證。全台歷史最悠久的這座紙廠就此變身為台灣紙業的先鋒環保份子。

「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森林管理委員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組成分子涵蓋森林相關產業的社會、經濟、環保3種利益立場。他們意在建立一套嚴謹的國際林業認證標準,使涉及林地管理的多種利益團體能公開平等地對話,也確保森林在永續的原則下妥善經營,確保該林地產出的林地產品,透過龐雜的產銷監管法規,在重重木材加工產銷鏈中,根據使用比例製為成品。

因此,FSC認證的物料就像一個備受寵愛的出閣公主,從養成到成為加工製品,都備受「監護」。以書籍出版為例,一本書要印上FSC標章,從原料來源的林地,木片廠或紙漿廠,乃至造紙廠、印刷廠,每個環節都必須得到FSC認證。

要湊齊所有環節都經過FSC認證的產銷鏈並非易事,為確保認證物料珍貴的環保身世與基因,採用重重法規區隔出繁瑣的屏障。從林地管理開始,FSC就斤斤計較,例如種樹時要計較陽光照射角度,砍樹要計較生長週期,連倒下的位置都不能壓到其他樹;此外,光是林地標準就有3種類型、5項原則,根據這些類型與原則,紙廠在購買林產品時,就得不斷跟供應商公文往來,確認包含樹種、林地居民抗爭歷史、別種認證的使用期限等細節在內的林產品生產履歷。

下苦功翻譯法規,重擬作業流程

繁複文件堆積出的重視,讓認識或理解FSC認證,就是一種困難。「FSC」 原文法規大致分為漿料採購、生產、倉儲等4到5部分,每部分約50頁上下,總共250頁,這聽來不算驚人,若遇上無範本可循的翻譯問題,又要根據法規內容,自行撰寫廠內各部門的作業程序書,還真是國際級的文字障礙。

「無知感是恐懼所在。」負責規畫這次通過「FSC-COC」專案的永豐餘高雄久堂廠品質技術處處長洪漢烈,一語道破最初接下此案的感受。台灣過去從無紙廠通過「FSC-COC」,甚至缺乏正式合格的稽核人員,久堂廠雖然可以向國際認證公司SGS的香港分公司徵詢相關事宜,但是他們必須自行消化所有原文法規,還要自製久堂廠專屬的「FSC-COC」法規中文版。洪漢烈跟品協組主任李君平,以及其他兩位同事,在專案初期,就用了兩到三個月在解讀與轉述這些法規。

他們4人先挑出「FSC」 原文法規中與造紙業相關的80頁內容,全部翻成中文,然後跟紙廠內各部門討論該部門的作業慣性與流程,再為這些部門分別撰寫管理手冊、程序書跟作業標準。

「程序書加總都已超過1000頁了,香港SGS的聯絡窗口雖然也講中文,但是對方對造紙業一竅不通,他只能把原文丟給我們,盡可能告訴我們原則性的事,但是到底造紙廠必須合於法規,要做到什麼程度,他們無法說得很detail。」化工科系背景,最後一次上英文課是大學共同科目的李君平笑著說要跟同事一起去申請版權。

連mark都講究,認證專案耗時 1 年

作業流程的文字能夠定案,是與所有現場作業部門歷經無數討論後的結果,「我們不是只生產FSC產品,通過認證的目的,在於產生一個特殊的控管流程,在接到FSC訂單後,讓工廠除了專屬生產線外,其他生產流程能繼續,又不與ISO認證衝突。」久堂廠廠長黃志成說明在這樣一個充斥大型器械與眾多員工的紙廠,通過「FSC」的挑戰就是研究出一個明確順暢的流程。

「FSC-COC」的一個重點就是,追蹤與標識木材加工產品中,FSC認證材料的數量。來到紙廠,FSC認證材料像是一批特殊的嬌客,它們途經之處,不僅都需另闢區塊,與其他物料區隔,還必須詳加記錄數量變化。「檢核的時候,物料的『平均移動值』很關鍵,作業流程漫長的造紙廠,光是算清楚物料移動之間的數據變化,就很不容易。」即將升任為正式稽核員的SGS台灣分公司產品經理蔡登淵分析。

然而,「FSC」認證的嚴謹並不止於歷經無數記錄與區隔的製造流程。

「現場檢核都過了,實在沒想到最後卡在印製標籤這件事,因為他們連mark上那棵樹的高矮胖瘦,還有旁邊那行英文字的字型,都要講究。」李君平對「FSC」認證的嚴謹感到印象深刻,2007年年底,久堂廠幾乎就要拿到「FSC-COC」證書,沒想到卻因為委託印刷廠所印的標籤不符標準,光是重新申請標籤圖檔,跟印刷廠反覆溝通,重新印刷,再貼到產品上,就又花了1個月時間,證書延至2008年1月才到手。

在紙廠製程終點處,如果沒有特殊標示,「FSC」認證紙看來,就跟一本附有「FSC」認證標章的書一樣,相較於與其他非認證的紙與書,內容都不變,都是原生紙漿的產物,但是「FSC」認證使它們來自一個不凡的途徑,無數法規與利益的折衝,還有更多從業人員的殫精竭慮才形成這條漫長的路。

「以後購買FSC認證產品的客戶愈來愈多,通過認證的林地跟受控的漿料也會愈來愈多,這其實是逼著紙漿供應商去取得這個認證,賣更多受控漿料,促使他們走向環保。」從翻譯文件到與各部門溝通,為了搞定這個專案忙了一整年,還曾因此對長期合作的印刷廠說出重話的洪漢烈,堅信這個自己服務大半輩子的老公司,正帶領台灣紙業走向一個更高層次的國際化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