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良言一句三冬暖

文 / 星雲    
1994-03-15
瀏覽數 24,700+
良言一句三冬暖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多年以前,曾經在一篇文章裡,讀到這麼一句話:「語言,要像陽光、花朵、淨水。」當時深深感到十分受用,於是謹記心田,時刻反省,隨著年歲的增長,益發覺得其中意味深長。

我自幼出家,叢林的教育雖然嚴苛,但是從師長的對話裡,我體會到佛門深睿的智慧與無限的慈悲。例如見面時,常說到的:「歡迎法駕光臨,在此為您接駕。」「後學初參,請您老多多開示。」「感謝您給我學習機會。」這些叢林用語和雅謙恭,不就像初春和煦的陽光一樣,給人溫暖親切的感覺嗎?

在佛門常聽到的讚美辭,如:「您好威儀。」「您真親切。」「您很發心。」這些話像夏日綻開的花朵,美麗芬芳,讓人心曠神怡。

最叫人回味的是,在佛門中,即使對某人不滿,在語言的表達上也極具藝術,例如:「不知慚愧!」「拖拉鬼!」(指做事慢半拍者)「初參!」(指初來佛門,行事冒失者)「老皮參!」(指在佛門參學已久的老油條),這些話既具教訓意味,又不失厚道,能令人心生警惕,恰似淨水一般,能滌人習染。

散播樂觀進取思想

及至年長,與社會進一步接觸時,我不但保持過去在叢林裡所養成的習慣,以謙遜的言語待人接物,更廣為運用,從弱者身上學習到強者的其理,散播樂觀進取的思想。

我告訴啞巴:「你們是世界上口業最清淨的人。」我告訴聾子;「不聽是非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告訴盲者:「方寸之間是最美麗的世界。」我告訴肢體殘障者:「心靈的健康是世界上最寶貴的資產。」

面對怯弱膽小的眾生,我鼓勵他們前進;面對缺乏信心的眾生,我讚美獎勵他們的優點;面對自卑心重的眾生,我甚至不惜說出我自己的缺點,鼓勵他們面對現實,超越心裡的障礙。

我對因故失學的青年說:「我一生從沒有領過一張畢業證書,有志氣的人應該以天下為我們的教室。」我對成績不佳的學生說:「我過去在佛學院讀書時,也曾一度吊在班尾「扛榜」,但是熱誠不落人後,一樣也能獲得大家的肯定。」

我不以為這樣會損害我的形象,破壞我的尊嚴。我覺得,只要能使失意的對方揚起信心的風帆,駛向希望的港口,則於願足矣。

要使語言能像陽光一樣,不只要用愛心溫沃人們冷卻的心靈,更需要付出心血,發心為眾生做光明的指引。因此我留心各行各業的型態,為他們應機說法。

我鼓勵文藝人士善運如椽大筆,立千秋偉言;我呼籲軍警人士抱持菩薩般的慈悲心腸,行金剛般的霹靂手段;我提醒政界人士時時不忘初心,為民服務;我開示商業人士賺取合理淨財,帶動社會繁榮;我建言農工人士不斷研究發展,造福全球人類……。

一言足傷天地和

由於我曾在大時代的動盪中歷經多劫,又曾數度被國共兩黨誣告下獄,幾致死地,我深知遭逢苦難的人特別渴望法水的滋潤,失去自由的人尤其需要佛光的照耀,所以四十年的弘法生涯中,我不辭辛苦地來往於海內外的監獄、看守所與感訓學校之間,探視受刑人士,為他們說法。

我常告訴他們:「有的人雖然住在有形的牢獄中,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是住在無形的心牢裡。監獄其實是一個最好的修道場所,在獄中雖然身不自由,心都可以自由,只要大家肯真心懺悔,放下萬緣。在獄中,雖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正可以利用這段禁閉期間反觀內心的般若風光。」這一席話不知在各地監獄講說了多少遍,也不知感動了多少受刑人。

