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媒體內容個人化 長期恐窄化閱聽眾視野?

網路酸民 凸顯社會合理性待提升?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6-09-11
瀏覽數 27,400+
新媒體內容個人化 長期恐窄化閱聽眾視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新聞媒體報導內容趨於碎片化、人人都可以是自媒體的時代,媒體應該要如何因應這種變革浪潮、閱聽人需要什麼樣的媒體素養,今天(11日)在一場座談會中,與會專家學者認為在這個時代,亟需搭橋解決媒體經驗個人化、溝通斷裂問題;資深傳統媒體人則提醒:媒體內容個人化,長久以往可能窄化閱聽人視野。

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星雲真善美傳播獎委員會,昨天下午在台北市舉辦「創世代的媒體變革」座談會,邀請端傳媒評論總監曾柏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傳播所教授陳炳宏、好奇心日報台灣特派記者陳莉雅、Omnlnsight詮識數位執行長陸子鈞與談,實踐大學博雅學院教授郭壽旺主持。

新媒體內容個人化 長期恐窄化閱聽眾視野?

這場座談會特別的是,與談人多半是年輕人,台下的聽眾除了關心媒體發展的媒體從業人員外,還有許多資深媒體人,包括聯合報前社長張作錦、遠見·天下文化事業集團創辦人高希均、發行人王力行與資深媒體人趙怡,輔仁大學傳播系教授陳順孝等人。

新媒體內容個人化 長期恐窄化閱聽眾視野?

資深媒體人王力行(右),趙怡(左1)、高希均(左2)、張作錦(左3)、輔大教授陳順孝(左4)齊聚與新媒體年輕一輩討論。

身兼星雲真善美新聞傳播獎委員的王力行致詞指出,科技的改變,重新定義了媒體,大家都在摸索如何透過科技,找到媒體新的營運模式。

社群媒體的興起,是這一波新媒體變化的最大催化劑。曾柏文指出,相較於傳統媒體或是大家口中所謂的舊媒體,新舊媒體最大的差異:從大眾傳播,變成個人化的客製內容;知識權力,由集中變成分散;訊息從階層清晰,變成扁平化。但這種媒體經驗的個人化,演變成一種部落戰爭、溝通斷層,大眾媒體消失等,亟需搭橋者來協助解決溝通斷裂問題。

端傳媒評論總監曾柏文

端傳媒評論總監曾柏文。

在媒體內容個人化的時代,如何掌握內容的需求者,變成是一大重要課題。陸子鈞說,在這個新媒體時代,舊媒體過去穩定的營收模式瓦解,每個人只想看他想要看的內容,媒體要如何掌握渠道,透過科技、大數據、演算法,找到對特定議題有興趣的閱聽眾,將這些議題內容,有效傳送到這批閱聽眾,是他認為新媒體很重要工作與能力。

陸子鈞

Omnlnsight詮識數位執行長陸子鈞。

不過儘管新媒體風起雲湧,但如何在個人化內容的新媒體時代獲利,各方看法不一。曾經在媒體工作過的陳炳宏說,他在這個人人都可以是自媒體的網路新媒體浪潮中,看不到新聞倫理、新聞道德、社會功能的討論,大家都在強調如何利用科技在新媒體中獲利,「媒體如果吃不飽,就餓死吧!」。

陳炳宏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傳播所教授陳炳宏。

陸子鈞則持相反看法,強調當然要先吃飽,但是要如何吃飽,「就要各憑本事。」陳莉雅以該公司為例說,其實新媒體要吃飽,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只要找到正確的受眾、目標與方向,「你要吃多飽?吃到撐嗎?」

陳莉雅

好奇心日報台灣特派記者陳莉雅。

曾柏文則提出另一種思考角度,台灣媒體因爲過度競爭,出現新聞倫理標準向下調降問題,從「專業」定義的角度出發,他覺得或許可以思考,讓「記者證」不只是一個會員(membership),而可比照會計師、律師等專業,要經過必要的考核程序,而成為一個執照(license),一旦專業行為有缺失,會被撤銷執照,對於新聞從業人員來說,可以此向提出不合新聞倫理的老闆說「不」,也進而間接規範新聞媒體。

新媒體的入門門檻很低,人人都可以是自媒體,傳統的新聞媒體社會責任,該由誰承擔、如何承擔?網路上的網民變成酸民、甚至暴民,只有一線之隔。陳炳宏說,現在新聞傳播教育,很多強調要開設因應新媒體崛起的內容,但他回頭檢視,發現新聞倫理、新聞道德與新聞法規課程都不見了。

陳炳宏強調,當網路變成媒體,就必須承擔媒體的社會責任。但他看到許多的網路留言不負責任,幸而現在警方偵辦網路案件,會注意到在網路隨意散播訊息與圖文影像問題。

曾柏文則提出不同的觀察,他不同意網路就沒有人監督的看法,「只是監督的方式與監督的力量不同」而已;對於各界爭議的網路「酸民」問題,他認為網路酸民,是社會上一群連工具價值都沒有的人,「刷存在感的表達方式」,酸民凸顯社會的合理性必須要提升。

張作錦

聯合報前社長張作錦。

張作錦最後應主持人邀請發言,他指出,新媒體強調要用大數據客製化閱聽眾有興趣的內容,但誰來定義這些內容對閱聽眾有沒有用、長此以往,會否窄化閱聽眾的視野?供大家後續思考媒體的價值與社會功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