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政府對外投資的角色:只宜順水推舟,不宜強渡關山

文 / 高希均    
1994-03-15
瀏覽數 11,300+
政府對外投資的角色:只宜順水推舟,不宜強渡關山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多年前,一位哈佛大學的畢業生控告教過他「投資學」的教授,說他根據班上所學得的知識去投資,結果血本無歸。後來法院終於判定:教授無罪。使得我們這些好為人師者,才敢繼續執教。

在政府大力鼓吹東協國家是投資樂園時,幾年後台灣的工商界是否也會出現類似的控告?

(一)投資者跟利潤走

面對利潤不確定的前景時,私人企業的對內或對外投資,絕少隨著政策的鼓聲勇往直前;反之,有利可圖時,即使政策設有重重關卡,投資者仍是一馬當先。

近年來人人共見的二個例子是:政府全力在台灣鼓吹的產業東移(花東地區),乏人問津;政府全力不鼓勵的台商赴大陸投資,則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熱潮。

因此,投資者是跟利潤走,不是跟政府官員所揮的高爾夫球桿走。

這就是說,在市場體系下,政府的角色,如果是對有利潤的投資地區,予以「順水推舟」的鼓勵,就易產生實效。如果要對利潤不確定地區予以誇大的鼓勵,則是強渡關山。負責推動強渡關山的執政黨既要負誤導的責任,也要負事倍功半的風險。

(二)一些憂慮

我們當然希望政府最近所大力倡導的南向政策,是另一個有利可圖的投資地區,避免工商界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大陸的一個籮筐裡。可是,我們確實有二點憂慮:

第一:遠在近年台商去大陸投資前,我們的工商界早就先去過印尼、菲律賓等地區。顯然,經過他們的實地比較,「大陸儘管有風險,但是大陸仍有錢可賺。」

第二:同時去過這些地區的工商界或公開或私下說明了東協國家的投資環境亦是問題重重。從勞工不足、工資上升、基本設施欠缺,到關稅偏高、治安不安、語文隔閡……。因此,除越南外,在馬、泰、菲、印四國的投資在一九九0與一九九一年到達高峰後,近二年已大幅滑落。

事實上,東協國家的投資環境如果真如「渡假外交」後,官員所說的那樣好,那麼,這些官員過去太保守了;如果不是那樣好,那麼這些官員太誇大了。政府的公信力在大多數企業家眼中,在推動南向政策中,又引起了一連串大問號。

(三)採取乾淨俐落的措施

從宏觀的角度來探討當前政府的產業及投資政策,優先次序應當是:

第一、全力改善台灣本身的投資環境。

第二、設法與大陸產生良性互動,在大陸台商獲得投資權益保障後,不再不鼓勵台商去投資。

第三、推動對東協國家及其他地區的投資。

這個優先次序也正符合英國「經濟學人」於二月十九日刊出之最新各國信用風險排名;新加坡與台灣風險最低。在其他亞洲國家中,大陸與泰國之風險一樣,比台灣為高;印尼之風險則又高於大陸及泰國;菲律賓的風險則更高(見上頁附表)。

我希望這次政府鼓勵去東協投資,不要步上政府鼓勵民問去哥斯達黎加設立加工出口區的後塵,由預估的八十家到今天只有三家去投資。

如果政府推動「南向」政策是因為政治、外交及亞太經合會議參與等的考慮,我個人則認為,政府就應該採取乾淨俐落的措施:

(1)經由立法院同意,對這些國家個別援助,如提供美元一億或更多的貸款及贈與。

(2)派遣顧間團,協助這些國家發展農業,加強基本設施、推廣職業訓練與培植中小企業等。

目前以民間的投資方式來做為外交及拓展國際空間的籌碼,我們完全可以瞭解政府處境;但這不是最有效的方法。道理很簡單,工商界--尤其是正派的上市公司,所追求的是利潤,而不是配合國策的非經濟利益。

如果最後去東協投資,是以國民黨黨營事業、政府的公營事業、或與領導階層私交深厚的企業為主,則這樣的投資,事實上也就變成了「政治性」投資,而非正規的企業投資。

財經首長所應嚴守分際的是:政府只應當鼓勵廠商到海外做正規性的投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