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潛意識:砍掉你的隱形負思維,奪回命運自主權》

絕不休眠 24小時都在工作的「潛意識」

文 / 一流人      2018-07-22

絕不休眠 24小時都在工作的「潛意識」


時時刻刻都在運作

你的潛意識每天24小時都保持清醒,從不睡覺。就算你被麻醉,潛意識還是依舊清醒。在舊金山職業的外科醫生齊克(Cheek),於1970年曾在《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上發表臨床案例,證明病人可以在手術中聽到醫生的對話。

齊克醫生的兒子,也聽得到這些對話,因此深受其害。他的兒子患了「充血性心臟衰竭」的問題,需要透過手術治療。手術相當成功,但他兒子術後卻得到了憂鬱症,並常常上氣不接下氣。

透過對兒子催眠,齊克醫生才發現,兒子在手術中,聽到外科醫生說:「……這個我們治不好。」詢問操刀的外科醫生後,其中一名醫生說,當時他們發現第二個充血性缺陷,不過這個缺陷不太嚴重,不值得冒險開刀,反正此缺陷會自己痊癒。

不過,他的兒子的潛意識只聽到片斷的「這個我們治不好」一句話,便片面認為自己的病好不了,而這個孩子的潛意識斷章取義,並根據他相信的事實反應。

把每句話當真

你的潛意識不理性,也沒有判斷能力。潛意識沒有常識,也沒有幽默感,而是會斷章取義,並把每句話當真。如果某人被催眠的時候,別人問他:「你可以告訴我你幾歲嗎?」擁有邏輯的顯意識,會了解發問者想知道此人幾歲。不過潛意識只會照字面解釋問題,並回答:「可以。」

父母和老師常常會用下面的負面字句責罵孩子。儘管他們可能出於愛之深,責之切,但潛意識會完全照字面意思,解釋這些責罵的言語,而在孩子年幼時,顯意識會完全一字不漏地將這些訊息,毫無保留地送進潛意識中。

「你這笨孩子。」或「你好笨。」

「你這又胖又笨的孩子。」

「你這白痴。」

「你就是學不會喔?」

「你怎麼老是做錯?」

「多吃點才會健康。」

有種叫做「器官語言」(organ language)的現象,就是潛意識斷章取義接受話語的例子。器官語言是說,強烈的情緒鎖住了身體某部分,導致此人生理上產生不適。史德曼(Alice Steadman)在其著作《與我何干》(Who’s the Matter with Me),便指出,在心理神經免疫學這個新領域中,已經有科學證據,為器官語言這類現象背書。

「那讓我脖子痛。」

「喔!我背痛。」

「那讓我不舒服。」

「那讓我背痛的要命。」

「我受不了啦。」

通常這些話不會對一般人產生反應,不過講久了,或是帶著強烈的情緒講這些話,這些話就會產生效果。

李恪朗(Lecron)提出一個案例:有位病人口中有惡臭,因此消瘦不少,導致健康受損。醫生也不了解他口中的惡臭,究竟從何而來。在探究病因的過程中,李恪朗發現此人差一點要上法庭作證,假設他出庭作證,那被告,就是他最好的客戶,就會被判有罪。他最後不用出庭,不過這件事卻讓他的口裡留下了惡臭。

榮格(Carl Jung)也曾提到一個案例:某個氣喘病人「無法呼吸家中的空氣」,這個病人也有長期消化不良的毛病,「無法在某些情況下消化食物。」席格爾(Bernie Siegel)醫生提出另一個案例,指出某個乳房被切除的患者,和姊姊之間的長期不和,導致她需要從「胸部取下東西。」

柏朗妮(Sylvia Browne)在自己的暢銷書則提到,有一位死於胃潰瘍的病患,在死前不斷重複:「我再也活不下去了。」柏朗妮也分享自己的親身體驗:當她的家人「對她不滿時」,她的膀胱發炎。(譯註:英文的某些和器官有關的相關用語,其實是用來表示說話者的心情。但對本書提到的病患,卻造成身體器官的影響。

那位切除乳房的病患,因為和姊姊長期鬧得不可開交,因此需要get something off her chest。字面的意思「從胸部取下東西」,引申的意思為「卸下心上大石」,結果她的乳房竟因病被切除,胸部的東西遭到取下。

死於胃潰瘍的病患,說自己「活不下去」時,是說「I just can’t stomach life anymore.」在這裡stomach作動詞是「忍受」的意思,但stomach也有「胃部」的意思。

最後,柏朗妮說家人對她不滿,是用piss off這個片語。而piss是「小便」的意思,因此導致她的排便器官膀胱出問題。)

本文節錄自:《精進潛意識》一書,哈利 ‧ 卡本特著,大寫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職場生涯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