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00個機師登陸求生 空姐飛三年就升座艙長

機師、空服員西進〉薪資待遇持平,但升遷快、機會多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賴永祥
2018-07-31
瀏覽數 43,100+
200個機師登陸求生 空姐飛三年就升座艙長
春秋航空晉升服務三年的台灣空服員葉宇晴(左)和黃佳瑩為座艙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陸航空業對台灣人頻頻招手,除了招募空服員外,估計約1/6台籍機師已受聘大陸航空公司。赴陸薪資雖未必大幅增加,但升遷快速、機會多元。

春秋航空的總部與上海虹橋機場僅一條大馬路之隔。5月30日一大早,總部的航友會議中心布置得喜氣洋洋,準備舉辦晉升儀式。

這是第一次有來自台灣的空姐,晉升為大陸航空公司的座艙長。同為台灣人的葉宇晴和黃佳瑩,穿著春秋航空的制服,儀態大方走上台。

通過層層晉級考核的她們,站在台上,手持紅色燙金字聘書,並互相為對方別上新職務的名牌,完成晉升儀式,典禮過程中的每一瞬間,鎂光燈都閃個不停。

「從一個空服員變成座艙長,我真的完全沒想到過,」總是面帶微笑的黃佳瑩說,這是她26歲的人生一次飛躍的成長。

廈航來台招空服 4000人投履歷

的確,相較於台灣航空業,大陸航空公司的升遷快得多了。黃佳瑩和葉宇晴從2015年5月在春秋航空正式執飛,三年飛滿2500小時後,公司便推薦晉升。

熟悉內情人士比較,長榮空姐升任座艙長,約需7到8年,華航可能更慢,有的甚至要18、19年。

為了參與首批台灣空服員晉升座艙長的歷史性時刻,春秋航空董事長王煜特地出席。

「我們鼓勵台灣的乘務員(空服員)與飛行員晉升管理崗位,」王煜盛讚台灣飛行人員的服務態度,兩位空姐獲得拔擢實至名歸。這位每年運送1800萬名旅客的大陸廉航掌舵人接著表示:「公司還會提供更多的管理崗位,激發台灣同事的工作熱情。」

2014年10月,春秋航空是首家正式來台招聘台籍空服員的大陸航空公司,當時近3000人報考,最後錄取、通過體檢且簽約者僅27位。

之後,吉祥航空、海南航空、福州航空及廈門航空等,獲得大陸政府批准的名額後,亦開啟了台籍乘務員的招聘,春秋航空也在2016年來台進行第二次招聘。

今年5月27至29日,廈門航空來台進行2018年度台籍乘務員招聘,繼去年赴台徵才後,這是廈航第二次來台北舉行「專場招聘」。沒想到,今年場面火爆程度遠遠超過去年,超過4000名台灣青年上網投遞簡歷。一連三天,招聘現場所在的台北君悅酒店人潮洶湧,每日不到早上7點,簽到處便排起了長龍。

最終,有156人入圍,將於8月前往廈門,進入體檢環節。相較於去年僅成功招聘60人,今年增加幅度驚人。

據瑞秋空姐教室執行長陳莞茜統計,幾年招募下來,目前台灣人在大陸任空服員約300位。

大陸機師荒 1/6台籍機師西進

除了台灣空服員相繼「飛」到大陸工作,台灣機師的西進也愈來愈多。

2006年,七名被裁員的復興航空飛行員與一名華航機師,受四川航空招募,轉飛大陸,從此揭開機師西進的序幕。接著遠東航空在2008年停飛,63名機師分四批,進軍四川航空和深圳航空。

隨著大陸民航業機隊擴大,機師養成供不應求,近幾年來各大陸航空公司無不致力於向各國招攬機師,台灣當然也不例外。

一位不願具名的航空界重量級人士指出,目前台灣飛行員在大陸,約有200位,而台灣本土的航空公司全數加總共1200名機師,赴陸的比例已是台灣的1/6。

「想飛」的年輕人及資深機師願赴大陸就業,呈現成長的趨勢。「台灣人考大陸的航空公司,給人一種『不得不』的感覺,」多年來、教授各家航空公司報考課程的陳莞茜觀察。

過去,台灣人優先考慮任職的還是台灣的航空公司,因為離家近;其次是外商航空公司,因為薪水更優渥,最後才會是大陸的航空公司。

現在情況改變了,因為近兩年台灣航空公司招募少了許多。復興航空已結束營運,威航也隨之「掰掰」。近來華航只招地勤。再加上,兩岸直航班機減少等,都讓台灣的機會變少了。

其實從薪資看,大陸航空公司開出來的條件,並不一定比較好。例如空姐在陸航的待遇,不見得比想像中「優」。

陸航月薪約為4.6萬~6.5萬元台幣,而華航飛短程線通常是7萬多元,若每月都有兩個長班,更可達9萬~10萬元。長榮月薪落在6萬~8萬元,也是比陸航高。但由於台灣機會減少許多,年輕人不得不往大陸跑。

200個機師登陸求生 空姐飛三年就升座艙長

例如林清婉(化名)就是例子。學生時代就嚮往當空服員的她,還在大四下學期就以交換學生的身分前往上海,畢業後參加各大航空公司面試,本以為準備充足,沒想到均告失敗。直到2017年海南航空招募,才順利進入了夢幻職業。「是海航給了我希望,感謝海航選擇了我,」她說。

到大陸的航空公司工作,「適應」是許多台灣新進空服員恆久的課題。到職剛滿八個月的海航空少盧安順(化名)表示,累成「肝鐵人」是他現階段的最大困擾。

「很累的原因是大陸飛機常常延誤,」盧安順說,他曾經飛北京上海來回,早上5點出門,凌晨12點多才到家。

大陸航班經常受到天氣的影響而停飛,通常延誤超過3、4個小時。而大陸法律規定空服員休息滿12個小時20分鐘就可以再安排下一個航班。例如,若回到家凌晨1點多,便可安排執行當天下午一點起飛的航班,早上11點多得到公司報到,能睡幾個小時?

令盧安順氣結的是,班機延誤的時間無法計算在空服員的工資之內。「飛行小時補貼只有從機輪開始滑行才開始算,地面服務和等待不計薪酬。」

現況不可能改變,能做的就是適應。盧安順一邊在海航工作,一邊等待其他合適的面試機會,希望「考回台灣」。

「如果可以考回去,首選當然是華航,畢竟我想回家,」盧安順想了想又說,考進華航是理想,但是機會之門很窄。

由此可見,機師與空服員西進,可能不是他們自願最好的選擇,只是不得不。

>>馬上看【32週年慶專題:我該不該去大陸?】完整報導

數位專題
「萬七」行情震盪,尋找台股「護國群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融兩岸財經職場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