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40歲的仁心與俠氣

台灣工業銀行中國策略執行長駱怡君
文 / 方德琳    攝影 / 陳志亮
2011-06-01
瀏覽數 700+
40歲的仁心與俠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一個人內心都住著一個英雄,他的形象是我們對自己生命模樣的渴望。儘管大家屬意的各不相同,但是都想活出內在英雄的樣子。

你心中的英雄是誰?是金庸小說裡那位逍遙自在,跟什麼人都能喝酒打混的令狐沖?還是孤絕於世,敢人所不敢、為人所不為的楊過?

台灣工業銀行中國策略執行長駱來說,她選擇了樸拙憨厚,總把國家人民擺在上位的郭靖,一個最符合社會道德規範的角色。

看駱怡君,可以清楚看到她心中的英雄。

今年3 月,駱怡君入選為WEF 全球經濟論壇青年領袖,成為台灣第一位當選者。WEF 獎項有國際性地位,除了事業成績單,更重視「領袖典範」的新內涵。

駱怡君讀美國波士頓大學,從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企管碩士畢業,華爾街對她是再熟悉不過的環境。在全球把華爾街金融當神一樣膜拜時,她卻看到這裡人性貪婪、只滿足自己私慾的醜陋面,這跟她心中的郭靖完全不同。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是小說裡郭靖對楊過說的話,私慾是許多貪念的開始,駱怡君因為熟悉華爾街更以華爾街為惕。

華爾街金童的貪婪,在俠女眼中,反而讓她看到傳統中華文化裡「真心誠意」的商道價值。

一個銀行家的心誠意,必以解決別人問題為優先,之後再賺合理的報酬,絕不是讓賺錢賺利潤的目標凌駕一切,把客戶的錢變自己的。

2008 年金融風暴後,全球開始要找回被遺忘已久的舊價值─信任、真誠與正義。這些原本被別人棄之如敝屣的「八股教條」,卻是早10 年駱怡君就認為最可貴的企業價值。這或許正是她獲選WEF 獎項的原因。

新企業價值》 真心誠意的商道

傻傻的郭靖為什麼是俠之大者?

「因為他沒有私慾,做事都是為別人好,」駱怡君這樣解讀郭靖。

別以為在西方名校就讀的她,全身都是洋墨水,四書五經中的正道,是她堅信的企業價值,「西方管理制度可以讓企業運作更有效率,但是他們對企業價值的想法不如我們老祖宗。」在美國那幾年,駱怡君處在東西文化的衝擊中,最後她選擇認同中華文化裡的古老智慧。

她是銀行界大老駱錦明的女兒,從小就在有錢人世界裡長大,她知道,晚上睡不好覺的有錢人太多,雖然大家都追捧獲利極大化的公司,但是駱怡君質疑:「這些公司的老闆,有幾個人晚上可以睡得好覺?」這不禁讓她思考:「什麼才是對人真正重要的價值?」

如何當一個晚上可以睡好覺的企業主?「我的目標是讓

大家看到新的企業典範,是一個可以真心誠意做生意的

商道。」

在鈔票中打滾的金融界如何真心誠意?

「我到大陸二、三級城市,跟當地官員談生意,抱著幫他們解決問題的想法,有時候條件好到對方都懷疑『一定有鬼!』」

要把被遺忘的真誠放到商業世界,尤其是金融界裡,駱怡君首先就要挑戰大家心中的那個鬼。

不過駱怡君心中的郭靖,天不怕地不怕,而且當全球經濟環境不好,銀行忙著雨天收傘時,她不但不退到安全區,反而帶著團隊進入出問題的投資公司,出手一起幫忙解決問題。

為什麼商道被遺忘了呢? 她說,以前的錢莊票號是為了通貨,解決別人的問題後才收取報酬,絕不是先滿足自己的賺錢慾望,遇到問題反而見死不救。

不過這種單純良善的動機,在複雜功利的世界裡,有時未必行得通。像她跟員工說,「我哪裡做不好、做不對,你一定要告訴我。」員工心裡會想:「你當我是笨蛋嗎?告訴妳不被秋後算帳才怪!」

要去除大家心中的鬼,只有靠時間來解決。員工不信任她,她就先從帶1、2 位員工開始,慢慢地去影響第3 個、第4 個員工。

從2002 年進入工業銀行,經過5 年時間的煎熬,2007年底,駱怡君終於端出一張成績單,證明她可以獨當一面。那時候,全球金融環境籠罩在風聲鶴唳中,在其他基金根本找不到錢時,她親自上陣募集的「台灣工銀貳」創投基金,成功達到新台幣10 億元門檻。

