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表面與內在

總編輯的話
文 / 莊素玉    
2002-06-01
瀏覽數 10,350+
表面與內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事財經報導已長達二十一年。做愈久,愈覺得這個新聞記者的工作樂趣無窮。

為什麼呢?因為時間愈久,看一件事、看一個人,甚至看一個所謂的趨勢,都逐漸會出現一個人、一件事以及一個趨勢的走勢。

當一件事情出現了一波所謂的走勢,就很有趣了。原本在某一個時點上,你認為某一個人應該在所謂的巔峰,可是沒隔多久,他就陷入谷底;當你看一個人應該在所謂的低沈期,大概人生就是走完了,可是隔一段時間看,他可能又上來了。

問題是走勢必須拉長時間來看,時間太短,只看到一個點,很難有全面的判斷。一件事情也有所謂的走勢,一家企業也有所謂的走勢,一個國家更是如此。

只是重點是你要有辦法活得更久,更有能耐,能堅持從事一個行業或專長更久,才能看到走勢,也可以親身經歷到所謂的走勢。

所以達一廣告公司董事長徐一鳴曾說,「能力重要,能耐更重要。」

所以華新麗華電線電纜創辦人、也是榮譽董事長焦廷標常說,「好的不一定是好,壞的不一定是壞。」這句話出自一個近八十歲的老先生,更是可以得到印證。因為他的人生經歷太多當時認為是一件壞事,可是後來又變成一件好事的事情;也經歷過當時看起來是一件壞事,卻是日後刻骨銘心、臥薪嘗膽的憑藉。

重點在你的能力是否能不斷養成?也在於你是否能堅持原則、堅守專業以及熬得住痛苦的能耐?更重要的是你是否能有一顆善良的心?沒有一顆好的質地的心,或許短時間憑著巧言令色,可以蠱惑人心,但久而久之,人要不要跟你,就看你待人的心。不過,日久見人心,要讓人看到你的心如何,大概也要熬過一段黑暗期,在考驗彼此的認定之後,才能獲得最後的認證。而這段考驗期,可能要三、五年,也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甚至可能要蓋棺也不能論定。

本期遠見人物封面故事中所探討的有兩個主題。

一個是美商優派公司總裁朱家良(見頁74)。這位現年四十六歲、十四年前拿著姊姊借給他的10萬美元到美國加州闖天下。只有大學肄業文憑、沈默寡言,甚至看起來木訥,沒有所謂魅力領導的明星領袖架式,卻已在美國闖蕩出ViewSonic的資訊產品品牌。這個品牌就是在中高檔的電腦顯示器上會出現所謂三隻胡錦鳥標示,也是美國單一顯示器市場占有率最高的品牌。如今朱家良的優派還未上市,他就已擁有百億元左右的資產。

朱家良就是一個典型的不能憑所謂的外表來斷定他內在的人。原來他的外表看起來不善言辭,不是巧言令色的人,可是內心的思緒卻是無比的活潑與靈敏,尤其對於所謂的品牌定位、命名、行銷、甚至人才的引導都有他特異之處。朱家良的父親來自浙江省、他在台灣屏東長大,從小求學的過程不是傳統上所謂的品學兼優,甚至高中(換了第二所高中才畢業)時,有一度他放棄考大學,可是一旦當他決定考大學,他卻可以只要考一次,就立即考上東海物理系(後來又轉社會系沒有畢業)。

從台灣社會傳統的價值觀來看年少時、大學沒畢業、在做挨家逐戶推銷員工作的朱家良,會覺得他的人生可能就此平庸、甚至向下沈淪下去。可是沒有想到朱家良只是在思索這樣地受填鴨教育,可能不是他所要的。他所要的是什麼?他還在內心思索與追求。

直到踏出了校門、到了美國,他的品牌心靈、行銷潛能,才得以釋放出來。這中間他之所以能成功,我想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他能安靜傾聽別人的話、安靜地觀察,不急著表達自己,而是不斷地吸收、反芻,再出擊。

尤其喜歡游泳的朱家良,相信在水中的世界可以讓他右腦的想像力盡情地抒發出來。

所以由朱家良成功的故事看來,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更是要看內心。而內心,不是一般聒噪、重視表面禮儀、形式、學歷、口才、外表的社會人士可以一眼看出的。

所以說當新聞記者的有趣之處是只要你做得夠久,就可以長期觀察人,對於很多事可以有一個長期走勢的看法,因此所寫出來的報導自然會比一般年輕的記者寫得有深度。這也是為什麼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早年是新聞記者時,可以就他長期所觀察的名人,寫出一本令人看了,膾炙人心的的自傳「旁觀者」。因為在他已經八十歲以上的人生,一路所旁觀的名流真的很多,也很有趣。

很可惜的是,台灣的媒體環境並不太重視資深新聞工作者的經驗,有些媒體機構也不懂得疼惜資深媒體工作者的經驗,反而視之如敝屣。而資深新聞工作者也不甘於一輩子執筆,總覺得要坐上管理職才是終生的目標。但是最高管理職只有一個,擔任資深記者又好像沒有成就感,薪資報酬又沒有他們日日採訪的科技人高,所以很多有潛力的年輕記者,會藉著採訪之便,結交企業名流,趁早為自己的轉業鋪路。台灣的媒體業因此又失去了一枝日後可以磨出的好筆。因此,台灣的社會就愈來愈膚淺,因為大半是年輕人在追逐膚淺新聞角度中所寫出的膚淺報導,社會人心如何能沈澱、如何能累積深厚的文化素養呢?君不見美國總統記者會、日本的政治大型記者會,都是一些資深的記者在發問嗎?而台灣呢? 

本期《遠見》雜誌介紹出過《變動的年代》一書的管理大師查理士.韓第指出,當金錢變成重要的目標時,工作的人們便只不過是唯利是圖的人;而雇用他們的人便可說是皮條客。顯然追求專業價值與道德的理想比追求獲利的現實更是長遠追求的目標。除非人們能意識到,企業是為了社會的利益而存在,而非只是圖利自己,否則企業就會失去人們的信賴,最後甚至不再會有人光顧(見頁44)。

另外針對新惠普的合併案,程天縱所提出的合併之後,常見人事動盪不安,關鍵在於兩個不同組織人事的「文人相輕」。歸結而言,還是人的問題以及領導整合能力的問題(見頁210)。

6月是個社會新鮮人離開大學校門、踏入社會的季節。《遠見》特別針對全省二十九所院校、以及八百多家上市上櫃企業做問卷調查,分別調查出社會新鮮人最喜歡的前十大企業(見頁132),以及企業最喜歡錄取的前十五名大學畢業生(見頁146)。

排行榜只是個印象與經驗的參考,關鍵還是在於自我能力如何不斷提升,能耐又如何長久。

本文出自 2002 / 06 月號

第19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