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愚勇-張光值得考古熱情

文 / 蕭富元    
1996-08-15
瀏覽數 11,450+
愚勇-張光值得考古熱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年前,當中研院院長李遠哲遠赴哈佛大學借將,商請張光直擔任副院長時,台灣社會還沒有多少人認識這位考古學家。

但一手建立哈佛大學中國考古學研究的張光直,早已聲震國際考古界,並以他在聚落考古、文明起源研究的獨特地位,膺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及文理學院院士。台大大氣科學系教授林和甚至推崇,張光直是屬於國寶級的學者。

雖和李遠哲僅有數面之緣,但張光直認同他的理念、見解,於是向哈佛大學告假兩年,回國領導並整合中研院的人文學科。

張光直獨特的出生背景,就注定他與考古的一生奇緣。有台灣新文學之父美譽的父親張我軍,為二、三十年代的作家,台灣白話新文學運動的奠基者。張光直會選擇考古人類學為終生職志,是因為小時候在父親書房讀到父親翻譯的日本學者西村真次著作「人類學汛論」,以及高中時代閱讀裴文中的「中國史前時期之研究」,才決定要專攻考古人類學。

一九五0年,張光直以第一志願進人第一屆台大人類學系(原考古人類學系)。畢業後,申請赴美留學,原本哈佛大學同意他進入美術史研究所,但張光直非人類學系不讀。

沒有張光直的堅持,台灣史學或許就不會有今天蓬勃的局面。

讓學術與政治分道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