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上海,小市民

文 / 許彩雪    
1996-10-15
瀏覽數 11,550+
大上海,小市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陸經濟改革走到一九九二年時,上海的精神風貌、自信心卻是第一次跌到谷底。

當時,上海還沒有正式捲入中國經濟開放的浪潮,眼看著南方人快意昂揚,上海人還在冷灶裡,心裡老是生悶氣。一個上海人略帶誇張地回憶,當時中國城市沒有人看得起上海人。上海人到鄰近的城市買東西,還被斥責「不要你們來買,討價還價,煩死了。」

仰望北京,上海人心裡更委屈。他們認為,一九九一亞運會有大部分資金靠上海提供,北京人到上海卻嫌上海破爛,聽在上海人耳裡,很不是滋味。

可是到了九三年,北京人又回過頭來說,「你們上海人發了。」

幾年拚命追趕,上海經濟成長迅速,上海人機會多了,信心恢復了。「上海人現在各安其位,心裡很平靜。」上海新聞報記者朱聖弢說。

上海人心平和了,一些有識之士開始進一步提出新課題,上海如何從上海的歷史和現實,市民的傳統與個性中,提煉出一種適應現代都市新品格?上海人獨特的精神力量在哪裡?

實用又開放

歷史的淬練,造就上海人性格中的不變。

觀察上海人精神,實用主義是其一。記者朱聖弢舉例說,上海話不像北京話曲折,而是通常不把話說得很白,語音短促,主要作敘述用,強調談話者彼此默契。

上海人對冷凍食品和快餐特別容易接受,恐怕沒興趣經過一道道手續地包餃子。台灣銷售冷凍水餃的龍鳳集團,就以此作訴求,「包餃子錢讓我賺了,你們省下時間去賺別的錢。」

因為時間對上海人愈來愈重要,大多數人慢慢習慣忙了一星期,週末才逛街買東西的生活步調。經濟富裕一點的,則把家事、托幼「外包」,而專心事業,認為這種良性循環很好。

另一位上海人說,上海人講究實惠,表現在「講明白請吃飯就是請吃飯;代你買東西、或是送你,都講得明明白白」。在商場上,進入談判就親兄弟明算帳,談完後的優惠是另一回事。雖然外界認為上海人太精明,不好做生意,上海人卻自認事情一旦談成,經濟效益往往是最好的。

「上海人對講道理不見得認同,除非真的看到效益。」在上海信義房屋工作的上海人周成浩分析,上海有些法規是幾十年前留下來的,合法但不合理。這時,上海人就會打擦邊球。例如,房屋租賃兩造起糾紛,房客遭房東扣押金,由於相關法令末明確規定該如何處理,結果協調下來,法令放一邊,雙方各打五十大板了事。

上海人精神之二,是開放意識、世界主義的傳統。過去租界時期上海大公司多,上海人要自己作小老闆並不容易,即便到現在還是如此。「打算創業的上海人不少,成功的卻不多。」周成浩說。於是上海人打算與其自己闖蕩被淘汰,不如在別人公司穩定發展。因此上海人為外國老闆打工,願意當高級職員,早已成性格傳統。

一位歷史學者戲稱,早期上海人陸徵祥、顧維鈞在北洋政府做總理、外交部長,都是為老闆打工。陸徵祥在被袁世凱徵召作總理時,要求要八點上班、五點下班,袁世凱說,「那就可以了。」上海人因此培養的管理能力、事務精神、敬業等職員素質,是全大陸少有的。

朱聖弢覺得,上海人一直以來往外跑的積極性不比台灣差,如外嫁、國外求學等等。

因此上海人的開放意識,有別於中國各地的民族主義。「義和團意識在上海不太可能。」一位歷史學者說。

一位三十歲的男性上班族也說,愛國主義在上海被認為是較虛無的,並不常掛在嘴邊。只有碰到重大事情如此次奧運,一般大陸人認為西方國家有意排斥中國選手,上海人才會有類似的反應。

自己管好自己

一位文人觀察,上海人的性格特質,主要肇因於擁擠的城市物的壓迫。生活空間狹小,公用空間多,處處必須顧及他人,不太能張揚個性,因此上海人傾向自己管好自己。也由於資源競爭相對激烈,生活的概念必須由物的擁有來測量,養成上海人只專注眼前利益,「性格黏呼,不乾不脆。」上海解放日報記者單月萍認為,有些上海人方圓之內游刃有餘,但衝勁不足。

