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美爾,梵谷的先驅者

文 / 一流人      2017-12-02
弗美爾,梵谷的先驅者


《追憶似水年華》中讓人心驚的一幕,或許是唯一一幕,是作家貝戈特之死,他猝死在弗美爾的《戴爾夫遠眺》前。一幅畫殺人,並不意外,即使是弗美爾這樣總是描寫北國恬澹生命光景的畫家,他畫中所給予的強悍情感亦足以殺人於無形。

在海牙美術館昏暗的展示小間裡,《戴爾夫遠眺》像一片金箔在遠處閃閃發亮。基本上赭黃的畫,然而黃色顏料在畫中被徹底演練幻變,焦黃、芽黃、檸檬黃、病黃、麻黃、米黃、蜂黃、嫩黃、蠟黃、枯黃、卵黃、磷黃、金黃、韭黃、橘黃、鉛黃、蟹黃、鵝黃……,一切的黃與究極黃化的世界。

在畫中的一小塊土牆上聚焦濃縮了整幅畫中散射卻不可見的陽光,如同淬鍊化學元素般所發現的究極之黃,《戴爾夫遠眺》是一幅關於太陽光線問題的深邃作品。

弗美爾是梵谷的先驅者,擊殺貝戈特的「黃色牆面」不是畫中前景沙灘上晦暗無生命的泥黃,而是搏動著強壯心跳的烈黃。一種直到梵谷出現後人們才真正見識到的黃,n次方的黃。

普魯斯特筆下的「黃色牆面的珍貴材料」,強度匯聚的純粹程度,直到可以殺人。

梵谷寫道:「在我《夜間咖啡館》這幅畫中,我試著要表現咖啡館是一個可能自我摧毀、發瘋、犯罪的地方。」(lettre 677, à Arles, 9 September 1888)

梵谷割耳的阿爾與弗美爾凍結的戴爾夫被一種獨特的黃所連結。

因為晚生的梵谷,我們終於懂得弗美爾的風景。

本文節錄自:《虛構集:哲學工作筆記》一書,楊凱麟著,聯經出版。

圖片來源:ntu.edu.tw

關鍵字: 閱讀生活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