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地教室-美國國家公園生態之旅

文 / 孫秀惠    
1993-10-15
瀏覽數 8,150+
大地教室-美國國家公園生態之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緯度的山間,午後的陽光像浸過冰水般晶亮,斜斜地照在小徑的的入口,也照在一旁小小的指示牌。指示牌上面寫著:「你不妨中途駐足片刻,靜靜做個聆聽者,聽聽這片樹林內一切居民的聲音。」

台灣來的一行人,原本三三、兩兩笑鬧著,踏上了小徑數步,也不禁輕聲細語起來。

做個聆聽者

引導眾人前行的,是美國蒙大拿州冰河國家公園的杉林步道。公園管理處公共關係主任艾美.凡德貝爾,腳步徐緩,抬頭指向一株高聳入陽光的西洋衫說:「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分水線就在這裡,上周我們帶領一群小學生走這條路,一哩路走了一小時,因為每棵植物都會說故事。」望著台灣客以行走台北街頭的速度踏向林中深處,她的語氣略有抱憾。

「做個聆聽者。」美國國家公園的自然教室,藉著這條蜿蜒不過三哩的步道,向只習慣拍完照就走的旅人上了一小課。

在黃石公園,車行經過海登河谷(Hiden Valley),左前方一片綠黃相間的草原上,赫然出現二十幾頭麋鹿。前後的大小車輛相偕停下,遊客衝出車,在最可能靠近的界限上拍照攝影、興奮莫名。

馬路邊,一位遊客卻冷靜地靠在他的小金龜車旁,邊拿望遠鏡觀察,邊做紀錄。

相詢之下,才知來自科羅拉多州的加伯特是黃石公園「公民科學家」(Civic Scientist)計畫的參與者。他原本兩天開車遊黃石的行程,因為加入這項計畫,遂改成兩周協助園區進行生態調查,「是學習,也是一種新的旅遊方式。」他說。

這個例子並不偶然,卻也不平常。

不偶然,是因為九0年代全美的許多國家公園都有類似活動;不平常,是因為這代表了國家公園管理單位新的管理省思。

愛,勿置之死地

「除了腳印,什麼也不留;除了攝影,什麼也不取。」這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口號,時經多年,當年的提出者 美國國家公園服務處卻發現;若觀光客不能成為公園生態的聆聽者與對話者,即便是腳印,都可能是傷害。

據美國內政部估計,公元二00五年時,每年將有超過五億人來自美國本土與全球各地,到訪美國國家公園。黃石公園現在到了夏季,平均有超過三百萬人湧入,優思美地國家公園則被形容為比紐約曼哈頓區還熱鬧。

遊客增多、預算減少、工商業與都市的觸角又想從四面八方伸入,「美國國家公園的一萬兩千名工作人員通稱這些現象為「大擠壓」(Big Squeeze)。他們可能會壓得我們成為需要被保護的動物(Endangered species)。」另一個年輕的管理員戴夫,以輕鬆的語氣點出令他憂心的問題。

對抗大擠壓,美國國家公園必須找出永續經營的新策略。

一九九0年,優思美地國家公園一百年誕辰,關心國家公園的人士發表了「愛,勿置之於死」(Don’t Love to Death)的宣言,也同時揭開了生態旅遊(ecotourism)取代大眾遊樂園式旅遊的新紀元。

美國的國家公園體系,包括國家公園、國家保育區、國家紀念地、國家遊憩區等二十二種,總數三百五十七個公園,一向被稱為「全球最大的大學」,現在,正以有計畫的方式,透過生態旅遊在其中進行生態教育。

根據美國內政部的資料,去年美國各國家公園在預算吃緊的情況下,教育經費平均仍增加了一0%。

「唯有在寓教於樂的過程中,使每一個旅客認識生態體系的共存共榮,甚至學習環境的經營與管理,「人」帶來的壓力才可能成為助力。」在哥倫比亞河流域邦威水庫的魚梯旁邊,看著鑽動的人頭隨著鮭魚的跳躍尖叫,負責鮭魚養殖與流放的專家羅賓,說出了所有國家公園生態教育的目標。

讓這裡沒有生態文盲

俄勒岡州魁特湖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布告欄上,歪歪斜斜幾個大蠟筆字則寫著:「讓這裡沒有生態文盲」,下面是未來一季系列的生態旅遊活動:辨認魁特火山湖生態圈的動物足跡、「魁特環境污染偵探」……。

美國到底是全球國家公園的元老,在此行接觸到的俄勒岡州與蒙大拿州的國家公園,從最大的黃石到一個小小的栗子園古農場,都可以看到旅遊與生態教育多樣而有創意的融合。

許多生態教育是由旅客的問號串起來的:

「為什麼國家公園可以釣魚,但是魚兒上鉤後卻必須放回溪裡?」

「為什麼森林火災非到必要不搶救?」

「為什麼野生動物要讓牠保持野性?」

在俄勒岡州澎濟角(Cape Perpetur)海岸保留地的解說中心,資訊架上以漫畫表現的問題解答就有二十幾種,只見遊客圍著架子拿資料,有如在超市挑巧克力。

今年到美國國家公園的孩子,還可以拿到國家公園基金會(National Park Foundation)出的一份以史奴比做主角的刊物,鼓勵小朋友「帶著問題到國家公園」,並且教導他們如何問問題。

