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別鬧了,歐道時先生!」

文 / 游常山    攝影 / 黃菁慧
2010-09-13
瀏覽數 700+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別鬧了,歐道時先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海陸家嘴「磁浮電車」、台北榮總、台大等5大教學醫院健康檢查使用的「核磁共振造影」(MRI,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美國「汽車城」底特律的愛迪生電廠用250 磅超導線取代80 年前銅線來輸電,這3 大乍看毫不相干的科技突破,其實都是人類科技在「低溫超導」的一大步。

1996 年,諾貝爾物理獎頒給李大衛、李察遜及歐道時3 位物理學家。他們正是低溫物理領域的開路先鋒。3人獲獎的理由是:發現氦的同位素氦三的「超流現象」。

在攝氏零下273 度的絕對零度的環境下,人們熟知的原子裡面的電子,會沒有電阻,可以減少熱能干擾。榮總的「核磁共振造影」就是將「掃描儀器」裝上超導電線,繞在鐵心形成的線圈,成為目前最先進的醫療檢測儀器,幫助眾多病人。

超導材料先決條件就是極低溫,全世界的物理學家,都希望讓受大自然限制的超低溫超導現象,能向上提高溫度,進一步商品化。

例如「液化氮氣」能提高到攝氏零下77 度,就能導出便宜能大量應用的低溫超導材料。因為液化氮氣比液化氦氣便宜100 倍,工商業界就可以大量批發製造,接著,讓磁浮列車、MRI 更便宜。

超低溫物理領域,開啟了人類科技生活無限的可能性,歐道時得獎時才41 歲。傑出的研究往往出自青年科學家之手。

幾個不世出的科學天才,幼年都有那麼一段讓父母暴跳如雷的「實驗室意外」。

半世紀前,美國西雅圖郊區一戶醫生人家,育有4 男1 女,次子道格最是頑皮難管教。這天傍晚,6 歲的道格趁母親忙著做晚飯,獨自在地下室拆解耶誕禮物:電動小火車,也不知怎的那麼天才,卸下的火車馬達和電池,被他引火、加水、東敲、西打,竟然在地下室引起大爆炸,小道格拿著小破布遮著流血的右頰,血滴下來,當護士的母親早知這老二鬼靈精怪,天天有不同作怪花樣,早已不勝其擾,看到血流滿臉,於是厲聲斥責:「你如果

開玩笑作假,小心我宰了你!」

這回倒不是作假,只是玩笑開大了,把醫師豪宅自家的地下室給炸了。

世事難料。35 年後,這頑劣的小男孩,竟然和康乃爾大學二位指導教授摘下諾貝爾桂冠。

他做這個得到諾貝爾獎的實驗時,還是博士候選人。

二位教授設計的實驗,他負責盯場,夜以繼日,不眠不休,盯到某一個深夜,實驗結果突然出現「超流體」現象!這種科學疆界的「創新突破」是如此孜孜矻矻、一步一腳印從實驗數據求來,他永難忘記,那個深夜,他急Call 李大衛、李察遜兩位教授:「老師,我們成功了!」

得獎後,他接受諾貝爾基金會錄影採訪,坦承,「從小,我就是一個很野性的孩子!」然後說出6 歲時候,炸碎自己家地下室的故事。

妻子劉西姜說,歐道時是一位「內在很自給自足的人,科學家要說基本能耐,最重要的就是都能動手做,歐道時的動手做能力非常強,實驗室很多機械、製程,都是他親手做的。」因此,他的創新能量,來自這種衝刺感和沉醉於科學世界的自足感的交替運作,是這樣罕見的創新心靈和能量,讓他41 歲就拿到諾貝爾獎。

半是天才,半是丑角

別以為諾貝爾大師遙不可及,歐道時就像他的恩師--知名的物理頑童費曼一樣,半是天才,半是丑角。

費曼是物理界有名的頑童,他可以被按摩院請去畫裸體畫,偷偷打開放著原子彈機密文件的保險櫃、在巴西森巴樂團擔任鼓手,他可以跟愛因斯理和波耳等大師討論物理,也可以在賭城跟職業賭徒研究輸贏機率!

歐道時當年在加州理工大學念大學部,就是親炙在大師名下。就像《雁鵝與勞倫茲》所稱的「銘印效應」——雁鵝寶寶一掙開蛋殼,看到第一眼的動物,就視為母親。歐道時從費曼身上也學到了幽默的人生態度。

2010 年6 月初,歐道時教授3 度來台,這次是應溫世仁基金會之邀,到台灣聯合大學系統(包括清大、交大、陽明、中央4 所國立大學)拜訪4 校校長,並且在東華、清大、中央發表3 場專業的物理演講。

在中央大學演講後,在座全台菁英高中紛紛索取他親筆簽名時,他居然先用英文問:「 你知道現場有幾千人嗎?你要我簽名簽到手軟嗎?」

大家一楞,他突如其來用普通國語說,「你做夢!」現場頓時哄堂大笑。這就是「別鬧了,歐道時先生!」

清大物理系主任張祥光擔任「絕對低溫時到底會發生什麼現象?」即席翻譯,熱心的張主任針對在座學生,多解釋了幾句基礎物理學的知識,由於說話速度很快,說話慢條斯理的歐道時中間卻開起玩笑,「我講得這麼慢,你卻可以翻譯得這麼快!」引起現場一陣爆笑。

隔幾張投影片,他又覺得現場氣氛悶,於是又插科打諢:「 我們來玩我們在太空總署的遊戲,我們在NASA開會,如果會議中有誰手機響,就要請大家喝啤酒。」現場所有人手機趕快關機,不然將近300 位聽眾,要買300 瓶啤酒,學生要破產了!

雖愛搞笑,其實內心深處,他恪遵:教育、創新、關懷3 大原則。

在史丹佛大學物理系,他被公認是一位熱心的教育工作者,曾獲得史丹佛大學「教學卓越獎」,對和哈佛同級的「研究型大學」的史丹佛而言,教授們所有精力都放在可以出人頭地的研究,誰都認為教學是次要的,但是熱心腸的歐道時硬是不與時人同調,他要求自己:既是「諾貝爾物理獎」級的「經師」,也是誨人不倦的「人師」。

看到全世界最聰明的年輕人都申請進來史丹佛大學念書,卻又抓不住人生志向,他至為感嘆:「 一位印度女生,同時選擇了英國文學和物理系當雙主修,你說怪不怪,按理說,這二項是截然不同的。」

這位花樣百出的頑童,年屆65 歲,他最得意的就是隨手拿著專業相機,玩相機玩得比很多攝影記者還專業,拍出一幀又一幀的人生風景。

這個科學怪才,他的真誠和活力,似乎告訴大家:「 半是天才,半是丑角」的個性,正是他玩味人生及創新能量的來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