金融風暴帶來的是信任的崩解,大家才知道「真心誠意」的迫切。這恐怕也是別人找不到錢,而駱怡君可以的關鍵。

新社會價值》 讓周遭人幸福

想當如郭靖一樣的入世英雄,勢必會面臨很多挑戰,而最大的挑戰來自她性格裡的執著。

在員工跟朋友眼中,駱怡君是個律己甚嚴的人。

坐在她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一抬頭是一幅千手千眼觀音像,身後則是觀世音菩薩。這裡的布置擺設,跟台灣工業銀行的調性氛圍截然不同。「祂們隨時可以提醒我,每天做的事情所為何來。」擺佛像的目的,是隨時讓她觀自己的心。

「我每天早上睡醒不會立刻下床,而是在床上想今天該做的事。」對於具有改變社會企圖的人,通常也具有力求完美的性格。在他們的世界裡,世界是黑白分明的,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一切都有原則可循。

一帆風順的駱怡君,最大的人生挫折就是一段短暫的婚姻。「我這麼真心誠意的對待他,他為什麼這樣傷害我?」這是沒有道理、沒有原則的,她想不通為什麼有人會做出這種事。

她曾經避走香港一年療傷,「有一天,我忽然想,這個人過去已經傷害我了,我不能在未來10 年還繼續被傷害。」傷害這個可怕的恨意,傷人更傷己,如果要脫離恨的漩渦,必須學會放過自己。

「你想過嗎? 為什麼辛苦的『辛』,跟幸福的『幸』,就只有那麼一點的差異?」她問。

一念之間。

一點,是人生的幸與不幸。選擇放下的駱怡君,現在反而開始有成立「幸福會」的念頭。怎麼做?雖不是很清楚,但她希望可以先從自己帶給周遭人幸福開始,再讓周遭人去影響身邊的人。

「以前我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現在則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其實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境界更高,因為眼界要更高,看得愈遠,才可能有眼前寬以待人的餘裕。

英雄在江湖,有時候人不由己。對很多企業名人之後,「第二代」就是身不由己的角色。有人不甘願接下任務,有人選擇斷然脫離,而駱怡君的「第二代」角色卻是自己選擇而來。

新人生價值》 仁心與俠氣

我們總是懷著欣羨的眼光看名人之後,有錢人的世界不愁吃不愁穿,一點煩惱也沒有;但其實第二代也有他們的苦惱。「成功了,是上一代的庇蔭;不成功,那是不成材。」

這是每個第二代心中的魔咒。少有第二代可以脫離這個魔咒,但駱怡君應該可以。她讀北一女時是辯論社成員,之後到美國波士頓大學,最後拿到麻省理工學院MBA,一路都是名校學歷。以她自己

的資質條件,不靠父親也可以闖出一片天。

碩士畢業,駱怡君先到怡和創投工作,擔任投資經理,然後自己開公司創業,世界就是應該這樣:自己走自己的路。但居然就在事業一帆風順的時候,她卻又回頭選擇進入家族企業。

當時正值網路泡沫,台灣工業銀行有許多網路業的投資,需要重新調整合併。駱錦明認為駱怡君的專長在創投,本身又有經營企業的經驗,實在很適合回來主導相關業務。

雖然已經預想到進入工業銀行將會面臨很多挑戰,不過駱怡君回想自己並沒有太掙扎。「最重要的,父親都開口了,我有拒絕的理由嗎?」

訪問駱怡君真的很難,因為訪談不到10 分鐘內,她居然說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人生目標、「維護中國傳統商道」的企業理念,還有「把世界當道場」的人生觀。

這些話都讓她像一位從古墓走出來的女俠,跟我們所處的世界格格不入。

但是,駱怡君提到《大漠英雄傳》裡,郭靖跟成吉思汗的一段對話:

成吉思汗說:「 我所建大國, 歷代莫可與比,自國土中心達於諸方極邊之地,東西南北皆有一年行程,你說古今英雄,有誰及得上我?」

郭靖說:「 我只想問你一句,人死之後,葬在地下,占得多少土地?」成吉思汗一怔,馬鞭打個圈兒道:「那也不過這般大小!」

駱怡君知道,財富名位一點也帶不走,只有給別人不斷延續下去的典範,才可以長存。

成吉思汗雖然建立最大的江山,最拙最笨的郭靖,做事都是為別人,但論到後世的評價,郭大俠反而成為俠之大者,比成吉思汗還英雄。

她的仁心跟俠氣,也有了理解的脈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