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理性策略經營感性事業

The One執行長 劉邦初
文 / 林婉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7-03-01
瀏覽數 1,000+
用理性策略經營感性事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初春,走在時尚精品與藝術氣息混雜的北市中山北路,你會被The One吸引。這棟五樓的建築,是精緻與質樸的場域,安靜的冷調中帶著一股暖意,就像微冷早春的天空灑下一片陽光。

The One販賣的商品琳瑯滿目,從有形如骨瓷杯、文具、餐點、場地出租,到無形的氛圍、公共空間設計,卻很難說個具體。「The One的定位是生活風格的演繹者。」執行長劉邦初如是說,他想提供一個橋樑,釋放大家在M型社會的焦慮感,由繁雜忙碌的生活轉換到心中那畝簡簡單單的淨土。

劉邦初創立The One之前,是台達電重點栽培的科技人。從小就是文藝才子的劉邦初,應用在科技業的歷練,融合感性和理性營造出獨特的The One。

我要過自己的生活

從科技業走入經營生活風格的文化創意產業,是劉邦初身為科技人多年後,再度接觸藝術文化的因緣際會,重新思考人生所下的決定。

退伍後進入台達電上班的劉邦初,一天工作十六小時,表現搶眼,屢受拔擢重用,後來策畫台達電子三十週年紀念暨《掌舵風雨世代——孫運璿傳》紀錄片時,引發他省思自己的人生定位。雖然公司持續以輪調方式增加他的閱歷,然而公司的期待與他想走的路卻不一定相同,「我要過的是誰的生活?」他不斷地捫心自問。

劉邦初想起小時候熱愛藝文與繪畫,不僅彈古箏、拉胡琴難不倒自己,還是各項藝文競賽的常勝軍,例如國語文五項競賽四金一銀得主、苗栗縣書法比賽第一名、全國美展第三名等,並獲得保送新竹師大美術系的資格。雖然他因為不想當美術老師而放棄保送的機會,入社會成為科技新貴,但青少年時期的興趣與天賦仍駐留在內心的角落。

劉邦初曾設定在台達電工作至45歲退休,環遊世界創作旅遊文學之餘,就在企管顧問公司擔任講師。然而當內心深處對美的熱愛不停地喚著他,他決定提早離開科技業自行創業。「為什麼選擇現在做?我覺得我這一代的機會是在文化創意這個部分,不是工廠或已站在頂峰的行業。」於是劉邦初找了好友李英傑、林雅文,集資150萬元資本額,成立了The One。

2003年2月14日情人節當天,The One在羅斯福路巷弄裡的小公寓正式成立,「日子不是刻意挑的,看來是注定天生浪漫。」販賣的是感性,不過劉邦初以理性的策略奠定The One成功的出擊。

用技巧讓大家看見

那年衣蝶百貨台中新館開幕,劉邦初提案爭取進駐設立專櫃,讓通路和百貨業者認識The One。取得兩坪的專櫃後,劉邦初擺設當時僅有的兩套產品,還將設計師的手稿裱框陳列,十分引人入勝,並獲頒衣蝶的專櫃設計第一名。「我要用技巧讓人家看到The One,達到我下台中設櫃的策略性目標。」兩個星期的時間內,劉邦初認識了到新衣蝶考察的各百貨公司重要人物。於是,大葉高島屋、新光三越、Sogo、誠品陸續找他合作。

The One的產品需要空間營造感覺,百貨公司裡擺得略顯擁擠的杯盤,難以彰顯意境。在百貨公司設櫃只是一個戰略性的策略,收集了約三千個會員名單後,劉邦初在中山北路設立The One旗艦店,巧合地於2004年農曆7月7日開幕。

有了品牌的展示中心,客戶陸續自己找上門。The One不僅在2005年榮獲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新創事業獎金質獎,公司設立短短三年,整體資本額成長至近5000萬元,據點也增設了宜蘭礁溪老爺飯店The One Gallery、The One大直店、The One兩廳院人文聚場,公司成員從三人增加為四十多人。

創業者沒有回頭路

雖然The One成立第一年就賺錢,繳出的成績單愈來愈好,然而創業維艱,那股壓力也會令劉邦初在心情低落時不禁有種「不如放棄」的感嘆。

以前,劉邦初和擁有二、三十年國際經驗的菁英學習,還能領薪水。「我跟在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執行長海英俊身旁,聽他們咳嗽也能學東西,因為他們表達了對一件事情的態度。」台達電對劉邦初來說,就像一座穩固的靠山。

