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1%微股份讓無感青年勇敢創業

80後90後社會行動家》袁岳
文 / 趙君綺    攝影 / 林育緯
2012-05-01
瀏覽數 450+
1%微股份讓無感青年勇敢創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但最終是他們的……。

這是一個弔詭的世代進化論,當70 後從迷茫中走向世俗,80 後在房奴車奴中掙扎,90 後也開始早早地走進了舞台。

知名的大陸80 後90 後社會行動家袁岳,名片上正式的身分是零點研究諮詢集團董事長,但是他更喜歡他的微博叫「圓圓的月亮在地上」,地上的月亮做起事來,不按牌理出牌,即使要做改革大事,也要找一個好的新式樣。

他看見,「90 後不只是會玩的一代,他們早早成熟,也早早行動,在偶爾帶點冷峻的幽默之後,他們願意建設出帶有他們風格的新事物,就像他們創造挪移來的網絡語言,又多又雜,你還沒習慣,又來了一堆。」

就讓青蘋果變黑吧! 他稱這些80 後、90 後的學生叫「青蘋果」,另外少數參與實習、公益、創業,早早讓自己社會化的學生,才能被他稱為「黑蘋果」。他甚至創立「零點青年公益創業發展中心」(YES),希望開發大學生參與社會的能力與經驗,把「黑蘋果」因子放大,培養出更多具有黑蘋果特質的年輕族群。

袁岳的思考很社會,對社會議題不斷的關注,讓袁岳從企業家,變成社會觀察家、公益者。他主持談話性節目,內容含括各種社會議題;成立另類創投組織「飛馬旅」,只要1%的微股份,幫助缺乏資源的年輕人,開創自己的事業。

戴著金邊細框眼鏡,一身自信的微笑,聽人家說話時,袁岳專注的神情像是一位學者,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思考清楚的樣子像一位哲學家,他卻如此描述自己,「我不需要天天頂著那麼多頭銜,我就是個商人。」

身為一位企業家、演講家、主持人、公眾知識分子、學長與客座教授,袁岳給人的感覺,就像他的多重身分一樣,充滿著一致性的矛盾。

大概來自研究調查背景,袁岳說話總是一針見血,直接點出問題,凡事向前看的他,不滿足於找到問題,更想要解決問題。

在他心中,不甘於做一個只停在原點的人,他不想要像月亮一樣高高在上,更希望能夠走入他觀察的社會當中,並且實際去改變,讓社會更好。

月亮在地上打滾,在他眼中,看到哪些問題?又採取哪些行動?以下是他接受採訪的精彩觀點。

80後的自我認同身處單次元空間變無感

「現在的父母對於社會競爭、社會淘汰的概念不夠強,」袁岳說。

過去環境差,為了要減輕上一代的負擔,十幾歲拿著包包,離鄉闖天下,自己去創造資源,社會化早早就發生;反觀現在,父母親手把資源放在子女面前,過度的小心呵護,多了資源的同時,卻也增加限制。

過去自己做決定的空間,被父母親提供的無數資源給淹沒,「花這麼多錢給你讀書,讀最好的書,你還不讀嘛?你還不上大學嘛?」最後,資源變成沒有說出口的主觀權力,下一代不需要思考,因為前面的路,父母親早已經鋪好了。

別人眼中,這群80、90 後活在自己的空間裡,感覺自我良好,但在袁岳眼中,他們不是感覺良好,而是沒有感覺,「他們覺得,世界就是這樣子,」他說。

在父母的保護下,一直活在單次元空間的年輕人,「一開始是父母保護,後來學校只有考試,等到上大學之後,發現no idea!他什麼也不知道,這個地方不是他之後要待的,焦慮指數一下子上升。」

行動社會化 黑蘋果的力量

要如何跳脫出單次元空間,進入多次元空間,深深受社會學影響的袁岳認為,找到自我認同的2 個過程:一是行動,二是社會化。

袁岳明白的指出,「提出這些問題,我是沒有答案的,關鍵在於,我的答案也不代表是對的;最重要的是,我把你扔到社會裡面去,你是誰,你行動完就知道。」

因為社會關係是不斷的互動過程,在行動的過程當中,人不斷改變想法,「關鍵是,在行動中間,遇到疑問或困難,才有幫忙的理由。」就像要先下海,喝了幾口水,選擇求助時,別人才知道要怎麼幫忙;如果只是站在旁邊,什麼也沒發生,哪來幫忙一說。

