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把餘生獻給流浪動物!「62歲的我,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你不知道的職場故事6:流浪動物之家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6-03-26
瀏覽數 116,750+
把餘生獻給流浪動物!「62歲的我,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還記得那天,下著滂沱大雨,濕冷的天氣,讓雨滴彷彿冰錐般陣陣寒到心底,我騎著機車,從台北市奔波位在平溪的深山頭,早已被浸濡的鞋子和半條褲子根本不足為奇,手更凍僵到麻痺沒有知覺,但我不覺得任何痛苦或狼狽,因為相比那位受訪者,她的義行更令人敬佩。

一開始抵達山中時,我還因為找不到路問了好幾個居民,在那個手機不太收的到網路訊號的地方,蜿蜒曲折之小路有如羊腸小徑,轉也轉不出方向,一直到機車聲響驚動了狗狗的注意,我才驚覺眼前那座毫不起眼的寮舍,是張媽媽每天作息的地方。

談到張媽媽,你可能不知道她是誰,但如果問到關懷流浪動物的朋友,大概沒有人不認識她的存在。

她的善行與熱心,不僅花費畢生積蓄照顧流浪貓狗,還放棄應該幸福享受退休的晚年,現年62歲的她,為了給予牠們完備的照顧,不惜犧牲生活品質,也要給所有流浪動物一個溫暖的家。這樣的善行義舉,連藝人Hebe也大為感動,捐了大筆金額幫助她。

曾經討厭貓狗 後來瘋狂愛上

張媽媽本名張慧敏,1954年出生於台北。在開始照顧流浪動物、成立流浪動物之家前,她是專做錄影帶出租店之工作。當時在百視達(Blockbuster)還沒崛起的年代,她的出租店可是土城數一數二的代表,「我這個人的個性,就是不做就算了,但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可惜1999年,921地震發生,張媽媽的店面因為受震波摧殘而傾斜,加上會員制的連鎖出租錄影帶店崛起,她的生意每況愈下,遂索性直接將店收掉,慢慢再找出路。

「其實我以前是非常討厭貓狗的,因為覺得牠們很麻煩。但因為兒子、女兒喜歡貓狗,經過相處,我發現牠們其實很有靈性,會跟妳撒嬌,會在妳心情不好時陪伴,進而產生完全不一樣的情感。每次當有狗狗過世時,我總是哭得死去活來。」

一開始會養狗,是出租店的客人有在收容所工作,知悉張媽媽對狗有興趣後,一口氣就帶了5隻給她養,漸漸在因緣際會下,狗狗越養越多。她說,「大部份都是朋友轉介的流浪動物,狀況都非常差,」但經過她的悉心照料,原本不起眼、骯髒、皮膚病的狗狗都能容光煥發,「甚至,還有因此來偷我狗的人。」

不忍流浪狗挨餓受凍

她深感流浪動物在外在環境的下窘境與痛楚,可能有一餐沒一餐,又可能隨時被車撞、被抓去安樂死,她決心要找一個又好、又大的地點,給予貓狗們不用再挨餓、忍受風寒的空間。

透過在作義工時認識的朋友,介紹目前平溪這塊地給她,占地500坪的土地內,原本完全是荒煙漫草的原始荒蕪樣,沒有水沒有電,更遑論想要搭建一座簡易的房舍。於是,她從除草、整地、擴張都自己安排,還挖了淨水池、化糞池,還有依據狗狗不同狀況而分配的房間。

在6、7年前流浪動物之家正式成立的初期,其實也只有不到50隻的貓與狗,而短短幾年間,現在已經超過500隻狗、近100隻貓──這些完全不是自己繁殖,而是張媽媽不忍心在外挨餓受凍,或即將安樂死的貓狗,伸出援手把牠們帶回來的。

「其實我也沒想到會拓展這麼快,但每看到一隻貓狗受委屈,我的心就有如刀割般難受。」

在500多隻貓狗中,狗狗全部幾乎都是土狗,貓也都是野貓,她說,「牠們可能是個性有問題、健康狀況有問題,所以才被主人遺棄,有品種的狗狗很少被人亂丟。」

這些貓狗的來歷,有些是鄰居送過來給她,有的是她特別到平溪、萬里、深坑、石碇尋找,還有是去各地動物收容所救回來的。

仔細環顧張媽媽照顧的這些狗兒,有的有皮膚病,有些斷肢,一跛一跛的蹣跚前行,令人看得不免由衷心酸,「如果放著她們在野外,很有可能被撞死、毒死、餓死,或被捕獸夾夾到,我沒辦法再忍受那樣的情況。」

