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當過去的受害者!用新記憶取代受創回憶

文 / 一流人    
2018-03-02
瀏覽數 9,700+
不當過去的受害者!用新記憶取代受創回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何建立正確的社會線索解讀

我們在解讀社會線索上各有偏誤。由於每個人的過往都是獨特的,這些偏誤也就是每個人獨有的。例如,有些人看見一位衣著得體的男性鬆開領帶,笑得一臉輕浮,可能就疑惑著他想玩什麼花招,或許還懷疑起自己周圍的情況;其他人對同樣的訊息,也許有不同的解讀。我們線索解讀的偏誤通常不會害我們步入罪惡之地,就好比我的例子,但如果這些偏誤相當極端,而且沒有加以約束,它們仍然足以劇烈影響我們的生活。

研究已經顯示,有幾種線索解讀的偏誤十分常見,尤其若它們影響我們解讀世界的方式,已經開始變成一種固定慣例時,可能特別容易引發困擾。在長期研究中,這些已經被證明能有效預測出重大的關係問題,甚至是精神症狀,例如多年後出現憂鬱症、焦慮、成癮症狀。

不要自己預期受到拒絕:想像你打算和朋友見面,約了下午六點在咖啡館見。六點半的時候,你開始渾身不自在,因為只有你一個人。你查看手機,但是沒有電子郵件、簡訊,也沒有留言。到底怎麼回事?你將眼前的已知訊息編碼:預定會面的人沒有出現,而你沒有接到任何消息。現在來解讀資料:你的本能反應是什麼?擔心出事?朋友遲到了?或許朋友忘記了,而忘記的原因和你無關?

以上都有可能。但如果,你曾感覺受過怠慢、忽視,或人生中有那麼一刻渴望著更受歡迎,你或許會開始懷疑──甚或假設──你被放鴿子了。現在你覺得有點生氣。就算最後朋友出現了,他也有合理的解釋,但這些感受或許還會持續存在。這種徵兆,就是心理學家潔拉丁‧唐妮(Geraldine Downey)稱為「拒絕敏感度」(rejection sensitivity)的一種偏誤,這是種預期受到拒絕,並且對拒絕產生情緒反應的傾向,它會造成一輩子不受歡迎的循環:我們希望受到歡迎,但又假定我自己得不到,於是反而更加渴望。這類型的偏誤可以預測出人生許多相關的負面後果,包括不滿意自己的外表、在工作崗位上心力交瘁、憂鬱,以及孤獨。拒絕敏感度高的成年人,甚至更容易罹患傳染病以及心臟病。

難道,對拒絕敏感的人不能自主選擇做出不同解讀嗎?他們難道不能看清自己太悲觀,於是開始在心裡改正自我批判的偏誤嗎?換句話說,他們不能改過來就好嗎?沒那麼容易。過往的社會地位以及衍生的偏誤可能會改變大腦迴路,需要費一番功夫才能消除。

在一個實驗中,學者要求受試者完成一張拒絕敏感度的標準量表,量表中包含許多假設的社交情境,這些情境會讓人產生「強烈預期自己將遭到傷害或遺棄」的感覺。獲悉受試者的拒絕敏感(高或低)之後,學者接著要求受試者觀看另一群人的照片,在預期被傷害或遺棄的情況下,猜猜看自己會被裡頭每個人喜歡或不喜歡。在等著聽結果的時候,每位受試者的大腦活動都以功能性磁振造影儀測量,以顯示對於社會評價的神經反應。這個研究結果特別有趣,因為要探究的並不是人們在知道自己被拒絕或接納時大腦如何變得活躍;而是想要知道,當人們預期自己被拒絕或被接納時,大腦如何反應。

結果發現,拒絕敏感度低的人,大腦中某個區塊的神經反應相當溫和。學者因此推論,他們並不特別在乎陌生人是否喜歡他們。陌生人對他們喜歡與否,和他們如何看待自己,兩者沒什麼相關。

但對於拒絕敏感度高的受試者來說,在預期接納或拒絕時,同一個區塊的神經活動就相當強烈,顯現他們相當看重這類型的社會評價。換句話說,高度拒絕敏感的人認為社交回饋非常重要,並且強烈關係著他們的自我感受。

不要假定他人懷有敵意:另一種常見的解讀偏誤是,有些人在情感不確定的狀況中,會傾向先假定他人有敵意。記得上一段提到那位在咖啡館遲到的朋友嗎?有「敵意歸因偏誤(hostile attribution bias)」的人,可能會認為這是對方故意失約,因為朋友心地本來就很壞。這類型的偏誤常見於青少年時期不受歡迎的人們。

如果要探究一個孩童是否懷有「敵意歸因偏誤」,科學家會請他解讀模稜兩可的情境,例如「你把最喜歡的玩具借給另一個小孩,結果還的時候,已經壞掉了。」或者「你坐在椅子上吃午餐,有人從背後走過去,手裡拿著牛奶,潑得你背後全是牛奶。」孩子們聽完這個敘述之後,接著講出他們認為發生了什麼、原因又是為何。