現在,劉邦初成了老闆,沒有人發薪水給他,還要面對發出近五十名員工薪水的壓力。而且,創設生活風格的品牌不是件易事,在台灣鮮有成功經驗,只能從做中錯,錯中學。「自己是老闆,花一毛錢都要思考良久。」如今,他得成為員工們的靠山。

除了怎麼做品牌得自己摸索,生產產品也面臨找不到工廠配合的難題。由於The One的產品並非制式規格,必須找到願意一起開發新模具的工廠,然而還停留在過去外銷黃金年代的傳統工廠,想要的是大量的訂單和制式的生產,「你什麼時候要上市、上架,他們都不當一回事。」劉邦初認為,台灣要做文化創意產業是對的方向,但是上下游卻沒有整合,他只好到南韓、泰國、廈門、越南等地找生產工廠。

The One和製造業不同,無法靠著自動化系統就讓生產力飆到高點,而是得倚賴人。但是人不是機器,不是劉邦初怎麼設定就能怎麼呈現,他必須一直、一直說服員工,讓團隊朝著一致的目標邁進。「人字只有兩筆,很好寫,很瀟灑,但是執行上要靠好多人來做,不是靠我一個腦袋,真的好累、好難。」面對「人」所帶來的變數和挑戰,劉邦初不免有種想要放棄的心情,「我有時候晚上會去永康街散步,員工不知道我壓力有多大,我會怕對不起他們。」

「但是我不敢放棄。」劉邦初創業後的最大心得就是,他沒有回頭路,因為創業者對員工有責任。於是他自我鼓勵,相信「關關難過,關關過」,他也認定台灣的產業未來一定要走品牌,經營好The One的品牌,掌握生活風格的演繹權,就能真的發揮影響力。

不吝投資人才培育

在台達電服務是劉邦初第一份工作,影響他至深,他創立自己的事業後,也運用在台達電所學來領導員工。

「我在台達電學到的是視野和格局。」劉邦初認為,年輕人有了視野和格局後,未來才有可能性,因此他不吝惜投資於人才的培育。去年他積極安排員工分批到香港、東京、巴黎參觀設計展,並規定他們看完展後留在當地生活幾天,自己搭地鐵、逛美術館、做SPA、體驗日本新餐廳,甚至強制到香港的員工去半島酒店喝下午茶。出國所有的花費由公司全額支付,這些學習之旅共花了劉邦初40萬元,等於支付一個薪水3萬元的員工一整年的薪資。

劉邦初希望整個團隊隨時掌握社會動態,於是他在辦公室演「全民大悶鍋」,在員工笑得東倒西歪的同時,他由每個人笑的程度,得知員工是否了解社會上發生了什麼事。他還要求員工買書,每個月定時發表心得,後來設計團隊爭取將形式轉化為每月一天的讀書假。讀書假當天,他們上午去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的圖書館,下午各自逛街看看新事物、新變化。「我發現這個投資太划算了!」劉邦初從交談中感受到大家對趨勢的掌握度大增。

當劉邦初接觸瑜伽後,認為瑜伽有機會協助The One更精緻,就在公司內推廣,每週五上午訂為瑜伽日。在瑜伽讓The One團隊變得柔軟後,他進一步想以書法培養員工的視野和能量。「不管他們在這裡待一天還是待十年,我希望他們離開的時候會以出身The One為榮,就像我很自豪我出身台達電。」養成人才是劉邦初的信念,幫助員工成長一定能帶動公司提升。

期許豐富生命厚度

以理性的策略經營感性的The One,劉邦初想得很遠。他已經計畫了一年,希望以後在亞洲各重要城市都有一家The One,從2008年起,可以在各城市的The One推出設計師系列,使The One的產品站上世界舞台。

未來生活風格的產業將會有很大的機會,劉邦初認為,從社會亂象如多起虐童事件、由愛生恨的情殺顯示,以後大環境只會愈來愈糟,世人的心靈將更加混亂,社會也嚴重失序。因此,他建議30世代養成專業之外,應設法豐富自己生命的厚度,才能在混沌不明的環境中保持身心靈的平衡,在35歲以後成為社會的中堅,擔當大任。

劉邦初 37歲

◎The One執行長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

◎曾任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

台達電子全球策略規畫處公共事務部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