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郭強生再訴親情之愛 致終將老去的我們

《我將前往的遠方》 從「求之不得」到「心安理得」
文 / 林玲瑩    
2017-05-31
瀏覽數 52,300+
郭強生再訴親情之愛 致終將老去的我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立夏過後,大稻埕的日光漫爛,與郭強生相約在迪化街的茶館。

暮色窗櫺,桌燈昏黃,他如一名優雅紳士,拎著暗色帆布公事包,彷彿從他的得獎小說《惑鄉之人》書中日治時代翩翩走來。坐定,他鬆了一口氣地笑說:「這是新書的第一場採訪耶!」

用寫作填補內心瘡疤

他的新作《我將前往的遠方》於6月出版,書寫照顧失智父親五年來的點滴,從一開始的生疏與憂慮,到如今,他也開始想像自己的「老後」時光。

今年53歲的郭強生,黑框眼鏡,說話含蓄,實則內心奔放,愛穿看似穩重、細看卻帶有花俏細節的襯衫。

郭強生16歲開始寫作,筆耕超過30年並屢屢獲獎,是台灣文學界少見的創作長青樹。2014年,時任文化部長的龍應台,頒獎給因《惑鄉之人》得金鼎獎的郭強生時曾如此評論:「郭強生可以如此地混亂,可是你真走進去,會發現他可以如此意想不到的有趣。」

26歲創作第一部同志劇本〈非關男女〉就獲得時報文學獎戲劇首獎,郭強生早期被定調為「同志作家」,筆風冷豔濃稠,擅長書寫都會男女的情愛癡怨。

郭強生不避諱他的同志身分,也曾與圈內友人走上街頭防治愛滋,「有一天我們決定不再躲了、不再說謊,」憶起當年,他抿抿唇,神情複雜。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