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疏離城市裡的溫柔力量

療癒系歌手萬芳X獨立歌走吳志寧
文 / 王維玲    攝影 / 林育緯
2012-11-01
瀏覽數 650+
疏離城市裡的溫柔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首歌的短暫時間裡,她與台下的聽眾都在半透明的狀態下,面對生命中各種難題。

生活並不簡單,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生命中難解的結與困境,對於歌手萬芳來說,雖然所有人都認為她比常人更厲害,唱歌可以入圍金曲獎,表演可以拿下金鐘獎,她卻非常清楚,快速複製的曲風,只會讓自己開始失去靈魂與創意。

出道逾20年、出版超過20張專輯,曾經唱過無數的經典暢銷歌曲,萬芳卻大膽地在2002年宣布暫時離開唱片圈,整整8年不出專輯,在不同領域中嘗試、探索,看見更大的世界,也看見屬於自己的生命方式。

一切歸零後,她重新開始,既是歌手、電台主持人、演員、詞曲創作者,也是製作人,她知道這世界並不完美,但她卻開始用各種「毛細孔」的方式傳達她心中渴望的美好。

想要了解萬芳,不能單純從表面的角色來看,而要回到本質:她是一個開放的管道,歡迎任何人隨時打開,隨時向世界輸出她的愛及溫柔。

長期站在舞台上,萬芳常自然而然地在歌聲中裸露自己生命中各種真實的情感,在一首歌的短暫時間裡,如何才能撫平傷痛,給予脆弱的心靈更多力量?

萬芳的答案,就是將她在生命中所獲得的愛流動出去,讓所有的爭吵、崩潰、哭泣、絕望、傷心能夠被她的聲音、文字、表情、肢體溫柔地包覆起來,平靜撫觸時光在我們身上留下的痕跡,心懷感謝地獲得領悟。

在追求快速完美的時代,萬芳叛逆地反其道而行,寧願讓真誠與豐沛的愛,流向生活在疏離城市的人們,讓冰冷的心,重新找回溫柔感動的力量。

在伊索寓言中,北風與太陽舉行一場比賽決定誰的力量比較強,能讓路過的旅人脫下斗篷。當北風愈是用力吹,旅人就把自己包得愈緊;然而,當太陽溫暖地照耀時,旅人因為悶熱而不得不脫下斗篷,

而年輕的獨立歌手吳志寧,就像太陽一樣,溫暖簡單的歌聲,不用聲嘶力竭地吶喊,卻也能用自己的方式,影響世界。

身為知名鄉土詩人吳晟的兒子,吳志寧從父親身上繼承了關懷土地的血液,他的作品常常充滿社會及土地關懷,例如〈下游的老人〉,紀念在八掌溪事件被洪水沖走的罹難者,年輕的嗓音充滿對這個殘酷世界的不解與疑惑,「為什麼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都沒有改變」?

或是記綠貢寮當地居民反核四歷史的〈貢寮你好嗎〉,當海邊的沙灘一天天變小、海邊的橋被大海淹沒、美麗的珊瑚礁覆上了充滿死亡氣息的石灰粉,吳志寧充滿希望地說,如果大家一起用盡所有能量,一同大聲唱出「我們不要核電廠」,那將會是多麼大的能量。

很多人稱他為「社運歌手」,但吳志寧並沒有因為社會的殘酷與不公不義,而失去溫柔的能量,他一直思考,除了充滿情緒的憤怒與指責,還有什麼方式,能讓各方不同立場的人,放下成見,彼此傾聽?

吳志寧的答案,就是用溫暖的歌聲,先從關心自己的生活以及周遭開始,不需要憤怒地嘶吼,也不要將自己認為好的價值觀強加於他人身上,只是享受抱著吉他唱著自己喜歡的歌,吳志寧用一種溫柔以及互相尊重的方式對世界提出自己的看法,讓人在不知不覺間脫下充滿防備的刺蝟裝扮,重新找回自己的初衷,在充滿愛與和平的氛圍中,創造新的溝通可能。

披頭四在經典名曲「All you need is love」中,唱出了愛的無所不能,只要有愛,沒有到不了的地方,沒有完成不了的事。但你是否想過,什麼才是愛的最佳形式?

父母對子女的愛,若少了理解與傾聽,就會變成以愛之名的情緒勒索;情人之間的愛,若沒有尊重與包容,反而是一種強迫對方接受的沉重包袱。

真正的愛,不應該是單一僵化的扭曲形式,而應該保有流動的本質,流向需要的低谷,自然而然地滲入每一個需要撫平的傷口。

知名女歌手萬芳說,當愛開始溫柔的流動,就能讓人打從心底溫暖起來,延伸出對生命的思考和尊重,給予微弱的聲音更堅定的力量,也讓人能夠跳出死胡同,重新看見不同的可能。

而年輕的獨立歌手吳志寧用溫暖的歌聲,唱出對土地、社會、日常生活的關懷,不用大聲呼喊或是充滿悲情,因為愛是一種自然的狀態,吳志寧說,不論是什麼種族、信仰、立場,每個人都渴望愛與被愛,也同時渴求光明與美好。

他們如何透過對生活的體會觀察,滋養音樂,也滋養自己,更進一步,用這些深厚豐沛的能量傳達給更多人分享,消弭了現代社會中無所不在的斷裂及孤獨?以下是兩人的精彩分享:

溫柔的力量

誰說只有強悍及憤怒能夠改變世界?你也可以選擇用溫柔的方式改變世界,將愛流動出去,讓世界暖起來。

萬芳(以下簡稱「萬」):我是左撇子,小時候被迫改用右手,這代表小眾在面對的這個世界的輿論或是多數說法時,常常被忽視,所以我在2007年製作「萬芳的房間劇場」,用一種柔軟的方式去對這個世界萬芳(以下簡稱「萬」):我是左撇子,小時候被迫改用右手,這代表小眾在面對的這個世界的輿論或是多數說法時,常常被忽視,所以我在2007年製作「萬芳的房間劇場」,用一種柔軟的方式去對這個世界提出疑問,因為我感受到,在很多不同的角落,少數人微弱的聲音常常不被世界聽見,我希望能給那些微弱的聲音一點力量。

吳志寧(以下簡稱「吳」):我哥也是被迫改用右手的左撇子,隨著時代進步,我們現在知道左撇子其實很有運動細胞,根本不需要糾正,同理可證,這個時代有很多框框會一直告訴你怎樣才是對的,其實並不一定。我姊姊寫過一句話:「安安靜靜,很大聲。」你不必要很用力地教大家什麼事情或是鼓譟,用很自然平穩卻思考過的方式,反而會產生很巨大的力量。

萬:我今年聽到最美的字眼就是「流動」,就像愛情不能只有單一的付出,當對方沒有回應的時候,世界就會卡住,身體就會疼痛生病,所以愛是需要流動的。我是被愛包圍的人,當我把生命中所獲得的愛流動出去時,會發現一種「暖」的能量,我想用溫柔的方式讓大家暖起來,延伸出對生命的思考和尊重。

或許我是另類運動者,希望用一種溫柔的方式去改變世界。很多人參與社會運動時只記得表達不滿,不管你有沒有參與,每個人都需要愛,如果我們都能處在充滿愛的狀態,就會懂得替對方保留一點餘地的體貼,才能將這份體貼延伸到土地、海洋及大自然。

吳:不要太絕對地把東西推到緊繃,那就是溫柔。在很多對立的情況下,你會覺得對方是壞的、我是好的,其實不可能這樣劃分,因為大家都渴望開心、渴望愛、渴望世界美好,只是方法不同,如果能用比較尊重溫暖的方式去對這個世界提出疑問,價值觀才有可能有溝通和流動。

以我自己參加環保運動為例,在有時太充滿憤怒跟指責,到後來只剩「我要贏」的堅持,可是為什麼要贏?大家都忘記了。當大家過於極端卻忽略根本時,我會想要大叫:還有別的!

謙卑地唱一首「我的歌」

資本主義下分工精細的社會,壓抑了不同意見和聲音,也壓制了人們對現狀更豐富多元的想像。如何從自己的心出發,重新找回身而為人的多樣性與可能性?

萬:娛樂圈看似是一群叛逆的人,其實大家在裡面反而變成乖孩子。2002年我決定暫時不出專輯,因為整個環境不斷地複製套用公式,所以我想離開,也想知道自己歸零後的可能。跟一些世界音樂的朋友接觸之後,才發現世界很大,我看到流行音樂裡看不到的態度,叫作「謙卑」。我一直覺得,迷失是上天給予的禮物,在挫折中你才有機會掙脫,想辦法讓自己走出去,找到自己的線條。

有次我要跟世界各地的音樂家共同演出,他們都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或母語狀態。有別的音樂家說要幫我寫歌,我才開始思考,為什麼我一定要唱別人的歌?我的母語就是國語,我從小就是聽流行音樂、校園民歌,為什麼我要覺得這些上不了檯面?後來我決定要唱新不了情,因為這本來就是我的歌,我不希望去否定我的過去,也不需要否定。在那場演出後,我找到自己的線條,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必要跟別人的比較,只要誠實純粹地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就OK。

吳:其實我不喜歡大家把社會運動歌手或是關懷土地的大帽子扣在我身上,感覺我對這個社會充滿愛和正義,我也有黑暗、邪惡的複雜面向,但是被大家看見的永遠都是光明那一面,那讓我很不舒服。

所以當別人說我是抗議歌手時,我愈想要說我只想談戀愛,而且喜歡打電動!不想只是當抗議歌手,太制式單一,並不足以含括複雜的人,我寧可大家自己去感覺。

萬:我自己有歌手、演員、電台DJ等多種身分,我常看似主流卻又邊緣,因為邊緣可以創造更多可能性,這種叛逆可能跟我的左手性格有關,一直用反其道的方式進入每個領域。人本來有各種可能性,有何不可?當你懂得反思,就能進入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思考。

吳:反其道而行可以創造不同的可能,但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身邊會一直有雜音阻礙你。我從小喜歡音樂,也很幸運地,家裡經濟還算平穩,讓我可以朝著這條路順順地走下去。即使是這樣,我偶爾還是會被一些現實綁住,害怕這世界要求我變強,當大家都覺得音樂要很強、很high時,我會有點沒自信,是不是該做點什麼符合這個世界的期待?我正在努力找尋一種不為別人、只為自己的信心。

快樂 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多人痛恨自己的工作及生活?其實快樂都是自找的,你可以選擇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萬:我有天問自己,我快樂嗎?我覺得還不錯,但是我想更快樂。並不是要排除所有工作,我想改變的是心態,因為這是我所選擇的,所以我想要更開心更快樂地進行。雖然我有3個電台,巡迴演出時,要開歌單,又身兼演出的製作人,每天有想不完、解決不完的事情,幾乎24小時都在工作,可是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想通之後,我覺得自己超快樂。

吳:我大學時也在外面上過班,但只做了一個月就離開,其實也沒有不快樂,但就是不夠快樂,這並不是我想要的,後來我選擇了音樂,到現在從來沒有懷疑過。選擇這件事很重要,你可以不要做,但既然選了,為什麼不開開心心地去做?如果找到更開心的事就去做,何必這樣委屈自己?我喜歡的事很多,都跟音樂有關,雖然每天都很忙,但很滿足,只差寫出一首超屌超強的歌,當然愛情也可以追求一下(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