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分數定終身?-聯招排行的迷思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3-11-15
瀏覽數 8,700+
分數定終身?-聯招排行的迷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黃俊英 中山大學教務長

分數排行反映考生(或考生家長、老師、甚至社會大眾)對各大學及各學系的偏好程度,對考生選填志願應具有參考價值,本身無可厚非。但是分數排行易對考生構成壓力,使考生為了符合老師、家長、親友的期望,而選填排行較前的大學或學系,忽略本身志趣考慮,影響未來學習興趣和效果。同時,分數排行易使優秀考生擠向當年熱門學系,對社會中長期人力資源供需,恐有相當不利的影響。

為減低或消除分數排行的不利影響,我有三項建議:

(一)請各高中和導航基金會加強對高中生的生涯輔導,使其對自己的性向、志趣和才能有更多的瞭解;(二)加強對社會大眾的宣導,使家長、老師和社會大眾瞭解,分數排行有許多限制和負面作用,不應過度依賴;(三)各大學應加強對考生、老師和家長的宣導,協助他們認識各大學、各學系的特色和辦學理念。

另外,為減少聯考「一試定終身」的影響,除了繼續推動大學入學管道多元化,各大學應該多提供學生轉系和選輔系的機會,多設系際間整合課程,讓學生在進大學後,還有選擇的管道。

蕭次融 大學入學考試研究發展處處長

我想針對排行榜分數來談。如何招生會是最理想的方式呢?就是學生「適才適所」--學生具備什麼樣的才能就到什麼樣的學校。例如有一個醫學系的班級錄取分數,按照總分成績排下來,最高總分是五二七.七三,到最後是四九六.八六。五十人一班的高低標準,全班差不到二0分,每個人的平均分數差0.五分。

假如我們選才是多元化的話,我要選十個優秀的人,我們的選擇會怎樣?很簡單,只要圈選出前十名分數高的就好,大家都不會有異議。假如不這樣,我只把國、英、數作為取決標準,依照國文分數的高低我選二十個學生,選到第三十位為七六.四三,再依照這三十個學生的英文成績,選十五個學生,按這十五個學生的數學成績,再選出十個學生。我們可以看到,總分分數最高的都沒有取到,直到第九名才取到,反而第一名到第八名都是總分分數低的人。這代表分數在那裡,只是看我們如何運用。假如每個學校用這種方式來選學生,那排行榜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從教育觀點,我非常擔心導航基金會提供給學生的資料,不是導航做錯,只是我們沒有給予正確資訊去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只有給學生一個分數,他再怎麼預測也還是那個分數。我不贊成那麼強調唯一排行榜,如果導航能做興趣量表、性向測驗,又能預估五年、十年社會需求和就業,對學生來說是功德無量。

曹亮吉 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副主任

排行榜不是不好,但應不只入學成績這個唯一的排行。師資、學校設備、環境等都應有排行。單一大學排行榜容易造成學生非常狹隘的學習觀點。

有個宜蘭的學生,高二跳級考大學,他的分數可以上台大電機系,但他要填台大數學,全校老師及其父母都反對,說是進了台大電機再轉系都沒關係。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影響所及,就造成學非所用、供需失調。大學教育是養成教育,而不是職業教育,如果選才多元化,各有特色之下,你無法說此系比另一系好,現在排行榜僅排學生的分數,這樣的做法並不好。

張一蕃 元智工學院教務長

排行榜的存在是一件事實,與其讓學生花費很多人力和物力找資料,還不如公布。如果資訊多的話,我想會有很多因素影響學生的考量。

我非常贊同客觀的團體做評鑑,但是要公布評鑑是如何來的。十萬考生和十位教授的評鑑不一樣,和教育局的評鑑也不一樣。有愈多資料公布,愈對考生家長或朋友有幫助,而不是只就單一排行榜來考量。如果有評鑑客觀的雜誌,不怕任何人罵,願意公布這些資料,那是最好。

江完恩 導航基金會董事

根據我們的觀察,愈來愈少學生依賴大學聯招分數的排行榜。導航七月份對考生做問卷調查,詢問學生填寫志願時的考量。結果顯示,優先考慮的是與志趣相合,其次是未來校系出路,第三才是聯招的排行榜;學校設備、師資等則在排行之後。

我們這幾年所做的,是提供一個指數,告訴考生他(她)考取某校某系的機率,並非落點預測。導航希望有更多排行榜,或最好根本沒有。

未來就業和專業技術的養成,不應是大學教育的唯一目標,大學教育應是各方面人格的養成,包括培養宏遠的世界觀和成熟的人生觀。不過,如果大學裡教的和我們未來人力需求訓練沒有互相呼應,我們也很難去強求。

