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蔡岳勳╳趙又廷:面對,死亡.生命.戲

文 / 林靜宜    攝影 / 蔡仁譯、陳志亮
2010-02-01
瀏覽數 600+
蔡岳勳╳趙又廷:面對,死亡.生命.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死亡、生命,都是戲。人生如戲,如何演繹出豐富的層次?

蔡岳勳的人生曾像大幅度震盪的鐘擺,高潮迭起。小時,被老師說長大一定沒出息,十多歲出道,天分讓他很快成了當紅實力派演員,後來因為難搞、挑剔,沒人敢找他演戲,自此一連串的「衰」運,與女友分手、事業倒閉負債近千萬,曾心灰意冷到想輕生,過著「活死人」的黑暗日子;好不容易有起色,卻又大病一場,與死神擦身而過。

世態炎涼,反而通透了人情冷暖,掙扎出勇氣。蔡岳勳的戲為什麼特別動人,因為用真誠入味,跟著演員入戲。

《白色巨塔》,在生死中透視權力慾望,每個酸甜苦辣的人生Q筐A傳達的是「珍惜」。重新詮釋這齣戲,他修改結局,只因在現實體會到,最絕望的時刻,人還是要想法子點燃希望之苗。

同樣是演員的趙又廷,第一次演戲就獲獎。外界看來幸運、爆紅的他,沒想到曾經也是個飄忽的生命,但一旦入戲,內心驚見「強悍的靈魂」。

過去,趙又廷興趣之廣,就像隻蜜蜂,到處嚐蜜,事事3分鐘熱度。不過年輕的他,在嘗試轉換中摸索方向,直到投入演戲,才終結像鐘擺的晃盪,開始穩定腳步,扎根人生。

人生,如何從鐘擺到天平?從兩人一路的人生戲上,可以找到的答案很簡單,就是「自己」,這也是釋放天賦的開關。以下是他們的精彩交鋒:

找到自己強悍的靈魂

飄移是因為靈魂沒有找到想走的路。你的體內有一個非常強悍的靈魂,它會幫你找到人生目的,然後安定下來。

趙:我從小就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想要幹嘛的人,什麼都碰一下。中學時,瘋狂參加10個社團,認為反對種族歧視很重要,我就加入,連女性乳癌防治社團也參加,我是唯一的男生。

很多事情做一做,覺得不適合,就不做了,學鋼琴、打鼓、玩DJ都是一下子就不學了,被媽媽唸我3分鐘熱度。剛好有回台灣試戲的機會,我想OK啊!自己對藝術還蠻有想像力的,而且沒做過,怎麼知道好不好?就像你沒彈過鋼琴,不會知道自己能不能彈。

我常覺得人不要太主觀,不要亂評斷,沒試過,你怎麼知道適不適合?一塊看起來很醜的蛋糕,說不定很好吃,那你要不要吃吃看?我就會吃。

蔡:我對於你過去的那種飄移,一點都不意外,你會什麼都好、什麼都沒關係,晃了20年,是因為靈魂一直沒有找到想走的那條路。戲劇跟藝術是相通,這是內在的你想去的地方,表面上你一直在飄,外在的那個自己一直在學習,裡面那個趙又廷早已等待許久,做好準備,要回到這條路上,所以,當一碰觸到機會,瞬間爆發能量非常快,快到自己可能都沒那麼明白。其實你的體內有一個非常強悍的靈魂,它會幫你找到人生目的,然後安定下來。

趙:演戲是我從出生到現在,唯一用心、積極去做的一件事,我從小沒有一個專長特別厲害,但是我無所謂,完全沒有覺得自己比不上人家,活得快樂就好!

怎麼知道內在的自己要什麼?我有時也抓不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或沒有什麼。

蔡:如果2012世界毀滅真的存在,你還會每天工作、做現在的事嗎?這個重點代表現在是你真正想要的。如果生命即將結束,很多人會說,那我不上班、不做了,現在的工作絕對不是他想做,也不是他想要的人生。如果你的選擇是盡力在這個位子上做,表示你安住於現在,這很不容易,現代人很難安住於現在,每天在想,我要更多的錢、更高的職位、更好的車、更多的機會……。

以2年為期,你會做什麼?我會繼續拍戲,專心拍一部探討死亡跟生命的戲,而且我希望人生拍的最後一部電影是佛教傳記,片名叫《釋迦牟尼》。

趙:演戲讓我很開心。我現在的目標就是穩定腳步,09年是穩,10年希望是定。我想要2年後,大家想到趙又廷,是實力派演員。我不會太在意自己帥不帥,也不在意為了演出要去做一些不喜歡的事,但我必須承認,雖然不在乎名利,我會因為能獲得更好的演出機會,讓「名」跟著我的演技一直往上。