行動之後,接下來要從社會這面鏡子中找到自己。

「社會其實有很敏感的揪錯或揚善的機制,」袁岳說,適當的行為會被稱讚,不適當的行為會被批評,透過社會對自己的評價,還有自己對自己的評價,來去了解自己是誰。

觀察到這些現象的袁岳,不只中立的看,還進一步採取行動。在他的黑蘋果計畫當中,包含許多像實習、公益等不同活動,都是希望能透過社會的聲音,告訴現在的年輕人,他們可以做什麼、應該做什麼。

其中之一的小額資助,就是開放學生申請小額的經費補助,讓學生勇敢嘗試自己的想法,把作品放到市場上,讓企業、消費者來告訴學生,他們要的設計是什麼,「所以他是從社會可行性角度,而不是說從考試告訴你yes 或no 答案的角度,」袁岳說。

除此之外,他也觀察到現在100 個大學生裡面,只有15 個說得出來心目中喜歡的工作,當中,又只有1-2 個人曾經實習過相關工作。大多數人坐著空想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工作,等到真正去做,才發現幻想破滅,跟想像中天差地別,「形成一種知道不喜歡什麼,卻不知道喜歡什麼的怪異現象。」

所以他提出社會訪談,鼓勵學生先去訪問,知道真正的工作內容後,才有能力決定要不要從事相關工作。

飛馬旅助創業只拿1%微股份

身為社會觀察者,袁岳很清楚的知道,社會的殘酷面,所以他連搞創投,也埋入社會化的概念。

與十多位成功企業家合力成立飛馬旅,提出「微股份」的概念。一般創投多要求20%、甚至30%的股份,但是在飛馬旅,為了想幫助有機會的年輕創業家,他們注入人脈資金,但只取1%的「微股份」,來置換相關服務與資源。

成立開始,飛馬旅將目標聚焦在創新服務業上,包括電子商務、連鎖服務、教育培訓、物流服務。只做服務業,不只因為所有成立飛馬旅的成員都從事服務業,可以提供最直接的顧問與協助,更重要的是,這些產業最需要社會資源,並且可以立即拿市場來檢驗。

與現在熱門的網路創業不同,袁岳認為,產品和技術不能檢驗,創業早期,尤其可能會看走眼。

「我們不能關著門,告訴人家有多先進,一定要等5 年之後才能被檢驗。結果這5 年內,別人也搞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沒有跟市場見面的東西,他的或然性是非常大的,風險性遠高於預期,所以在選案子之初,眼光一定要精準。」

從上千個案子選出50 個接受資源的企業,其實是經過嚴格的篩選過程,除了創立時間至少需要2-3 年以上之外,袁岳更要求,一開始成長至少要300%-500%。

別人看他是錦上添花,袁岳很清楚知道,物競天擇,資源要用在對的方向,才能真正幫助整體社會,如果產業或企業本身就無法在市場上生存,就算花再多資源讓他變好,也只是死得更快、更多的浪費。

超級媽咪 也要物競天擇

如果說,研究是袁岳的本質,那黑蘋果、飛馬旅等這些社會公益或創投工作,就是建立在研究本質上,長出來的樹枝。

原本只是做公益的評估與調查,最後卻發現,做得差,是因為沒有人想做,「當答案是,要鼓勵更多年輕人來做的時候,我們就進入這個領域,開展這樣的工作。」

也因為在觀察社會現象的過程當中,袁岳發現,原來可以邊研究、邊行動,「不把行動跟研究孤立開來,反而把行動帶入現象,讓行動改進現況,不只是簡單的研究,更是一種策略,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採取行動。」

對袁岳來說,站到一個更高的思考角度,行動反而變成最簡單、直接的結果。

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研究如此,公益也是如此,所以袁岳做研究,也搞公益、做創投,這些都圍繞著一個基本的脈絡,就是社會觀察。

袁岳笑說,在真實的社會裡,沒有一個部分可以單獨存在,就像他的多重身分一樣,誰說企業家就不能是主持人;誰說慈善公益就一定要與商業切割,只要跳脫出既有的格局,沒有框架,就算錦上添花,也可以做到對社會有幫助的事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