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失落的宮殿-哀悼子宮

文 / 蕭富元    
1996-07-15
瀏覽數 17,850+
失落的宮殿-哀悼子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將你一刀割除,拆卸你年久失修的房屋,和那些日積月累匯集的違章建築,確實是我神智清明的毅然抉擇,永遠向你告別。」研授藝術美學的朝陽工學院視覺傳達系主任陸蓉之,戲謔地寫出她「告別兒殿」的心情。兩年前因為子宮肌瘤「大得像個柚子」,她決定拆掉子宮裡的「違建」,一刀切除孕育她三個小孩的子宮。

陸蓉之不諱言,失去子宮,好像失去女人具體而微的象徵與標記;但是這種女性自主權的極度延伸,卻讓她獲得和男性一樣的生理平等,從此她不必再擔心每個月要流血、肚子痛。

在台灣,將生育宮殿徹底拆除的婦女,約有三十幾萬人。依照中央健保局年初的統計,每年約有兩萬四千名婦女接受子宮切除手術;在女性的一生中,平均每五個婦女,就有一位要面臨子宮切除的命運,比例之高,超過歐、日各國。

遭逢性別「認同危機」

但是,像陸蓉之這樣,能坦然笑對失去子宮的婦女,並不多見。多數婦女在切除子宮之後,會出現程度不一的憂鬱、沮喪等心理適應不良問題。婦女對子宮切除也是諱莫如深,不願讓別人知道。

摘掉子宮和切盲腸、腎臟、割扁桃腺最大的區別,就是婦女的心結根源--「自己還是不是女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