鄭丁旺 政大教務長

我認為學非所用和大學聯考公布排行,邏輯上沒有關係。如果完全按照興趣填寫,也讓學生考上了,也許畢業出來找不到工作。

社會所需要的工作和高中畢業學生興趣不合,這在許多國家都一樣。大才小用,學歷愈高、失業率愈大,這些問題和聯招分數排行榜也無關。我覺得這是社會進步過程中一定會發生這樣的現象,而且是好的,久而久之,大家才會把大才小用認為是合理的,這是提高我們的人力素質。

我贊成把去年分數公布出來,最主要的目的是給學生一個參考。若不公布,學生還是想盡辦法拿到這份資料,那會耗費多少社會資源和人力!我想排行有兩個意義,其一是校的排名,其二是系的排名。每一個系的高低,多少代表該系的未來出路評價或是社會主觀的認定。

但是一個好的系或好的學校,它可能永遠被認為是好學校和系,即使這個系或學校不努力了,它還是享受很好的排名。一個很努力的學校和系,怎樣爭都爭不上去,因為人家已經有個刻板印象--「台大永遠是最好的,國立永遠比私立好,私立大學再怎麼拚也比不過國立大學好」。

刻板印象造成之後,要扭轉它非常困難,我想這是排行榜最大的缺失--形成僵化的現象,既不足以反映真實的狀況,又沒有辦法配合學校辦學好壞來變動。有沒有辦法補救呢?前面有好幾位說,我們可以建立多元化的指標,評鑑各系的師資、課程,其實,我覺得不管提供多少指標,學生還是只能選擇一所學校、一個科系,排行榜只是他綜合考慮的最後結果,給學生再多指標也沒有用。

排行高的理由可以仔細去發掘,如果是真值得讓學生去,而排行榜無法反映出來,我覺得可以用幾種方法補救:重點發展有特色的系,及多對高中生做宣傳。是不是要到全省一百多所高中宣傳,也不盡然。今年政大統計過,占了政大八0%的學生是來自全省三十所高中,所以我們只要針對這三十所高中宣傳,目的就達成了。

系的排行有它的需要,,如果我念會計,我到底要念東吳會計、文化會計、或逢甲會計系,我們可以請導航文教基金會或任何公益團體,做某一個系的排行。不是用分數評鑑,是用各種客觀方式做的評鑑,就設備、師資、課程設計做排行,這在國外也行之有年。總之,排行還是有存在的必要,如何打破不平等,我認為是多做宣傳,和做客觀的評鑑。

劉水深 大葉工學院院長

今年我們學校有個案例,有個新生對設計很有興趣,填了工業設計系,但他父親不讓他讀。這學生拉他父母到學校來問我:「這個系是什麼?」等到和他解釋之後,他父親還是說,「如果我孩子讀這裡,我到辦公室有何面子見我的同事?」

我們是新興學校,有很多辦學理念和特殊作法想讓高中瞭解,寫信到高中。他們的反應是不行,我們沒有空,但事後知道其實那時有別的學校到他們學校去演講。為什麼沒有時間給我們,就有時間給他們呢?校長說,如果你來學校宣傳,把你們學校宣傳得太好,學生都填你們學校,那我的辦學績效怎麼辦?

今天有很多科系,應該要有許多特殊的才能和性向才能研讀,但在排行制度下,除了非常少數的學生很有主見,我想大部分人還是會在親友、師長的壓力下,按照排行選填志願。

我們大葉蠻努力的,我們的機械系和德國、奧地利Graz大學也有合作,各方面都很強,但分數永遠在後頭。我努力了半天,毫無成效,有時很洩氣。就是因為排行,我們永遠沒有辦法去改變,這種排行多少會扼殺教育改革的動力。

除了排行之外,我們很多大學評鑑都傾向於主觀,都是要齊一的標準,事實上,每一個學校都有各自的特色和重點,現行評鑑使想要改革教學的人不敢嘗試。

黃教務長談到高中學生應該接受各種不同的性向測驗、技能測驗,每一個學校應該把每一系要培養怎樣的學生,具備怎樣才能和興趣這些資料公布給考生參考。也許在招生簡章中也要說明,需要怎樣的性向、才能才適合某個學校;各方面相互配合,才能讓高等教育正常化。

本文出自 1993 / 12 月號

第0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