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的背後,是你我想像不到的汙染

科技背後的沉痛代價!稀土讓環境陷入死寂

文 / 魯皓平      2018-01-16
科技背後的沉痛代價!稀土讓環境陷入死寂


被稱為「工業維生素」的稀土,堪稱是一切機械與科技的根本之源。它是指釹、鈧、釔、鑭、鈰等17種化學元素的合稱,囊括科技、化工、機械、紡織、石油等產業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這種被廣泛應用的礦物質能提升產品效能,發揮極大功效。

不過,在這樣文明與便利的背後,卻有著嚴重的發展代價。

美國能源局與歐盟近年都對稀土的短缺與汙染現象做出警告,目前在中國的礦物開採項目間,稀土的汙染程度名列前茅,堪稱風險最高。

最近十年,中國在全球的市場上供應了90%至98%的稀土,作為主要供應國,多年的汙染對土地、水源與人民造成了極大的迫害。大部分的情況下,未經處理的重金屬殘渣導致嚴重放射性汙染,這讓內蒙古包頭地區的環境,已經漸漸演變為晦暗的死寂。

稀土的開採其實是很高成本的,但精鍊過後的成本確是低廉到各國搶著要的地步。中國工業部曾經在2012年估計,在江西贛州過去的二十年之間,稀土開採、清理和環境恢復的成本高達就55億美元。

然而,稀土的戰略價值和驚人的環境和汙染虧損成本都不能反映在當前的價格中。事實上,由於價格低廉,2010年中國實行貿易配額後,稀土回收的策略才開始受到重視,但報廢產品中的稀土回收率仍然非常低。

根據聯合國境規劃署報告,2014年,稀土的全球回收利用率不到1%,這當中被回收的主要是用於節能燈泡使用的輕稀土,而不是用於電子產品的重稀土。

以內蒙古包頭為例,實地造訪包頭的金屬提煉工廠,主要業務包含精練液晶觸控面板重要的材料氧化鈰,以及可應用於雷射器材、染色玻璃、耳機、硬碟的元素釹。這些稀土大多廣泛應用於螢光體、磁石、催化劑與超導材料中。

稀土元素大多以不同的比例分部於一大塊礦石中,要將特定的元素精確的從礦石中萃取,必須使用大量硫酸與硝酸將礦石分解,這導致有毒廢物成了稀土開發下最嚴重的環境汙染代價。

事實上,中國雖然占了全世界90%以上的稀土出口,但全世界9000多萬噸的已知稀土含量中,僅有約36%儲存於中國,其餘主要分布於美國、丹麥格陵蘭、澳洲等地。

其它國家之所以不著手於稀土開採,除了工人工資要求較高不符合經濟效益外(因為中國勞工工資低廉),有毒物質所造成的汙染,更是他們不敢貿然開採稀土的關鍵原因。

也正是因此,某些西方和日本的大廠已經把工廠遷到中國境內,以確保能獲得稀土。

實際來到包頭,在包頭稀土工廠周邊有座湖,稱「尾礦庫」,在重工業開始發展以前,此地原本是風光明媚的農田,但現因應稀土礦業發產成為一座「水壩」。湖岸邊與水底下盡是密密麻麻的管線──黑色、濃稠、帶有嚴重臭味的泥水就不斷的注入其中,這全都是毒物。根據調查,水中土壤輻射含量居然超過標準值3倍。

「尾礦庫」建於1950年代,在毛澤東的允諾下,不斷堆積稀土提煉後的工業毒素與廢物,這些毒素會經過土地滲透至地下水,地下水恐再流入黃河河水中──這條孕育中國人民文化涵養的巨流。

你可能很難想像,在工業進駐以前的包頭,也就是1950以前,此地還是鬱鬱蔥蔥的原野、整個城市的居民不超過10萬人。然而,隨著稀土「淘金」熱潮的澎湃全盛時期的包頭聚集了150萬人,全是為了利益而忽視環境的殘害。

也正是因為如此惡劣的環境,此地的自然景致就有如死城,不斷排放的廢氣與晦暗的天色讓這兒槁木死灰,毫無生機、不宜居住,連原本駐守在此的軍隊也裁撤。依據當地的汙染程度,就算勒令停工,恐怕永遠也再也無法修復回大自然原本的模樣。

居民強調,「這裡像是一個真正的外星環境,而且十分可怕。」

從Google地圖看下去,可以發現湖的規模十分龐大,幾乎占了包頭市區的1/4,其周圍有為數不少的小農村。因為中國有關當局並沒有有效、即時的污染防治政策,只注重經濟效益的結果,居民已被濃烈的惡臭與汙染搞的苦不堪言──這是「科技源頭」最黑暗的真面目。

為了抑制如此嚴重的環境問題,中國強調已經提高了出口的關稅限制,冀望讓這些多餘的金額能運用於環境汙染的補救措施上。

而一些企業也漸漸因為環境因素減少使用稀土,比方說莫利礦業,他們正大大減少磁鐵原料中的稀土元素鏑用量,甚至比起前一年僅用了一半。原本在磁鐵中會加入鏑,只是為了在幫助磁鐵於沸點時的水溫下也能發揮磁性作用。

(圖片來源:wfplnewsecuritybeatferrebeekeeperdiscover

關鍵字: 環保兩岸要聞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