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鄭宇碩:香港沒有爭民主的餘地

文 / 李慧菊    
1994-02-15
瀏覽數 12,200+
鄭宇碩:香港沒有爭民主的餘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你覺得後過渡期香港政治發展的特色是什麼?

答:最大特色就是香港政府逐漸失控,尤其是九一年立法局首次有直選議員之後。政府什麼事都要遊說,過去是完全控制的。第二,愈近九七,有的人覺得跟香港政府太親近是個負擔,應該多跟未來的主人親近;尤其在中英對抗期間。

民生大計無暇推動

問:這對香港未來的影響是什麼?

答:最大的影響是香港人失去很多寶貴的時間。政府現在是跛腳鴨,沒辦法推動民生大計,像中央公積金(退休基金)、公屋計畫、醫療等,都拿不出新階段的發展計畫。

香港社會的發展已進入另一個階段,公共政策必須考慮大多數中產階級的需要,而非只著重低收入者。例如,公屋政策現應重視夾心階層(家庭月收入在港幣二、三萬之間)。而醫療政策也是,政府只想把公立醫院的收費與成本掛鉤,市民當然反對,因為它沒有相對提供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市民一反對,政府就不做了,結果我們的醫療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

我們可以算算,九五有大選,九六、九七忙著政權交接;九七後一、兩年一定很多事忙,這樣就損失七、八年的時間,社會新發展的需求,政府都沒力氣去做。

問:你認為香港政府花太多時間在政治上,但沒有任何好處嗎?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4 / 03 月號

第09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