反映在生活上,是講究生活品質。上海人常是居室外面亂七八糟,室內佈置卻非常講究。一位計程車司機不斷喊著生活艱苦,當外人提到不如在家電用品上省點錢,他卻連聲說,「這怎麼可以?人家要以為我真不行了。」他們認為這是面子問題。

文化界更以「小市民」形容這類上海人。上海社會科學院學者李天綱指出,所謂小市民性格,追溯源頭,是早期江浙一代移民,將在茶館聽書、澡堂洗澡的生活習慣搬進上海。演變下來,「婆婆媽媽、關心小問題、眼前利益,不關心將來。」李天綱歸納。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沒有擎天重任感的上海小市民,自有一種別具風格的生活態度。上海男人洗衣煮飯帶小孩,被視為很平常的事。「上海女性不具賢妻良母的觀念,丈夫也要扮演家庭角色。」在奧美廣告公司任職調研助理的苗建華說。早期上海就是男生洗被子,女生洗衣服的分工方式。她說,有一次,公司要連開四天會議,只見一個男同事姍姍來遲,一經追問,「不買好四天的菜,洗好放冰箱怎麼成?」這位男同事說。

但是卻有愈來愈多人認為,上海人要學著怎麼更大器、更有魄力。「上海人要增加一點陽剛之氣。」上海市長徐匡迪就期許市民。

他發現,上海失業者即使有新工作在眼前,也挑來挑去不願做。考不上大學的年輕人,家裡就把他養著,「像朵花似的」

還有得鍛鍊

另一方面,一些到北京念大學的上海年輕人卻覺得,上海城市和人這幾年已經發生變化,北京或外地人卻仍對上海人有偏見。有時候,他們只好不主動說出自己戶籍,以免對方有先入為主印象。一些學生無奈地說,與北京人相處,他們常常處在兩難當中。因為北京人老是覺得上海人小氣、會算計、不易交朋友。於是有些上海人想要改變這種形象,卻又被北京人說,「你不像上海人。」

上海人單月萍自我觀察上海人,發覺他們性格的確有所轉變,其中之一是比以前謙虛了。而謙虛也許是不安定感的一種反射。

上海現在共有數十萬人在一萬五千家外資企業工作,以前為國家,現在為老闆,生活概念於是起了大變化。

學者李天綱指出,一般人對未來缺乏安全感,主要反映在擇業問題,「很多人擔心能否保住現有收入、職位。」他說。外國公司薪水雖高,但是會在上海待多久?好的國營企業能否繼續維持?在銀行工作,被認為是好差事,但同樣也無法確定是不是鐵飯碗。

在上海信義房屋擔任店長的汪成浩就指出,就業市場競爭相當激烈,曾有同事一年換三、四個工作,結果還高不成、低不就。

「做得不好就要下來,壓力很大。」他自己也感到職位重擔。汪成浩先前任職上海經濟管理幹部學院,已有七年工作經驗,現在仍始終自認為管理觀念、外語能力還要加強,才能提升自我實力。

在此情況下,前幾年不願意當公務員的上海人,現在又有很多人準備轉換跑道,加入公務員行列,認為收入雖然中等,但是國家機構應該比較穩定。但其實,公務員門檻也逐漸升高,因為許多國營企業單位員工未來可能轉任公務員,將占下不少名額。

前幾年興匆匆下海的現象,也變得不再急迫,一些學生念完大學後打算再上研究所。有些人則是在下海後,選擇再去念書。

一位企業界人士說,照上海的發展速度,需要能管理大資金、大企業的人,上海人還得鍛鍊鍛鍊。

作家張愛玲生在上海、八歲又回到上海度過少女時期,她在作品「流言」裡,曾如下描寫上海人:「上海人是傳統的中國人加上近代高壓生活的磨練。新舊文化種種畸形產物的交流,結果也許是不甚健康的,但是這裡有一種奇異的智慧。」

新的上海性格是什麼?還沒有答案。但上海人也評會運用這個智慧,塑造新的城市人的品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