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的財富,你的健康

文 / 林惠君    
1994-06-15
瀏覽數 8,700+
我的財富,你的健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希望全民健保盡快開辦。」任職貿易公司的林文哲語帶興奮地指出,全家除了他有勞保之外,家庭主婦的太太及兩個稚齡小孩看病得自掏腰包,碰上流行性感冒,一個月要花兩、三千元醫藥費,健保將眷屬納入,讓他覺得輕鬆不少。

但對在旅行社上班的張美娟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單身的她現在每個月只要繳兩百多元勞保費,但以後即使她不必負擔家眷,光是個人的全民健保加上新制勞保,「每月保費平白多出五、六百元。」她有些埋怨。

同樣的全民健保,卻遭遇不同的期待反應。北縣勞工局勞工教育中心專員鄭村棋從工作經驗中發現,政府目前的宣傳方式,使很多勞工都以為有了健保之後,就可免費看病。然而經濟負擔的不均等,「顯示全民健保並不是全能健保。」一位經濟學者一語中的。

個人保費增加

全民健保將兩千萬人都納入保險大傘下,解決了就醫的財務障礙,保障全民基本就醫權。但另一項明顯立見的改變,卻是個人保費支出增加。

殷鑑於過去費率偏低,使社會保險成為政府無限制貼補的錢坑,衛生署堅持健保以精算費率為實收費率,企盼達成收支平衡,「個人的保費一定會增加,否則沒有財源!」中央健保局籌備處處長葉金川明白指出。

對眷口較多的家庭來說,健保卻有助於減輕負擔。例如擁有八百多萬被保險人的勞保並不包括眷屬,據行政院估算,目前勞保眷屬每月自付的醫療費用約為八百一十元,根據衛生署規畫,跟隨加保的眷屬只要月繳三百二十四元(以平均投保薪資一萬八千元計算),就可以享有保險。

個人保費增加,主要基於風險均擔。專研社會保險的衛生署顧問吳凱勳分析,由於個人狀況差異極大,有人單身,有人攜家帶眷,有人難得生病,有人卻是老病號;但社會保險要達到社會公平,保費負擔也求一視同仁,「現在眷口少、看病少的人也許比較吃虧,但今天你出錢幫別人,等你需要時,別人的錢也會用在你身上,這是世代的社會互助。」吳凱勳分析。

但出身醫界的立委沈富雄則贊成被保險人免繳費,或只繳低額定費,以便讓所有人進入健保體系,他舉證,日本雖然也是強制加入健保,但有一五%的人不願交保費,反而形成一個缺口。沈富雄認為,高風險族群畢竟屬少數,對大多數人來說,強調風險分擔的健保只是徒然增加保費,「健保是必要之惡,沒辦法雙贏,只能少輸為贏」。

到底每個人要為健保付出多少才算合理?本刊民意調查顯示,以月投保薪資兩萬兩千元為例,贊成月付兩百到四百元保費的比例最高,占二七,二%,這和健保三百九十六元的數字頗為相近。

部分負擔制度

平衡個人財務槓桿的另一個怯碼,是部分負擔制度。衛生署版的健保門診病人,必須負擔二0%到三五%的診療費;住院負擔為慢性病五%、急性病一0%,住院日數愈長,自付比例也愈高。若該版付諸實施,並將採行醫藥分業,健保只給付處方藥,其餘藥品必須由病人自行拿處方到藥房購買。

以一千元的門診費為例,在基層醫療院所就診要自付兩百元(二0%);如果沒有經過轉診,直接到地區醫院要付兩百五十元(二五%),直接到區域醫院要付三百元(三0%),直接到醫學中心要付三百五十元(三五%)。

目前只有公保眷屬必須負擔藥品的一0%費用,勞、農保雖訂定部分負擔但未實行,衛生署健保小組技正戴桂英解釋,為了落實醫療分級及轉診制度,健保的部分負擔不能太少,至少要讓被保險人有感覺,「不是為了增加財源,而是為了預防醫療浪費」,為了防弊,只得高築門檻。

然而現行醫療資源分布不均,城鄉差距極大,都市外的居民未來即使依轉診制度到醫學中心就診,還要加上交通、食宿的花費;且大型醫院往往除了門診之外,還包括許多檢驗項目,費用也高。在負擔比例同樣隨之升高的情況下,這道門檻還可能在無形中再加高。

立委沈富雄則主張「保大不保小」,以分類健保卡做為就診記錄,前六次就診全額自付,之後再給予部分給付,他估計有四六%的人一年門診不超過六次,這樣的設限可以便被保險人在免繳保費之外,也有助於遏止醫療浪費。

「全民健保只是核心」

而台灣地區醫療費用的負擔比例,社會保險、商業保險給付與自行負擔的比例約各半,部分負擔的制度將使自行負擔比例增加。一位保險公司襄理就發現,過去著重壽險的市場,近來購買健康險附加意外險或定期壽險的客戶日趨增多,用商業保險支應將來住院就醫的自付費用,許多保險公司也開始推出針對全民健保設計的健康險保單。

曾參與衛生署健保規畫的瑞泰壽險參事尤之毅觀察,基於整體資源有限及個人需求不同,「全民健保只是核心,能保障八0%的醫療需求及花費已經不錯,剩下的二0%就要丟到商業保險裡」。一位媒體工作者替全家買保險,一家三口每年要交八萬多元的商業保險費,他仍然覺得不夠,畢竟疾病的不確定性太高,他寧可用商業保險的支付額,換取更好的醫療照應。

這樣的商業保險可以自由選擇,但健保卻是不得不然的強制加保,尤其保費增加及部分負擔,和現在便宜而且「一張保單在手,看病從南到北」的作法迥異,民眾首須調整的即是對社會保險的原有認知。

在本刊的民意調查中,五八%的受訪者支持門診實施部分負擔是合理的,卻也有二七%的受訪者認為不合理。中研院經研所教授羅紀瓊明指現在的負擔偏低,「使被保險人不知道今天的浪費就是明天的負擔。」健保得先化解這些冰凍三尺的積疾。

經建會人力規畫處處長張丕繼對化解積疾抱持樂觀的看法。他指出,過去所得不高,保費只是象徵性的負擔,現在保費增加,「會讓付費的人更願意關心、參與和珍惜」。

許多人對全民健保仍懷有瑰麗花園的憧憬,但政府也必須讓所有人明白:買肥料要錢、請園丁照顧要錢、想進花園賞花請自付門票……。健保的成與敗,要看這個社會與它的期望能否同步思考。

本文出自 1994 / 07 月號

第09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