身懷絕技 就像個小獸醫

為了節省開銷,將預算都花在刀口上,張媽媽就像個小小的獸醫,她會吹箭、麻醉、幫狗狗縫合傷口,更會依據不同病別狀況做出診斷,「如果眼白黃黃的,那可能腎臟出了問題,如果呼吸急促,或許心臟有問題,就連皮膚病的藥水,我都會用自己的皮膚來試驗。」言談中透露出對貓狗無私的用心。

所有進到動物之家的貓狗,她都會先送到醫院結紮、檢查、打預防針,確定沒問題後才會帶回,而所有的狗狗也會由她觀察不同的狀況,確認是否有健康進食、排便。

犧牲生活品質 就是要牠們吃好睡飽

實際來到張媽媽的房間,可以說那真是名副其實的「狗窩」──小小的單人床上就擠滿了4、5隻狗狗,地板上更擠到找不到空間行走,「平常就是這樣,我走到哪牠們就跟到哪,就連我睡覺也會擠在我旁邊睡,」張媽媽笑說,「有時候天氣冷,我還真的不忍心把她們趕下床,我會就去車上睡。」

「養這些貓狗,對我來說情感就像是母子、母女,我跟兒子女兒的感情都沒有我跟流浪動物好,」她不好意思的說,「其實兒女有時候還會跟狗狗們吃醋。」

自從張媽媽的丈夫在女兒高一那年過世後,她就把所有情感寄情於貓狗上。在採訪中,也不時能看出張媽媽對狗狗們有多麼疼愛。比方說,她能叫出500隻貓狗不同的名字,還能聽音辨出是哪隻狗狗又在調皮的狂吠,「自己兒女的名子,怎麼會叫不出來呢?」

每天,她大清早的工作就是打掃排泄物,而且大概是每1小時就要清掃一次,因為這兒的伙食是開放式的,偶爾還有罐頭和雞脖子,「就像是吃buffet那樣,絕對不用擔心沒有東西吃。」打掃完環境後,再跟貓狗們互動、檢查健康狀況,然後開車出去看看哪些地方有流浪動物照顧之需求。

每週六日,她還會把健康狀況良好的幼犬,送至建國南路一段與信義路三段交叉口,希望狗狗們都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家,這才是她成立流浪動物之家最原始的目的,而她也不允許隨便亂送,「我會去了解領養人的家庭狀況、成員組成,並不定期的去對方家了解狗狗近況,如果不能好好照顧,那我一定會把牠帶回來。」

花費畢生積蓄 開銷難以想像

談到最令人好奇的預算,她表示,光是動物之家的硬體建設就花了500萬,早年結婚時的金子、首飾也都變賣了,連兒子成家要買房子,她也拿不出錢來幫忙,因為動物之家每月的開銷更是誇張。

「冬天的暖爐、烘衣電費,一個月要7萬,夏天好一點,電費2萬;飼料有好心廠商便宜賣我破包飼料,一大包算550,一個月要吃掉300包,那就是16萬5000,」這還不包含地租1萬6000、還有其它零零總總的預算,她嘆氣,「其實我根本不敢算花了多少呀!如果不是各界善心人士的幫忙,我根本無法走到這一天。」

這些年來為了貓狗,她曾經脊椎骨碎裂、頸椎撞到、腳趾斷掉,但她一點也不覺得辛苦,「人的一生能有多久?只要快樂就好了!」

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反而她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在目前平溪這塊地租約到期後,狗狗們該何去何從。因為目前鄰居不歡迎、區公所也不支持,該如何找到一塊占地2000~3000坪、方便牽水電、不打擾鄰居、交通又能抵達的地方是她最苦惱之處,更令她擔憂的,是隨之而來搬遷需要的龐大經費。

因此,如果有適合的地,她希望大家能多多告訴她,「一點點的捐款,就算只是100、500,對浪浪們都是莫大的幫助。」除此之外,未來她還想要兼作寵物美容、剃毛,「不要再站在受捐款者的立場,而是我們自己也有餘力幫助別人,62歲的我,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看著那些笑得開心的流浪動物,還有張媽媽跟動物們互動時真情流露的神情,事實上,以領養代替購買,不要棄養,才是對她,也是這些流浪動物們最好的慰藉。

看著這些狗狗健康成長,沒有外在煩憂是她最開心的事

張媽媽雖然外型令人感到嬌小,但背影卻是無比偉大

張媽媽流浪動物之家: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changmama/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