多數孩子會說這些只是偶發事件。但某些孩子,尤其是曾受同儕拒絕的孩子,始終相信這些都是壞小孩故意做的。而隨著他們年紀增長,累積下來的不受歡迎的經驗又加重了他們的這份偏誤。之所以會這樣,或許是因為對於某些孩童來說,敵意歸因偏誤其實是一種適應的方法,讓他們用來解讀人生經歷。這些孩子沒有受到同儕善待,因此他們在成長過程中保護自己不受社會不美好的影響,這也是合情合理。不幸的是,即使青春期的殘酷已然褪色遠去,有些孩子卻自始至終走不出這份偏誤。

長大之後,曾有敵意歸因偏誤的孩子變成了我們偏執的鄰居、憤世的同事,也就是在家中和職場出問題風險更高的那些人。擁有這種偏誤的母親,更容易假定別人對她的孩子抱持敵意,甚至更容易假設自己的孩子是故意對外界帶著敵意,從而導致她們的孩子也就真的更容易出現攻擊行為。父母中的一方若具有敵意歸因偏誤,也容易對戀愛伴侶展現攻擊行為。

根據職業心理學家的研究,擁有敵意歸因偏誤的人們比較容易出現職場攻擊行為,他們遲到,缺席會議,浪費支出,引起同事反感,還可能向外人批評自己的同事。如果被人打斷、意見遭受忽視,或是貢獻沒有獲得感謝,他們也比其他人更容易變得生氣或焦慮,甚而辭職。

謹慎選擇自己的行為:青春期的經歷不僅影響我們的線索編碼與線索解讀,在社會訊息處理的那一瞬間,也會影響我們採取的行動。這些「反應偏誤(response biases)」也與人緣好壞的程度關係重大。比如說,某個員工以為,只要表現得精明幹練,就可以融入大家。這個偏誤,可能導致有些人會在職場撒不必要的謊,只為了維護面子。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一群發展心理學家播放一系列霸凌影片給四百名以上的青少年觀看,要求他們想像自己就是霸凌的受害者。在某些影片中,他們看見同儕潑水在受害者身上,而在其他影片中,同儕或辱罵受害者或破壞受害者的玩具,或害他們弄得髒兮兮。每看完一部,就請受試的青少年討論自己若遭人這樣對待,會如何反應。

結果顯示,受到歡迎的人,選擇的行為比較能讓自己修補關係,甚至和這位霸凌者建立友誼。相對地,不受歡迎的人比較熱中於報復、表現出優越模樣,或是徹底迴避這種情況。換句話說,不受歡迎孩童的衝動,是呈現出攻擊、無禮,與消極。這一點,也是種偏誤,但這種不是線索編碼或線索解讀的偏誤,而是在那瞬間如何選擇採取行動的偏誤。

相關研究也指出,生命早期受歡迎或者不受歡迎,同樣的偏誤也會影響成年人,尤其是他們情緒上來或者喝醉的時候,這些偏誤便特別明顯。

你不必當過去的受害者:我們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社交互動,每次事件發生,我們就把周遭世界的訊息加以編碼、解讀,如果情況需要回應,我們就拿出行動。但人的體驗不過就在瞬息之間,往往來不及好好思考;而無數個瞬間結合在一起,充斥我們的生活,影響我們的人際,定義我們的身分,最終決定我們的人生,也決定了我們是誰。

這些自動化的反應能使我們看似擁有絕佳直覺,也能讓我們惹上麻煩。而我們每天眼中所見、如何行動,以及行動的基礎,絕大多數都是中學時期的人際歡迎所引發的作用。這些以往的基礎記憶被反覆參照,大腦便這樣協助我們度過每一天。

如果你在中學時期頗受歡迎,而你的成人大腦最初存檔的都是接納、包容和欽佩,或許這一切看來就像大好消息。你被賦予了一組有利的偏誤,研究指出,這些偏誤促成你今日的樂觀、自信、信賴的天性。但請小心:這也可能導致你對周遭世界抱持不切實際的感受,造成過度自信與天真無知。

如果你以前不受歡迎,從前那些融入的慾望、被拒的傷口,也許就好像永遠不會癒合ㄧ般。這股想要被歡迎的慾望會產生強大影響力,因此值得我們多加努力,減低過往對我們此刻經歷的影響。當我們發現,原來中學時期的經歷一直在幕後影響我們、讓我們不斷重演自己的青春期,這樣似乎令人萬分沮喪,或令人感覺一切都是命運,無法改變。但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記得,自己不必變成過去的受害者。現在的我們知道,在社交生活的每一個瞬間,我們都有機會做出新的抉擇。我們已經瞭解,中學時期的受歡迎度如何影響現在的自己,因此我們就不必淪入「受到過去人生經驗所支配」的命運。我們可以自由改寫歷史!我們可以在社交資料庫裡填入新的記憶,取代受創的回憶。

不當過去的受害者!用新記憶取代受創回憶

本文節錄自:《如何擁有好人緣》一書,米契‧普林斯汀(Mitch Prinstein)著,曾舜華譯,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