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洲左派小格局攻堅

文 / 孫秀惠    
1994-07-15
瀏覽數 14,100+
歐洲左派小格局攻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是歐洲的大選年,許多國家都傳出有變天的可能,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捲土重來的左派政黨。

左派政黨,或稱社會主義政黨,在十九世紀末崛起,一九七0年代到達頂盛時期;一九七四年時,左派在歐洲擁有奧地利、比利時、英國、丹麥、荷蘭、挪威、芬蘭、瑞典和德國等九個國家的執政權。然而到了一九八二年,除了奧地利以外,輸去了所有的江山。其後,北歐諸國的社會黨雖然有輸有贏,在英國和德國則當了十幾年的在野黨。

重獲選民青睞

左派的失勢,主要是因為當初它的社會藍圖已得不到大眾的支持。

社會主義政黨掘起於十九世紀末工業興起時,它們代表了當時龐大工人階級的利益。政策的重心在於強調社會的公平,以高稅賦來支應龐大的義務教育、社會福利、社會救助系統;同時透過國營企業避免經濟利益被少數人所壟斷。

它們奠定了歐洲各個福利國家的基礎,卻也被視為造成稅賦沈重與經濟老大不靈活的政治禍首。

特別是到了八0年代,服務業取代製造業成為主流;新興的白領階級,取代工人階級成為社會的多數,各國的工黨或社會黨就變成徒有理想卻抓不住民心的政黨。

如今,在距離一九八二年的十餘年後,政洽的天平卻又重新左傾。

今年即將面臨大選的芬蘭和瑞典,左派獲勝的呼聲高出雲天。事實上,一九九三年丹麥的社會主義政黨即已重新贏得了執政權,八個月後,挪威的工黨也同樣獲得勝利,荷蘭的工黨則是今年五月大選的贏家;德國執政多年的中間偏右政黨基督教民主黨,在今年的大選中面臨了來自社民黨的強大威脅。甚至連不久前才丟棄社會主義的匈牙利,五月份,選民竟然不要主張自由經濟改革的政府,而重新選擇了由前共黨分子組成的政黨。

左派政黨的情勢大好,被形容為是「十年反撲」。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今日歐洲的左派政黨之所以能夠東山再起,主要是因為它已經不再是過去的左派了。

面對今日的選民,許多國家的左派政黨都從中產階級關心的議題切入,試圖修正過去的一些理念。最大的改變之一,是歐洲的左派愈來愈少談「大政府」了。

目前,面對中央政府無法處理好嚴重的經濟問題,歐洲選民對地方分權的呼聲愈來愈高。抓住了這種氣氛,法國杜會黨打出了增加地方的財政與文化權的口號;英國的工黨則醞釀要修改現行偏向中央集權的憲法。

社區主義受重視

歐洲國營企業的規模,是在半世紀前的左派政府手中建立的。當右派政府這兩年拚命出售老舊的國營企業,左派政黨不僅沒有發出反對的聲音,還轉而鼓勵外國或本地企業在地方投資,增加就業機會。有人說,從前左、右兩派最無法溝通的是經濟政策,未來,最好溝通的可能也是經濟政策。更有趣的是,從北到南,不少歐洲地方上的社會黨員,近來都在談所謂的「社區主義」。他們的理論是:發揚社區價值,可以重建社會倫理,讓大家對是非黑白的判斷更一致,更能體諒別人的需要和難處,社區居民的生活也能更安定。

這樣的想法得到歐洲天主教會的大力支持,使得左派政黨如有「神助」。許多國家地方上執政的社會黨或工黨政府,近來也實際修訂了許多法令,諸如夜間開放學校供社區使用,成立協助老年人的社區義工隊等。

從打擊城市犯罪到設立護士學校,琳瑯滿目但格局不大的政見,可能讓很多人覺得奇怪:以往大刀闊斧提倡社會改革的左派政黨,現在怎麼舞起花拳繡腿的社區工作?

一位英國工黨的黨員解釋:「從大處著眼的政策,無論是出自崇尚自由的右派,或崇尚計畫的左派,經過這二十幾年的考驗,現在都無法取信於民,反而是地方事務能爭取更多的選票。」

德國社會學者穆樂指出,從過去堅持透過社會制度來達到社會正義與公平,到目前提倡倫理重建與社區價值,「社會黨從某個角度來看,愈來愈像綠黨」。

若從環保與消費者保護的角度來觀察,這一點更能得到印證。

瑞典的社會民主黨促成取消農產品進口保護,因為這樣可以使其國內的消費者購買到便宜的茉蔬水果。奧地利的工黨則致力倡導雨林保育,反對南極的探勘。

而白領階級同樣關心的女權問題,也更加具體地反映在左派的政策上。義大利的人民民主黨從去年開始正式訂定,中央常委的四0%要由女性擔任;英國工黨也已決定要有定額的婦女參選名額。

歐人價值觀改變

一般說來,歐洲的左派政黨目前也比右派政黨吏支持人歐洲的理念。他們主張透過歐洲共同體的建立,得以在全歐形成統一的環保、消費者保護、農業以及勞工政策。這些都頗受一般中產階級的認可。

根據調查發現,北歐與西歐民眾的價值觀,在過去幾年間已有了一些變化,他們最關心的事務,若按排名來看,失業位居第一,接下來的卻都是非經濟性的,例如:道德水準的低落、環境的惡化、社會的不安全、個人健康狀況等。

左派政黨這兩年致力從小處著眼--圖書館、大眾交通、生活品質……,的確是抓住了歐洲社會在金字塔中間階層的心情。

荷蘭工黨宣傳部主任漢木特(Hamullte)說得好:「如果社會主義政黨龐大的福利國家理念,目前無法被大眾接受,那麼至少我們可以提出許多小而優良的好點子,特別是那些在外交、國防、經濟之外的政策,來滿足選民的需要而且是最實際的需要。」

歐洲左派這樣的轉變是否其能成功,在今年下半年各國的全國與地方大選中可以見分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