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群導覽:文史哲學群

培養論述、思辨能力 念文學也能發光發熱

文 / 林玲瑩   攝影 / 魯皓平   2018-09-21
培養論述、思辨能力 念文學也能發光發熱


天才作家林奕含的告別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描繪權力不對等的愛與性,揭露誘姦、性侵等敏感議題;同年熱播的電視劇《軍師聯盟》,以司馬懿為視角,重新省視漢室正統的三國史觀;台灣首部和HBO合製的戲劇《通靈少女》,將本土宮廟信仰文化及生死觀帶向國際……。

文學不僅天馬行空,更多是根基於現實,以詩、散文、小說、劇本等不同形式,穿越時空的藩籬,影響現代人的所思所想。

文學 是人文學科的核心

「文學是人文學科中最核心的一塊,」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主任須文蔚直言,文學始於對語言的理解,以文字傳承古今文明、社會文化、價值觀及思考哲學。「如果沒有文學,人類如何認識自己?如何走得更遠,看見世界?」他問。

在文史類科的研究所中,核心訓練是大量閱讀;從泱泱5000年中華典籍,到草根在地的台灣文學;從兩岸三地的華文創作,到遍布世界的華文翻譯作品。此外,還有文化研究、社會科學、人類學等跨領域學科知識,扎實的閱讀基本功,累積日後創作的能量。

至於新聞媒體常見─文科生難找工作、薪情低,須文蔚則認為,文學創作需要豐厚的文史知識、田野調查為基礎,過程中訓練的邏輯思考、文字論述能力,在各行各業都相當重要。

「我們從不擔心學生失業,」他坦然地說,畢業生大多從事作家、文字工作者、出版社或雜誌編輯等。須文蔚觀察,其中不乏獨立出版,如「逗點文創結社」創辦人陳夏民、獨立書店「永樂座」老闆石芳瑜等都是系友。

哲學是學科之母 著重思辯精神

你的思考方式跟價值觀是怎麼來的?基於自己的獨立思考?還是受到某些社會框架影響?

東吳大學前校長端木愷曾言:「如果沒有哲學系,就不足以稱上一所完整的大學。」哲學是所有學科之母,因其持續不懈的思辯精神,是當今社會欠缺的基本能力。

哲學所談論的問題包羅萬象:上自宇宙星辰源起,下到今天午飯吃什麼。東吳大學哲學研究所所長王志輝表示,哲學教人思考人生,求取事物的真理;透過批判思考、反省及論述,梳理出事物的脈絡及本質,久而久之,成為一種慣性思考模式。

「有如柏拉圖《對話錄》書中重現,課堂中以不斷對話探討為主,」但他也強調,哲學沒有標準答案,只是提供思考分析的方式之一。

在台灣,大學哲學研究分為兩派:一是學術研究導向,如清大、中正大學,專研傳統哲學,包含邏輯分析與英美哲學,當代歐陸存在主義、哲學史,以及中國儒道思想、宋明理學,專攻學術研究者。

後來時興的「應用哲學」,以東吳哲學所為例,從文化、政治、社會心理等層面,扣合現代人關注的議題,以時事進行哲學探討。

所上開設「政治哲學」,藉漢娜鄂蘭學說探討轉型正義;也有「人生重大問題的哲學探討」課談存在與死亡,幸福與慾望等迷茫,竟吸引退休族來就讀。讀哲學好比站在巨人的肩膀,反省約定成俗的價值觀,使人能以廣闊的視野去面對人生。

圖資大數據 資訊管理當道

現代人習慣上Google搜尋或「百度」解決問題,然而,在雜亂無章的網路海中,假訊息鋪天蓋地,如何辨別正確、根基於事實的資訊?

此時考驗個人的「資訊素養」,包含多方驗證來源、組織編輯訊息的內容、識別錯誤資訊。這是圖書資訊學的專業領域。

在文史哲學群中,圖書資訊學是一門與眾不同的學科。台灣大學圖書資訊研究所所長林奇秀表示,早期因保管中文書目被歸類為文學院,但圖資所學包含社會科學、管理學,實則研究方法與社會科學的訓練一致。

想讀圖資,不單只是常看書、愛書而已,林奇秀比喻,圖資是採集資料、分類、編目、整理乃至於陳列、販售(面向讀者)的一系列學問,「就好像電子商務的上架流程,只是我們所管理的媒材是書籍。」

他形容,企業有客服,圖書館也有讀者服務。學生能針對收集到的資料進行組織、描述、分類,以提升被使用者搜尋到的機率。

林奇秀說,愛看書有加分,更重要的是喜愛在圖書館、資料中心、智庫等類似機構所提供的服務。

圖資學可說是最早的大數據,範疇也從有形的書籍擴及無形的數據資料。科技化管理知識,例如談圖書館藏,不能不談電子書;教授書目查詢,更要提到網路資料檢索等。

而隨著開放資料(Open Data)、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的概念普及化,圖資也涉及將政府公開資訊整理、分類,供民間加值使用。

換言之,只要牽涉到某種資源能被整理、開發、蒐集,建立容易被查詢開發或提供服務的媒介,就需圖資人才。

>>【2019研究所指南】為您解惑!

關鍵字: 高等教育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