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今年,是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文 / 一流人      2018-07-13

希望今年,是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希望今年,是單身的最後一年

對單身的人,過年假期總是特別長。

單身的年假一成不變:睡得多,卻比上班還累。想除舊佈新,家裡卻比機場還亂。上床前,刷一遍臉書上大家出國玩的照片。醒來後,跟家人到不同餐廳暴飲暴食。每天都想振作,最後每天都過得很廢。

初二明麗出門逛街,坐上計程車,司機問:「今天是回娘家嗎?」

「對啊!」她配合。

「還沒小孩?」

「老公先帶回去了。」

過一個年,像熬過一週的期末考。

年後是明麗生日,南西號召了閨蜜,包括大學死黨,還有小學同學春芸。春芸住高雄,特別上來。

吹蠟燭時,大家逼問心願。明麗説:「第一個當然是加薪。」

大家拍手叫好,講中大家的心願。

「還想當女強人啊?」

「什麼女強人?只是在混口飯吃。」

「好無聊的願望!感情呢?」

「隨緣囉!」明麗祭出標準答案。

「『隨緣』」南西嗆:「就是『放棄』。」

「想結婚嗎?」

「這年頭結婚好難。」另一位已婚朋友插話,「好女生一堆,都單身!」

「是啊!同志都結婚了,我們還單身。」

「如果真想結,要積極一點。」已婚的春芸說。

「對,多去參加活動啊!」

「什麼活動?」明麗問。

「聽演講、上健身房、上EMBA、上廚藝課、學做手工麵包、養隻狗……都有幫助。」

「為什麼養狗有幫助?」

「因為台灣男人不敢跟女人搭訕。你遛著狗,可以成為男人跟你攀談的話題。『哇,你的狗好可愛喔!幾歲了?』」

「台灣男人如果不敢跟女人搭訕,一隻狗會讓他們更有勇氣?」明麗問。

「至少比要台灣男人直接跟你攀談來得容易。」

「也是,」明麗無奈點頭,「上次有男人跟我攀談,是問我善導寺是哪個出口。」

「那就是搭訕啦!善導寺是哪個出口他自己不會看嗎?問你就是想把你。」

「那是一位70歲的阿伯。」

「不要出餿主意啦。你知道養狗是多大的責任?照顧一個生命吃喝拉撒,只為了有一天遛牠時,一個男人會鼓起勇氣跟你聊狗?」

春芸說:「對,我也覺得不能養狗。」

「為什麼?」

「首先,有了狗,就有了伴,你就不認真去認識男人了。其次,男人跟狗不一樣。沒有男人會像狗那麼聽話,那麼配合。你如果習慣了狗,找到男人也會嫌棄。」

「不會啊,我倒覺得男人跟狗很像!」南西説。

「特別在床上!」

大家笑成一團。南西補一句:「如果一個女人能出去聽演講、上健身房、上EMBA,她的生活已經很充實了。哪還需要找男人?除了精子,男人可以給我們什麼,我們自己做不到的東西?」

「給你愛,給你陪伴,給你忠誠,像狗一樣。」春芸說。

「那是好男人。但好男人有多少呢?能持續多久呢?」

沒人敢回答,甚至是已婚的人。

「的確沒必要。特別到我們這年紀。」單身朋友説,「我讀到一篇報導,32歲以後結婚,每大一歲,離婚率增加5%。」

「什麼意思?」

「33歲結婚,離婚率比32歲結高5%。34歲結婚,離婚率比33歲結高5%。」

「這還得了,那我們……」

「再過幾年,還沒結婚就離婚了!」

爆笑。

「我也覺得女生沒必要結婚,」已婚多年的朋友説,「結婚對男人好處很多,對女人就不一定了!」

「同意!男人都期待你伺候他。我老公最近問我,為什麼不再幫他剝蝦。」

「你幫老公剝蝦?」

「剛結婚那幾年幫他剝。但有了孩子之後,照顧孩子吃飯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幫他剝?」

「這是技術問題。」明麗說:「你們家就改吃蝦仁,誰也不用幫誰剝。」

「沒用。我們會為誰該去腸泥而大吵一架。」

「剝就剝嘛,老公不就是另一個孩子?」

「對啊,他幫你剝衣服,你幫他剝蝦。」

「問題是,結婚不到兩年,他就不剝我衣服了啊!」

「真的!這年頭,要找一個吃蝦的男人都不容易。都是草食男,都吃素。」

「結婚沒那麼重要,但找個伴倒是真的。」春芸說。

「這年頭要找伴也不容易啊。」

「炮友比較容易。」南西說。

「要從認識的人下手啦,主動出擊很重要。」春芸說。

「你是說炮友還是伴?」

「都要!都要!」大家起鬨。

「我有一個朋友,有憂鬱症,有一晚覺得很孤單,看手機裡的通訊錄,打電話給一個很久沒有聯絡的女生。那女生來看他。後來他們開始交往。半年就結婚了。現在這男生好得不得了,什麼病都沒了!」

「應該是換他老婆得憂鬱症了吧!」南西再刺,姊妹們大笑。

大家七嘴八舌,單身、結婚、男人、女人……每個人都有意見,沒有人知道答案。

「別吵了,讓明麗許願吧。」春芸問:「第二個願望?」

她看著這群閨密,很感激她們。雖然她們只是用幫她出主意的方式,發洩各自的挫折。但聽了她們的困擾,明麗突然覺得自己沒那麼糟。

但她也知道,這樣的聚會一年只有一次,其他364天得靠自己。

於是她說:「第二個願望是,找到一個伴。但我不要相親、不要介紹。我要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規則,最後成敗自己負責。」

一陣歡呼,甚至有人敲桌。

南西吐槽,「又在撂狠話了。」

明麗回嗆:「輸人不輸陣嘛!」

「第三個呢?」

燭光映在明麗臉上,把她的眼睛照得特別亮。這一刻,她看得很清楚。

蠟燭沒說,大家沒提,但她知道自己36了。

她吸飽氣,吹滅蠟燭。

她沒有說出口,但蠟燭滅時,她點燃的心願是:

「希望今年,是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本文節錄自:《我單身的最後一年》一書,王文華著,蛋白質女孩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