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老身頌

文 / 一流人    
2018-03-20
瀏覽數 6,200+
老身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半夜醒來,覺得口乾舌燥,口腔上下黏在一起,乾涸異常,難受得不得了,非得起來灌大半杯涼水才行。一個晚上至少起來兩次,每次起來,深深感覺到「沙漠」的意義,我的嘴就像一大片沙漠,滴水皆無,而且正在持續地乾涸下去。

這是什麼怪現象,真不懂。么女說可能是屬於一種「乾燥」症吧!

有的人得乾眼症,我聽過,但是舌乾症可沒聽說。還好我是樂觀的,喜愛唱歌的我,並不在乎舌頭口腔夜晚的乾涸,只要讓我白天練。歌的時候可以發出聲音,不那麼乾涸,不乾到影響聲音就好了。

但, 身上只有舌頭有毛病嗎? 才怪, 眼睛也是不舒服的, 十多年前因為眼睛不適去看診,竟被誤認為青光眼,點了兩年的藥水,幸好,後來是被另一家大醫院的醫生平了反,才知道我沒有青光眼,卻點了青光眼用藥,如此折騰下來,眼睛當然不會有什麼健康可言,甚至一直處於「弱」的狀態下。看書超過一小時就累了,眼睛就茫了, 電視電腦當然更不能長時間面對。更怪異的是,下眼皮處常常一跳一跳的,說什麼跳財跳災的,結果什麼小財都沒撿到,去看醫生,他說是眼睛太累的關係,「少看書,少用眼」就沒事的。

跳舞的人得練腿練腳,什麼都不會跳的文人只有用眼的份,叫我少用電腦還可以,叫我少看電視也行,叫我少看書看報? 那我不是如同廢人了嗎? 不用眼,文人還能做什麼?

還有還有,我的手早年得過網球肘,到現在只有愈來愈嚴重的趨勢,雖然外表不太看得出來,但一臂之遙的咖啡杯,我拿起來送進嘴裡都會一路地顫抖過來。

我走路還很快,這是我的強項,但是如果低頭一看,別人都會大吃一驚,這是什麼腳趾頭啊,大拇趾爬到二趾上面,這不是拇趾外翻嗎? 太恐怖了。每天都只能穿著夾腳的「勃肯」鞋才能走路,每天腳趾全露在外面,簡直是個野老太婆。

還不只這樣呢! 夜晚醒來,爬不起來,因為髖骨痛得厲害,要拍打一陣子才能勉強起來。不過,說也奇怪,晨起後,走動走動,又彷彿沒事了。只有自己知道,身體各部分時時發出了不同的雜音。

有一陣子,後腦兩側經常發痛,也去看醫生,做過腦波檢查,結果是沒事。醫生說:「腦裡沒有長東西,腦波也沒有很大的變化。」 得到這麼好的答案,只好放心地回家了,不小心碰到還是很痛,有什麼辦法? 只好罵它一句「神經」了。

十八歲時因為工作緊張的關係,得了胃潰瘍的毛病,那時有母親在,把我的胃視如寶貝,刺激性的食物絕對不碰,咖啡、濃茶是絕緣體,只能遠遠聞著吞口水。這樣過了幾十年,退休後,不知不覺忘了那些護胃規則了,於是不顧忌茶、不顧忌咖啡了,管它呢,喝吧! 好像也沒什麼大事,這才發現生命裡增加了不少芳香的氣味。

人生七十古來稀,現在的我,已經超過七十好多年了,偶有這裡痛那裡痛的,想來也就是這樣了。

記得十九、二十歲的時候,我就常按著右邊骨盆喊疼,見我多次如此,好友珊不禁語帶不耐地說:「妳每次都說那裡痛……。」

很高興七十多歲了,還偶然在那個同位置上時有時無地痛著,想起珊的話,我對自己的身體有著無限的感激,雖然這裡痛那裡痛,但是感謝它,它還是一副看起來不錯的老架子。

老身頌

本文節錄自:《老後的心聲 其實長輩們是這麼想:一群人的老後2》一書,黃育清著,四塊玉文創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