寒氣逼人的夜晚,十幾個人圍坐在冰河國家公園的「爐邊教室」旁。解說員打扮成十九世紀促成公園設立的英雄古耐爾的模樣,話說當年為了保護野生動物而成立公園的故事。當遊客問到二十世紀的問題,演員還會拒絕回答。

在俄勒岡州的高地沙漠博物館裡,七十三歲的義工貝蒂,舉著名為奧利佛的貓頭鷹,講解濫獵對貓頭鷹生態的影響。她眼鏡背後閃爍的藍眼珠,與她手上大眼睛的朋友相映成趣。

像貝蒂這樣的義工,全美的國家公園約超過五萬名。

「有人從發問中學習,我從回答問題中學習,」另一名年紀也已經七十歲的金妮表示。

在各個國家公園的解說資料背後,常可以看到徵求義工的申請表。「透過這個方法,每年在全美可以訓練上萬名生態專家,非常有效,」沙漠博物館公共關係主任庫伯指出。

而經過設計,一草一木都成為生態教育的活道具。

美國國家公園內開闢了無數的健行步道,邀請人深入自然。但同時,在每一條通幽曲徑的兩旁,總會看到 一些這樣的建議:

「走累了嗎?請坐在石頭上休息,好讓周圍的小植物免除你體重的壓力。」

學會謙虛

在俄勒岡州胡得山國家森林區內,解說人員指著地上橫躺的一棵枯木問道:「你們知道這根死掉的木頭,對整體生態有什麼重要性嗎?」

留白了幾秒鐘,待大家交頭接耳都說不出所以然來,她才說明:倒下的枯木將成為腐植土,滋養周圍土地;未完全腐爛前它含住水分,供應其上新生的小樹苗;若是倒在溪邊,還可以形成鰻魚產卵所需的漩渦……。

有人此時不禁喟嘆:「原來,隨便拖走一棵枯木,也可能破壞生態。」

「走進自然並非就是生態旅遊。」專業生態導遊戴維思指出,「而是能將旅遊與自然保育結合;與身處之地的人與物,進行深度的瞭解和友善的互動。」

這是一種心態與角色的重新調整,也是國家公園在生態知識之外,最想教導遊客的。

對已經習於消費社會「唯我獨尊、消費一切」的旅客,溫泉印地安保留區內,印地安族人與自然的關係,便提供了活生生的角色教育。

日暮時分,在緩流的溪邊升起熊熊爐火,烤兩條油香四溢的鮭魚迎接遠方遊子,當地的女長老盧安達並沒有召聚族人大跳傳統舞蹈,而是傍著清冽靜謐的原野晚風,以溫柔的聲音娓娓道出:「我們為一切的創造獻上感謝;我們相信人與一切生靈都是兄弟,上帝要我們彼此學習……。」

愛德華霍爾(Edward Hall)在其鉅著「無聲的語言」中,曾記載了印地安人與土地的感情:「他們相信春天是大地懷孕的時候,為了保護大地,馬的鐵蹄拔掉了,人也不穿硬鞋。」女長老盧安達的話與之遙遙相應。

消費人對生態漠視的剝削,在這裡便成了赤裸裸的羞愧。

「印地安保留區是美國國家公園的寶貝,身處其中,人們很容易學到生態教育最難的一課--謙虛,」導遊戴維思表示。

沒有反省,產生不了謙卑。

小善意,大錯誤

當被詢問到:「美國的國家公園所能提供生態旅遊者最寶貴的經驗是什麼?」幾乎每個管理員或嚮導的答案都是:過去因為人為錯誤導致生態系統破壞的經驗,或者現在仍然未決的爭議。

每年超過三十萬名在魁特火山湖聽解說的遊客,都會聽到魚的故事:

氣象森森,猶如上帝一手挖出來的魁特湖國家公園,在藍得出奇的湖面下卻危機潛藏。二十世紀初,一些人基於善意將幾尾魚放入這個沒有魚的火山湖中繁殖。卻不知,由於魁特湖無法排水,目前十萬尾魚的排泄物,竟成了最大的污染源。

一個善意的小錯誤,可能使全世界第七大的湖泊毀容。

管理員戴夫表示,他很喜歡一再地說這個故事。不是為了彌補過去,而是要讓聽者知道,人在管理環境上可以造成多大的影響力。

黃石公園有狼的故事:要不要把被稱為黃石公園「食物鍊上失落的環節」的灰狼再度引進,以平衡野牛失去天敵而過多的繁殖?但同時,如何保護公園外的畜牧業不受傷害?

大峽谷有開發鈾礦、還是維持景觀的難題。

美國西北的國家森林有保護貓頭鷹,還是保護伐木工人免於失業的爭議。

哥倫比亞河流域則面臨了建水壩、得到便宜的電價,還是維護鮭魚生存環境的選擇。

這些,全都沒有隱瞞,成了美國國家公園的文字、影片、幻燈片、解說員,甚至布偶戲的材料。

「很多問題都還沒有答案。這也很好。」黃石公園的生態嚮導奈吉,口氣充滿了樂觀:「最好的生態教育不是「是」與「非」的答案,而是思考的方向與反省的能力。有什麼比在國家公園的自然中思考來得更有效率呢?」

太陽下山了,黃石的野牛大剌剌地跑到老忠實噴泉附近的草地徘徊。望著肥壯碩大的牛群,奈吉笑問:「妳認為他們需不需要一匹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