我曾數度走訪香江難民地區,甚至遠赴泰北撫慰難胞;也曾與抱屈受冤的人會晤談話。我勉勵他們要自立自強,天下沒有絕人之路。我勸告他們要忍耐負重,因為「法律容或有冤枉的時候,歷史也有辜負的一刻,但是因果絕對會給我們公道。在受到委屈、無法申辯的時候,不妨自我充實,以待因緣。」

「一言足以傷天地之和」,我們怎能不慎之於口呢?我不但常常提醒自已慎口,更時時注意說話的場合和時間,使之恰如其分,適時而止。所以無論是在家信徒的婚喪喜慶,或者是機關行號的活動開示,總歡喜邀我前往主持。

自許淨水,滌眾生憂

顯正首要破邪,揚清必先激濁。杯盤器皿還需滌去塵污,方足以納受潔物;溝渠河床也要疏通雜質,才能夠暢流無阻。於是,我自許要作一滴淨水,從根本上洗除眾生心中煩憂。

我鼓勵勵失親人者「走向社會,關懷眾生」;我勉勵事業受挫者「從自己跌倒的地方自己爬起來」;我安慰感情失落者「以慈作情,以智化情」;我勸告婚姻觸礁者「以愛才能贏得真愛」。

回憶四十年的弘法生涯裡,多少人遠道而來,只為了感謝我所說的一句話、兩句話,成了他們生命的轉據點;多少人來信,感謝我文章裡的隻字片語,給予他們重生的力量。對於這些,我絲毫不敢居功,只覺得完全是他們的善根與彼此的有緣,互相配合成就的結果。

由於他們的鼓勵,我更加積極努力,多說些有建設性的好話,多寫些福國利民的文章,與大家共同結緣。由此可見,我們的一言一行具有互動的作用,所以唯有大家互道好話,互助互利,才能擁有一片光光相攝的人間淨土。

俗謂:「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語言是傳達感情、溝通交流的工具,但是如果運用不當,雖是出自無心,也會成為傷人的利器。

回想我這一生中,不也常被人拒絕,被人挖苦,甚至被人毀謗,被人誣蔑嗎?我之所以能安然渡過每個驚濤駭浪,首先應該感謝經典文籍裡的嘉句和古德先賢的名言。

言無名利,行絕虛浮

史傳描述玄奘大師的「言無名利,行絕虛浮」,是我自年少以來日日自我勉勵的座右銘,多年來自覺從中獲益甚深。地藏菩薩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精神,總是在我橫逆迭起時,掀起無限的勇氣。每當險象環生的時候,想到鑑真大師所說的「為大事也,何惜生命」,強烈的使命感不禁油然而生,增添心中無限的力量。在遭遇屈辱而氣憤填膺的時候,想起「華嚴經」中「常樂柔和忍辱法,安住慈悲喜捨中」的偈子,每每令我暗自生愧,從而激勵自已廣行慈悲。

此外,我也頗能在心裡自製如陽光、花朵般的語言,陶醉其中,怡然自得。

記得開創佛光山時,學部圓門前面有一塊小空地,我常對自己說:「真是太好了!居然有這麼一塊空地,供我們師徒接心!」

後來我們開闢了一條菩提路,我也十分興奮:「真是太美了!我們又多了一個跑香散步的地方!」

當寶橋完工的時候,快樂的感覺常常湧上心頭:「其是太方便了!再也不用涉水繞路了!」

由於把許多事都視為「好大!好美!」所以,我從不將心思局限於人我比較上,而能從心靈的提升來擴大自己,從建設的增長來完成自我,故能知足常樂積極進取。

經云:「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我們的心就好像工廠一樣,設備良好的工廠製造出良好的產品,人見人愛,設備不好的工廠只會增加環境的污染,自惱惱他。如果我們能正本清源,打從自己的心裡,製造光明的見解、芬芳的思想、潔淨的觀念,生產陽光、花朵、淨水般的語言,與他人共享,則能擁有一個豐美的人生。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