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設計狐狸與刺蝟的對話

法國設計師兄弟Ronan & Erwan Bouroullec
文 / 蔣惟恩    
2011-06-28
瀏覽數 550+
設計狐狸與刺蝟的對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同於許多人心目中認為設計師「自視甚高、不聽旁人意見」的刻板印象,法國當紅設計師兄弟檔Ronan Bouroullec 說自己和弟弟Erwan,從來就不是這樣的性格。

「因為最難過的一關,不是客戶,而是自己,」Ronan如此分析,「再怎麼難纏的客戶,都不會比他們自己更難纏。」

從事設計10 多年的法國設計兄弟檔Ronan & Erwan Bouroullec,生於1970 年代,不到30 歲就被家具知名品牌Cappellini 相中,初試啼聲一鳴驚人之後,包括Vitra、Established & Sons 等大品牌,都爭相邀約合作,而在設計怪傑Marc Newson、Michael Young 等人提倡「復古未來」的設計風格瀰漫的90 年代,Bouroullec 兄弟自然不造作、高質感且具備有機溫度的設計,很快地嶄露頭角。

身穿隨性的格子襯衫和休閒褲,單肩背著一個不大起眼的黑色公事包,說起話來穩定沉著不誇大,很難想像,這位紅火的設計師,沒有「設計明星」的頤指氣使,說起話來,反而很有理性分析的味道。

Ronan 說,所謂的「難纏」,是各種客戶端的各種意見,「因為現在有點名氣,反而大家都不敢給我們意見,但是我們卻歡迎更多對我們設計的各種建議,愈困難的愈好。」

完美主義的狐狸vs. 個性直爽的刺蝟

兄弟倆合作超過10 年,很多人都很好奇,Bouroullec兄弟之間如何分工?他們曾經用哲學家以賽亞‧柏林(Isaiah Berlin)的人格分類來形容兩個人的不同,哥哥Ronan 就像「狐狸」,懂得很多事,具有領導人性格;而年輕5 歲的弟弟Erwan,則比較像「刺蝟」,懂一件重要的事,單一卻力道十足。

在柏林的分類當中,包括畢卡索、莫札特以及莎士比亞都屬於狐狸性格的典型人物,而代表刺蝟性格的人物,則有普魯斯特、藝術家賈柯梅第以及杜斯妥也夫斯基,「常常我都是在爭執結束時出現,扮白臉,」Ronan在接受《icon》雜誌專訪時,曾舉弟弟和Vitra 技術總監起爭執的例子。

當然,兄弟之間也會有爭執發生,「但是因為我是哥哥,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還是聽我的,」雖是開玩笑,

Ronan 卻道出兩人在思考模式上的不同,就像他曾經以「狐狸」自比,善分析、理性。

談到與那麼多國際知名品牌合作,Ronan 認為,面對不同品牌,設計師就像化身不同角色的電影演員,而電影演得怎麼樣,自己這一關才是最難過的,因此,再怎麼難演的電影、難纏的客戶,也不會比自己難纏。

Ronan 說, 好的設計, 不只是一個靈感的提出,Bouroullec 兄弟沒辦法忍受任何不完美,哪怕只是一點點細節,都不容放過,而當一件出自Ronan & ErwanBouroullec 之手的設計被完成,他們會拍下照片,而一個idea 變成一張照片,所需要的時間,從幾個月到好幾年都有可能。

最近新推出名為「Axor Bouroullec」的項目, 是一件備有80 個組件的衛浴系統,首次跨足系統設計,Bouroullec 兄弟不只要顧及設計美感,他們花更多時間研究了如管線等技術層面的問題,終於在2010 年完成,從接下設計到完成拍攝,前後一共是6 年時間。

「我們為設計簽下名字之前,每個細節都要被檢查過,我和我弟都沒辦法接受不完美,」Ronan 說,因為享受掌握設計從無到有的過程,他們選擇維持小規模團隊,公司上下只有6 個人,每件設計都不假他人之手。然而,小規模團隊卻沒有拖延Bouroullec 團隊的設計速度,從1997 年出道至今,一年平均出品10 件左右的設計,這還沒將展場設計與藝術性質展覽算進去。

Ronan 坦承,做設計對於他與弟弟Erwan 來說,不是靈光一現的靈感實現,大多數的狀態,都是手繪出一張又一張的素描草稿,然後在地下室的工廠裡,一次次實驗原型,直到滿意為止。以2008 年與Vitra 合作的塑膠射出一體成型Vegetal 椅為例,為了做出優雅的造型,他們花了4 年時間,畫了一整本的草圖,光是模具成本就開銷了100 萬歐元的製作費用,「還好後來這把椅子的市場反應非常不錯,」Ronan 打趣地說。

賣座也能有品味

與被稱為設計鬼才的史塔克(Philippe Starck)同樣來自法國,設計風格卻截然不同,Bouroullec 兄弟的作品,就像Ronan 給人的印象,起初不一定最吸眼球,但是卻有一股魔力,吸引人細細閱讀。

每個設計師都曾經問過這些問題,消費者為什麼要買這件設計?因為設計師的名字?因為品牌?還是因為它確實符合生活本身的需求?

然而這一連串的問題,沒有困擾Bouroullec 兄弟太久,和這麼多品牌合作過,Ronan 認為,一件設計如果能保有「微妙」(subtlety),就能既符合品牌、消費者,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要求。

說到設計的微妙,Ronan 認為,設計應該和人一樣,具有在表層以下的細微性格,他曾經用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作品《白癡》的主角普立金為例,「他有缺陷性格,卻同時是個英雄,你可以看到他的各種面向。」

好的設計,不只表現於外在表象,Ronan 一再提到的「微妙」,包含了設計師對於使用者的同理心、品牌特質,最重要的是,融合過後所保持的優雅且有機的設計特質,「一件微妙的設計,看似簡單,卻隱含細節,可以顧慮到品質、使用者、環保⋯⋯等不同的面向,」Ronan說。

與不同品牌合作,扮演不同角色,Bouroullec 兄弟的「電影」不只好看,還照顧到票房反應。因為鍾情於「隔斷」的設計,他們做過許多種不同的隔斷,和Vitra 合作推出被戲稱「海帶」的Algue 系列,終於獲得好評,創下賣出300萬件的佳績, 「 現在市面上,複製品可能還比真品還多, 」Ronan 以此道出了Algue 的成功。

「 變得有名,讓我們有更大的設計自由,」Ronan 說,也許未來,我們會看到Bouroullec 兄弟嘗試不同領域,而這也證明了,他們絲毫不受盛名之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