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民眾無須聞「輻」色變,其實連香蕉都有天然輻射!

建立對輻射的正確認知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周文凱
2016-06-07
瀏覽數 28,700+
民眾無須聞「輻」色變,其實連香蕉都有天然輻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多數人都將核電跟輻射劃成等號,腦海浮現的不是車諾比,就是最近的日本福島核災事故,對輻射避之唯恐不及。

輻射真的這麼可怕嗎?「觀念正確,就不會恐懼,」義務從事輻射科普教育達10幾年的清大核工所副教授張似瑮說。

其實,生活的環境中,就有來自天然界且早已存在的自然背景輻射(或稱天然輻射),還有人類為提升生活,應用在醫療、農業、工業與學術研究等的輻射源或是其所產生的放射性物質,這些都稱為人造游離輻射。

根據聯合國原子輻射效應科學委員會的資料顯示,過去生活中所接受的輻射曝露來自天然占88.6%,人造游離輻射僅11.4%。隨著醫療應用迅速發達,人類接收來自醫療的輻射劑量已與天然輻射劑量不相上下。

天然輻射包括來自外太空的宇宙射線、地表土壤和岩石所含的放射性核種輻射,以及人體內自然存在,或是呼吸、飲食攝入的放射性核種輻射。

宇宙射線的劑量跟距離有關,愈接近天空輻射愈高。以5月20日輻射偵測中心全國45個監測站的即時輻射劑量率來看,凌晨一點輻射值最高的阿里山是0.110微西弗/時,山腳下的嘉義則是0.056微西弗/時。

張似瑮解釋,地球受大氣層保護,宇宙輻射對民眾影響不大,但所處位置愈高,因空氣稀薄,接受宇宙輻射的曝露會愈大。

一般每升高1500至2000公尺,宇宙射線約增加一倍,所以搭乘國際航線(約3萬5000英尺)比搭乘國內航空(1萬9000英尺)接受到的宇宙輻射更高。另外,跟飛行時間也有關,航程愈長累積的輻射劑量愈多,例如從台灣往返美國西岸一趟的累計輻射劑量是0.09亳西弗。

當《遠見》團隊委託輻射防護協會到蘭嶼量測輻射值時,也同時在台東機場,以及飛行高度1萬9000英尺的機艙內量測輻射值,因儀器設定超過0.3微西弗/時就會發出警告聲(一般背景輻射範圍為0.2微西弗/小時),當時機艙都是嗶嗶聲響,測到0.38微西弗/時(1000微西弗=1毫西弗),相當台東機場室外輻射值(0.07微西弗/時)的5.43倍。

所以從事長程航班服務的空服人員,或是經常飛來飛去的空中飛人們,確實比一般人暴露在較高的輻射中。「這些人反而更需要健康檢查,」張似瑮建議。

除宇宙射線外,食物也含有放射性物質,例如香蕉含有天然的鉀40放射性物質,平均每根的活度約15貝克,活度愈大表示放射性愈強。

每個地區因所處的緯度、自然環境、飲食習慣、居住建材不同,天然背景輻射值也不同。全世界每人每年平均接受的天然背景輻射劑量為2.4毫西弗,台灣約1.6毫西弗,美國是3.6毫西弗,印度的喀拉拉邦地區高達5至15亳西弗。

相對天然背景輻射的就是人造游離輻射。人造輻射的發展不過近百年歷史,卻已與現代人密不可分。

所有會產生輻射的放射性核種,不管天然或人造的都具有「輻射強度隨時間增加而遞減」特性,經隔離衰變一段時間後,都能降至安全範圍。

但核種的壽命不同,有的衰變時間需要數十萬,甚至數千萬年,才能將活度降到安全程度。以核電廠燃料棒所含的鈾235為例,正是美國製造丟擲日本廣島的原子彈成分,半衰期長達7億380萬年。

鈷60是人造輻射中為數最多的放射性核種,半衰期為5.26年,經過5.26年,活度減為原來一半,50年後約是原來的1/1000,再經50年,活度降為原先的百萬分之一,放射性已衰變殆盡。

由於放射性核種衰變時,會釋放輻射能,如果人體細胞大量吸收這些能量,有可能對DNA造成傷害,有的細胞可自行修復,有的則因無法修復而死亡,也有的可能因此而發生細胞突變,導致罹癌、基因突變、及各種異變性質疾病。這就是為何放射性廢棄物都要被嚴密列管、謹慎處置的原因。

核電廠的核廢料就是人造游離輻射源的一種,其中反應爐使用過的燃料棒(高階核廢料)放射性很高,對人體及其他生物極具危險性,必須妥善貯存於嚴密的防護設施中,以降低對環境的影響,這也正是反核團體嚴格檢視核一用過核燃料乾貯設施,希望能更安全的原因所在。

到底要如何辨別輻射對人體組織的影響程度?主要是看輻射劑量的多寡。

其實,人類暴露在少量的自然與人造輻射中,並無健康上的影響。而且輻射劑量與輻射源距離的平方成反比,所以各國尋找最終處置場時,都盡量找人煙稀少的地方或無人島。

原能會物管局前局長黃慶村指出,距離輻射源愈近輻射愈強,例如你距離輻射源一公尺,我距離兩公尺,你所接受的劑量是我的四倍,是以平方倍數的方式下降。

即便是直接接觸輻射的工作人員,也會根據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的規定管理,每人每年不能累計超過50毫西弗,總計5年不能超過100毫西弗。

目前台灣使用放射性物質的單位有1萬5000個,從業人員約5萬人,人員進入管制區工作時,都必須配戴輻射劑量佩章,每月都會記錄累計。一旦超過規定,就會被調離現場。

一般民眾的年劑量限值更低,僅1毫西弗,是工作人員的1/50,但超過此數值不代表一定有危險,這是基於輻射防護的考量所訂下的法規標準,十分保守,「如果我一年受到1個毫西弗的輻射劑量,甚至50毫西弗,我一點都不會擔心,」張似瑮說。

由於台灣幾乎沒有輻射的科普教育,導致民眾聞「輻」色變,原能會前主委歐陽敏盛笑說,輻射不是鬼,它來有影去有蹤,有憑有據,都可用儀器量測得到。至於民眾擔心的核廢料問題,就交給專家處理,不必過於驚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環保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