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龍頭承諾「道德、公平和包容」但能信嗎?

文 / 一流人    
2018-08-20
瀏覽數 3,400+
科技龍頭承諾「道德、公平和包容」但能信嗎?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然,如果科技大廠裡的每個人都像休.普萊斯那樣,是位道德哲學家,那就太好了。的確,倘若真是如此,就沒有出版這本書的必要,因為那些矽谷的哲學王會借重公民演算法自動修復未來。這樣的想法是所有想像社會中、首部最具影響力的著作柏拉圖的《理想國》(Republic)的前提,也是此後許多書籍探討的主題,其中也包括被霍爾班畫成骷髏頭形狀的想像之島,莫爾的《烏托邦》。

「Memento mori...Respice post te. Hominem te esse memento,」羅馬奴隸在將軍凱旋歸來的慶祝遊行中叫道。「沒錯,你也不免一死,但在那之前,要記得你是人。」

休.普萊斯的時間塊體宇宙論從某方面來說是正確的。萬物都不曾真正改變。莫爾定律—主張我們對社會的責任—適用於古代、十六世紀的英國、十九世紀的美國、還有今日。挑戰一直都一樣,那就是讓那些畢業於三一學院的各界菁英了解,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這對矽谷這個網路時代的權力中心來說,是一大問題。我撰寫至此,時序來到二○一七年六月底,科技界爆出一連串性騷擾女性的醜聞,為此,500 Startups的戴夫.麥克盧爾(Dave McClure)和賓納瑞創投(Binary Capital)的賈斯汀.加德貝克(Justin Caldbeck)因持續且證據確鑿地騷擾女性創業家而黯然下台。六月稍早,Uber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崔維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也因為長期在這家共乘公司裡的道德爭議,從多次性騷擾女性工程師、到威脅記者、甚至暗中監視顧客,而被迫辭職。

「最有趣的是,矽谷還一直處於認知泡泡裡,不願意正視讓大眾憂心的獨占、隱私和科技工作缺乏保障,更別提它自己的文化了,」《金融時報》的拉娜.福洛荷於二○一七年七月針對矽谷最新發生的一連串醜聞評論道。

所以,是的,現在網路天啟四騎士中,已經有三者—臉書、亞馬遜和Google—加入自我管制的科技龍頭聯盟,承諾在發展AI產品時要兼顧「道德、公平和包容性」,這當然不是件壞事。可是,我們能指望這些億萬公司展現出多少自動自發的道德呢?尤其是他們目前被指控在世界各地從事大量不道德的行為,包括壟斷市場、剝削使用者資訊、不繳地方稅等等—更別提公司內部一再傳出不可告人的醜聞。雖然這些公司本質不壞,但他們畢竟是營利事業,眼裡只有股東或投資人。不管他們做出什麼吸引人的承諾、說出什麼不要當惡魔這類的口號,在矽谷內或矽谷外,對營利公司來說,絕對沒有道德這種事情。無論是好是壞,這些私有超級勢力的目標都是占據市場,而非分享市場。他們的目標是盈利,不是道德。科技龍頭承諾「道德、公平和包容」但能信嗎?

本文節錄自:《修復未來》一書, 安德魯.基恩著,大塊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