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垃圾食物」不是食物!竟和社會階級有關

文 / 一流人    
2018-09-06
瀏覽數 20,700+
「垃圾食物」不是食物!竟和社會階級有關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白種垃圾」這個詞彙是偏執的說法,意指相當於垃圾的人類。言外之意是把一群人界定為愚蠢、暴力、懶惰和不值得信任,是對任何主流之外的少數族裔所使用的、同樣負面的描述。曾有一個出現在舊約聖經中像是「我們」和「他們」的分類,讓猶太人和羅馬人對立,後來又被弄成基督徒對猶太教徒。

很久之前,哲學家蘇格拉底把歐洲人分為兩大群體:希臘人和奴隸。這種深刻而分裂的思考方式很普遍,因為夠簡單,只要把人分為是或不是、我們與他們。這是一種政客、宗教人士與偏執的人所喜歡運用的思考方式,因為可以當作社會控制的工具。

歷史在這方面的改變很少,語言本身倒是有所改變。舉例來說,「民主黨員」這幾個字在密西西比州是「美國黑人」的印記;「家庭價值」則是在全美國都代表「拒絕同性戀」的意思。而「垃圾食物」並不與食物有關,反而與社會階級有關,代表窮人以及他們能負擔得起的食物。

在美國,「階級線」與「種族線」是平行的。最底層是有色人種,我則屬於白種的同義字,一位出身於阿帕拉契山區的人。作為生長在美國的白種高加索男性,我應該能在每一方面都有許多既得優勢。這倒是真的,我可以在有禮的社會中更容易過關, 我有更好的教育、健康照護和工作的機會。但如果我堅持一個貧窮白人的行為舉止,例如在二手商店購物和吃鲱魚,那我不僅為自己贏來「垃圾」的特徵,而且在某種程度上還會認定是我應得的待遇。

我是垃圾,因為我是貧窮的白人。

我是垃圾,因為我來自於一個特別的地方─南方農業區。

有禮的社會認定我是愚蠢的、懶惰的、無知的、暴力的和不值得信任的人。「白種垃圾」這個詞彙被用在一個因經濟條件所造成的階級貶抑,是很顯著易見的事。

但是,人並非垃圾,我們是地球上推動文明的力量。我們創造了偉大的藝術與科技,並非對面那群人隨便一個大拇指就能把我們跟野獸作區分,只有我們所使用的語言能力才可如此,我們有能力以精確的方式溝通;然而,歷史卻充滿了把其他同胞視為垃圾的堅持,這其實就在集結並送往毀滅。把人類視為垃圾最有效的一次管控,發生在德國的第三帝國時期,制度性地謀殺了好幾百萬人,而且都是他們不喜歡的人,擁有很低的地位與很少權力的人:猶太人、羅姆人(Romanis)、天主教徒、男女同性戀者、耶和華見證人以及殘障人士。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我的岳父曾被納粹逮捕,而且留置在一節火車車廂中。車廂非常擁擠,所以每一個人都必須站著。岳父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他瀕臨餓死階段,後來一位羅姆人給了他半個大頭菜而救了他一命。岳父在成長過程中一直看不起羅姆人,認為他們是愚蠢的、懶惰的、暴力的和不值得信任的族群,他用了好些無所不在的歧視語言去形容。救他的那個人後來死了,岳父從戰爭中活了下來,並因此修正他對羅姆人的看法。

經濟地位的高低決定了階級與飲食,我們根據什麼人最初吃什麼來安排一個飲食等級制度,一直排到了鲱魚、鱔魚、負鼠和松鼠,這些都是窮人的食物。這些食物叫做「垃圾」,所以這些人也叫做垃圾。

當白人菁英份子對窮人吃的食物產生興趣時,食物的價錢就走高了。所造成的結果是,阻止了窮人去吃他們原先所吃的食物,我們的六口之家經常吃混有麵糰與蔬菜的鮪魚,鮭魚與鯖魚的地位也得到了提升。每到月底靠吃便宜魚片維生的日子已經過去,食物的地位提升了,但窮人的地位並沒有,他們能吃的東西只有更少。

要不是人類的介入,所有的食物都是垃圾。除非為了餐飲而遭到屠殺,所有的牛、羊、豬與雞都會死於疾病。沒有人們收割,蔬菜會在田裡爛掉。在我們蒐集原始食材,混入添加物,然後加熱、冷凍與加壓之前,食物都是一種用後即丟的商品。我們的身體可從中獲取營養,並將其轉化為廢物,再排出體外。就像水和鈔票,不管用什麼方式來處理,都是二手貨。

在肯塔基的山區中,我們看起來都很像,就是一個不怎麼整潔的白人,斜著眼,額頭有蓬鬆的捲髮。我們屬於同樣的經濟階層,同樣的宗教,同樣的價值觀和忠誠度,甚至連敵人都一樣: 那些住在柏油路上的人。阿帕拉契山區的人非常懷疑他們的鄰居,對陌生人不信任,而且對於三等親以外的表兄妹也不確定該不該相信。大家根據同一原則運作的文化其實很簡單,就是你不要管我,所以我也不會管你。在搬離山區之後,我發展出不一樣的方式與人互動:我仍然愛唱反調,而且具有防衛性。但我在人際關係方面已較以往好得多,我學會了觀察與傾聽。

在我的生命歷程中,時常發生讓我與美國各處黑人接觸的情況:鄰居、同事,以及同一工作團隊中的成員。一位黑人與一位白人的初次互動,是一次相互評估的過程:那個傢伙討厭我的膽識嗎?經過了幾個世代的壓抑和虐待,這個黑小子會因為我是白人而把之前的恩怨都加到我身上嗎?而且他會不會想要知道我是否又是另一個有種族意識的混蛋?一旦某個人對於另一個人的評估確定沒問題之後,互動就會開始發生。這些互動經常都是以階級為基礎,而且階級會被轉譯成食物。「垃圾食物」不是食物!竟和社會階級有關本文節錄自:《真實的美國:美國社會的不公不義真相》一書,約翰.傅利曼著,好優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