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以為專家能救你嗎?

這個時代,我們只能倚靠判讀力
文 / 吳柏學    
2016-04-13
瀏覽數 3,200+
你以為專家能救你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相信每個人都有相同的經驗,就是收到來自於身邊各路親朋好友所轉寄來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無數簡訊。最多的大概就屬一些健康資訊關懷文,提醒你:脊椎要保健、坐姿要端正、久坐要舒展、天冷要保暖、睡眠要充足……等,這類的訊息多數無害,所以在不傷和氣的前提之下,當然要跟這些心中充滿愛的親朋好友感恩以對。

但是如果關懷文是更積極一點、更具警示性一點的類型,例如:10種容易致癌的食品、地震逃生的保命方法、熬夜需要補充的食物、冰箱門不要貼磁鐵……等,再加上以專家做保證為開頭,例如:最新研究說……、英國科學家發現……、諾貝爾獎得主推薦……等,相信你一定對於這樣的訊息半信半疑,既不敢完全相信,也不敢完全不信,於是你就抱著「姑且為每一則關懷簡訊活一兩天」的方式面對,是吧?

這幾年,食品安全的問題頻傳,世界上各種災難層出不窮,似乎各種因為科技發展所造就的風險無時無刻籠罩著我們。這個時候就會有許多人大聲疾呼:我們需要多學習好的科學知識才能夠面對這些事情,尤其是能夠對難題做出合適的判斷!但事實真是如此單純嗎?

誰能解答?「很科學」的專家?

過去我也相信,只要人們對於科學活動多喜歡一點,對於科學知識多學習一點,理應就不會讓我們的社會如此理盲濫情,也可以讓那些張牙舞爪的無知名嘴無法如此霸道橫行,但是後來,我卻開始懷疑起這樣的想法是否真的符合現實。

舉個生活周遭常見的例子來看:當我隨手拿起身旁那包準備在下午用來充飢的小包裝餅乾時,我發現它在「成分」上寫著:麵粉、砂糖、精製植物油(椰子油、棕櫚油)、乳化棕櫚油(棕櫚油、脂肪酸甘油酯、脂肪酸丙二醇酯)、椰蓉、土產鳳梨醬(鳳梨、砂糖、麥芽糖、海藻糖、棕櫚油、檸檬酸)、膨脹劑(碳酸氫銨、碳酸鎂)、鳳梨香料、碳酸氫鈉、檸檬酸、精鹽、偏亞硫酸氫鈉、甜味劑(蔗糖素)等。一塊小小餅乾的包裝上,竟總共羅列有洋洋灑灑20多種成分。在食安問題頻傳的這個時候,如果我想問:「這塊餅乾,可以放心吃嗎?」那應該要去問誰呢?這個時候,懂得牛頓的三大運動定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波耳的量子力學、萊布尼茲的微積分、華生的DNA結構、韋格納的板塊理論,對我了解這塊餅乾會有幫助嗎?

老實說,答案或許是有點悲觀的。我幾乎不太相信我那些生物學家、地質學家、機械學家、物理學家、電機學家、數學家的朋友們可以明確地幫我回答這一個問題,甚至是化工學者,恐怕都不一定清楚這些在食品業界所慣用的配方背後真正的成分。但是這些專家都「很科學」啊,他們的科學知識都非常豐富,不僅學有專精並且對於科學運作的過程都十分了解,如果他們不能解答,那麼誰能解答呢?

美麗的糖果,裡面裝的是???

其實問題的癥結,是出在現代社會中任何一個科技問題幾乎都是複合式的,舉凡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的議題都極其複雜,牽涉的範圍都十分寬廣,導致每一個問題都沒有辦法被切片成獨立的零散片段,所以也就不容易找到單一位專家可以因時、因地、因情境而全方位幫我們解答所有的疑問。多了解科學知識當然對於解答問題會有助益,但是畢竟大部分的人並不是科學專家,不會有機會像科學家一樣透過一輩子的生命歷程來感受科學的精髓。所以多數的科學知識對於一般人所面對的真實問題來說,大概就是「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可見對於一般人而言,要能夠判斷科學的問題,必然需要有一個完全不同於科學專家的認識方式。

這種新型態的認識世界方式,我們把它稱作「新時代判讀力」,它主要包含兩個孿生的兄弟:一個是「媒體判讀力」,另一個是「科學判讀力」,兩者需要同時現身,缺一不可。例如:我們可能從某一個購物網上看見餅乾的成分,也可能是一處網路論壇、一則通訊軟體的簡訊、一篇Facebook的PO文、一段廣播的專訪、一幕食品廣告、一期雜誌報導、一次談話性健康節目上的名嘴發言……等各種管道不一而足。如果我們所接觸的這個訊息,在一開始就是片面、偏頗、被加工、被設計的話,那我們對於餅乾的科學知識還可以發揮作用嗎?就像是再好的牌技,恐怕也救不了滿手的爛牌。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中,我們想要了解的各種訊息,就像是一顆糖果被層層的包裝所裹著,第一張是五顏六色的炫麗色紙,第二張則是包著糖果的錫箔紙。我們都知道這兩張包裝紙的功能,第一張讓我們感到賞心悅目、喜歡親近、想吃,第二張則具有功能性,可以幫糖果保鮮。如果要吃到糖果的美味,當然就要先學會把這兩張包裝紙分別拆開來,漏掉一張都不行。大家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包裝紙品質不佳,導致糖果受潮了,吃下的滋味變了,有時甚至外層包裝紙的色素還會滲進糖果裡面,破壞它的美味。

虛有其表的紙,就丟了吧

「新時代判讀力」就是拆除這些包裝紙的能力。外層這張包裝紙就是媒體所吸引你注意的各種元素,所以一開始就必須要能用「媒體判讀力」來判斷這個消息到底能不能信─這是廣告嗎?是內容農場嗎?是置入性行銷嗎?是只想賺取點擊率的劣質新聞嗎?……如果你可以順利地拆開這張包裝紙,那麼恭喜,你可以開始針對裡面的內容好好地斟酌了。如果你一開始就發現,這是一張騙人的紙、不可靠的紙、虛有其表的紙,那麼請不要客氣,就丟了它吧,千萬不要當真!

如果你已順利地進入到裡面的第二張包裝紙,對於這一張包裝紙就要用「科學判讀力」來診斷它的科學生產過程:這是一項很尖端的研發嗎?這是一個很確定的事實嗎?這是許多科學家都承認的結果嗎?抑或只是一種假設、測試過程或初步成果?這個研究的範圍很廣、很大、很具代表性嗎?還是僅屬小範圍的測試?……這些問題的確認跟你的微積分好不好、物理成績高不高、數學運算熟不熟都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跟你了不了解科學家的生活或是科學運作的方式就息息相關。如果你連這一層包裝都確認了,那麼就當作嘗鮮,把糖果盡情地嘗嘗吧。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這些問題的判讀並不容易,它需要常常對於科學進行的過程以及媒體包裝的手法保持關心,透過各種判讀力的練習才有機會讓你隨心所欲、明察秋毫。如果你常常練習解剖這些光怪陸離的科學新聞,必然可以讓這些無良的新聞無所遁形,也會讓你在各種五花八門的關懷簡訊之中不受誤導。

倚賴專家能夠讓我們獲得救贖嗎?別鬧了,這個時代只能靠自己!

winner《新時代判讀力:教你一眼看穿科學新聞的真偽》

泛科學「科學新聞解剖室」專欄作者群黃俊儒等/方寸文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