別因天分讓自己走捷徑 

極度天分要使用在一個好的路徑,不要讓天分變成了一種簡易的道路,那樣會毀了自己,讓天分長久的發展是最重要的。

趙:人的機運很難說,有些人就算做著非常喜歡的事,但沒得發揮,有些人做著不喜歡的事,反而成就很大。我發現,還是快樂最重要,如果你做這件事情是快樂、開心,就會很用心去做。

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很多事,當然,天分是要有的,不過,可以經由努力跟學習,找到自己的興趣。

蔡:極度天分要使用在一個好的路徑,不要讓天分變成了一種簡易的道路,那樣會毀了自己。有位跟我同期的天才演員,他就是太聰明了,但是他反而讓自己走向另一條黑暗的路裡,非常可惜。

表演不是表象的表演,那頂多是好看。從內心散發出來的才是表演者的生命力,用這個方法演到最後,靈魂就活在身體裡面。如果能這樣,表演就會很輕鬆,會創造出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喜。我的想像有時都不見得有演員來得多,因為他們是在那裡面活著,當需要使用時,只要一碰到那個開關,就會跑出來。

但是,角色在平常生活中,有時會碰到衝突。我剛開始學表演時,有一段時間會坐在房間痛哭,因為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知道誰才是自己。

每個人進入幻化階段的問題會不一樣,很多人會完全卡在一個角色裡,5年、10年還是走不出那個世界。有的人會把自己關起來,有些人會變成沒有主體,活在每個角色裡,拍戲就活著,不拍戲時,就沒有自己的遊魂。

跟我以前比起來,你比我堅強,看你的反應、狀態都很好,因為你開朗多了。我們那個世代比較是黑暗、憂鬱,你們的世代比較是勇敢、光明,世代不同,大家的經驗也不同。

趙:我也有不知道自己是誰、躲起來哭的時候。比較幸運是,因為有你跟仔仔在旁邊。如果有人告訴你,這種狀況是會發生的,你就不會那麼怕了;譬如吃藥,有人跟你說,吃完會有頭昏、想睡的副作用,你就不怕了嘛!如果不知道,自己會覺得完了,我發生什麼事了?有人在旁邊,會好很多。

思想繁密的趙又廷,隨時觀察每個人、每件事、每個細節,他努力學習、體會各種人生滋味,豐厚表演的層次。

為了追上歐美製作水準,蔡岳勳不惜鉅資,想辦法赴日取經。拍攝時,更不放過任何問題,一一克服,力求完美的他,講究細膩,硬撐到喊卡之後,才放心不支倒地。

入戲,是內觀自我,但是要演活生命的豐富層次,則要接觸人生的真實世界。當往外看世界的時間愈多,所獲得的遠超過能想像的百倍以上,也因為能了解自己與世界的關係,才能面對脆弱,學會真正的勇敢。

蔡岳勳與趙又廷,一位導戲,一位演戲,內外飽滿的生命力,讓他們在戲裡、戲外都是個角色。

為自己開心 思考百倍

讓心跟外面接觸,不是讓你的腦袋跟眼睛跟外面接觸。只要把心打開了,感知力就會豐富,你能夠感覺到的絕對超過所知的百倍以上。

趙:我寫了一篇文章叫〈開心〉,我說,開心為什麼叫開心?因為開心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心打開,才能得到快樂、喜悅的感覺。

蔡:很好啊!有些人活著很無聊,每天就是上班、下班,那樣叫沒有活著。活著就是盡量打開自己,你就會接觸到好多不可思議的人事物。我以前很能到處跑,這幾年年紀大了,變成懶得出門,最近我調整,想辦法強迫自己多出去。

每年,我都會檢視自己有何需要調整的地方,這樣才有可能進步,你如果沒有進步,就是退步,因為世界一直往前走,如果在原地不動,一定被丟在後頭,我會不停去學習,同時去知道我的缺點在哪裡。

我們算是運氣好,走在一條想走的路上。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靈魂想要去的地方,有的人到了、有些人忘了、有的人卻去不了,靈魂被制度跟條件關閉了,或是被社會打敗了。

我可以感覺到很多細節的原因在於,我不是用看的,而是用心感覺。你會發現,學校教我們看待事情的法則不是這麼絕對。人的聽力在閉上眼睛之後很厲害,如果能把眼睛關起來,你的思想會超過現在的百倍以上,為什麼?因為沒有干擾。

我們很容易被五顏六色的世界與教條控制,以致於用絕對的主觀看事情,讓你的心與外界接觸,而不是讓腦袋、眼睛跟外面接觸。這一點都不玄,人類的感知能力本來就不只這樣。很多時候是內在的我能夠打開看世界,要不然我沒有辦法想像這麼多細微的情感與變化,感受到表演者傳達的東西。

趙:我老爸訓練我們,把眼睛、耳朵,任何觸碰到的東西都記下來,他覺得這樣做,對他的一生幫助很大,能比別人多聽到一些,多思考一些,或者看得比別人多。我就記得他這句話,從小就這樣子做,所以我是一個想很多的人,會很理性分析事情。

多想不是壞事,但要知道自己的狀況,不要愈想愈偏激,甚至是崩潰。我後來從村上春樹的書中啟發到專心的重要性,做什麼事情,都專心去做,刷牙洗臉時,就專心的刷牙、洗臉,走路時,你也專心的走路,不知不覺就會獲得很多東西。

蔡:打開自己跟別人接觸其實也是個訓練。華生問福爾摩斯,「你為什麼能這麼精準的觀察?」福爾摩斯回答,「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因為那是我的生活習慣。」只要你養成習慣,其實一點都不困難。

每個人都可以訓練感知,放棄你的頭腦、放棄教條,讓感覺跟內在的自我出現,我們都習慣使用外在的我,如果你能常跟自己聊天、溝通,常讓裡面的我出來跟外面接觸,久而久之,你也可分得出內外的自己是不一樣,只要把慣性的教條、眼睛跟耳朵關起來,很快地,你就會找到很多的感覺。

學習看世界 面對脆弱

世間的理論是相反的,你掠奪的愈多,真正獲得的也會愈少,當你給出去愈多,向著外面看的時間愈長時,獲得的會更多。

蔡:很多年輕人只習慣照顧自己、看著自己、專心於自己想要的,覺得這樣才會獲得更多。在我看來,剛好相反,你一直看著外面,學會的東西才會多,真正要看的是這個世界,而不是只看自己。你看著這個世界時,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獲得;只看著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失去。所以,儘量去看外面,想想你能為大家做什麼,想要的東西自然會來。

趙:我比較自私,我會願意去做是因為得到快樂。比如說看到一個迷路的小孩,我會去幫他,是因為覺得助人會讓自己快樂,我看到大家快樂,我也快樂,所以我是會為了這種原因而利他,而不是應該做,我好像無法那麼偉大。

蔡: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大我,我也是因為幫助別人會覺得開心。我們是同種類型的人,做事情一定考慮到別人。我活到現在,體悟到人想要的,要少一點,能做到的事,多付出一點,這樣才會成功。

這個世間的理論是相反的,當你要的愈多,得到的愈少,掠奪的愈多,真正獲得的也會愈少,可是,當你給出去愈多,向著外面看的時間愈長,獲得的會更多。

利他是很重要的人生精神與處事哲學,如果我是自私的人,根本做不到今天,我蓋影城,一半也是為了台灣的產業。我未來的其中一個目標是,等公司更穩定,要成立殘障兒童教育基金會,並出錢培養有心投身特殊教育的人才,另一個,就是提升台灣創意產業。

對岸不斷有人找我過去拍戲,但我還是待在台灣,因為如果不是在這塊土地,就不叫「台灣原創」,台灣絕對是華人未來的文創中心,我們甚至可以代表亞洲跟西方抗衡。

達賴法師說,「這一生,你所有的工作,只要是願意利他的都好。」我告訴我太太,如果她看到我變成爭鬥不休的人,一定要提醒我做這行的目標不是為了爭奪,而是喜歡、開心,以及創造的感覺,想通利他這個道理,以前我有時會很痛苦,現在都不會了。

趙:這個世界有太多自己不了解的事情,我常因為想要知道這個想法

是對或錯,就實際去試,做出一堆蠢事。我好奇心重,小時曾把雙腳卡進水溝蓋,為了知道被電到的感覺,拿鐵試驗,原來被電到心臟會停,全身不能動。爸媽會講給大家聽,自己也覺得好笑,承認自己笨、蠢,或是呆,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蔡:哈哈!你也會做這種事。國小時,我是被老師放棄的學生,還說我長大不會有出息,我曾負債,信用卡也辦不出來,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不是說我有多勇敢,能再爬起來,而是我學會了面對自己的脆弱是學會勇敢的方式。

我可以接受自己的失敗與不足的能力,你不停掩飾跟隱藏是沒有用的,恐懼還是存在,為什麼不乾脆勇敢面對?反而會給你很多的力量跟知識。承認自己的恐懼、軟弱,才有機會面對自己,只要不放棄,就有機會。

東方人的世界太壓抑,教育給我們太多的自責跟不可以、不應該、不需要,我們可以多做一些調整。我常分享失敗,不是我有多堅強,而是了解失敗的痛苦,我想讓大家知道,現在失敗不是代表一輩子的失敗,不代表後來不能有成就。

如果覺得我有一點成績,那就要相信,小時候好不見得好,小時候壞,也不見得就會一直壞下去;我到40歲才開始成熟,要用正面的力量面對失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