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堺雅人新作,詮釋如何當個最令人畏懼的對手

半澤直樹演員再度風動日本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6-02-01
瀏覽數 35,750+
堺雅人新作,詮釋如何當個最令人畏懼的對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片擷取自NHK官網)

文/黃小清・林孟賢

目前日幣暴跌,影響日本一般人民的生活。但在景氣陰影下,開春以來,日本人還深度著迷於一部日劇中。那是由台灣人熟悉的「半澤直樹」日劇主角堺雅人所主演的NHK大戲。

日本NHK大河劇今年開春以來,開始播放「真田丸」,此劇的核心是標榜敗者的哲學。目前已是日本領導者和上班族都會看的電視劇。由堺雅人扮演主角人物真田幸村。

這齣戲在1月30日(週日)上演第四集。前三集平均達20%的高收視率,與前一齣大河劇「花燃」的12%相較,高出許多。由於大河劇一演就是一年,日後收視率如何,端視編劇和演員的表現。目前日本青年們對這齣戲的評語是「有趣」、「有笑點」,預估之後應該仍後勁可期。

到底真田幸村是誰?為何引起日本人新的風潮?

真田幸村,是1567~1615的歷史人物,在1614年末和1615年5月間,他站在已顯敗相的豐臣軍,與當時實力派德川家康對決。真田率三千寡兵正面突潰數萬德川大軍,並衝入大本營,後來陣亡。雖然他最後沒有戰勝,但卻是德川家康最畏懼的對手,他的傳奇,數百年來一直在日本流傳,甚至被稱為「日本第一勇士」。

堺雅人的夢想

主要演員堺雅人繼紅翻亞洲的「半澤直樹」連續劇後,只接了同一作家(池井戶潤)編劇的「王牌大律師」。之後即銷聲匿跡,後來幾齣由池井戶潤編劇的連續劇,他都沒接。

蟄伏一段時間後,卻接了片酬較低的NHK大戲。外界也頗感好奇。據了解,堺雅人接這部戲的主因有二。一是NHK的聲望;二是為償夙願,接心儀的劇作家作品。

NHK大河劇的聲望和每年除夕夜播的「紅白歌合戰」一樣,能上該節目的都是名聲佳、實力派的演歌星。對參加者而言,是一種榮耀。尤其頗有歷史的NHK大河劇有口皆碑,其甄選的潛規則是演技和資歷要有一定的水準才行。而演員的身價隨後都能水漲船高,導致有志者趨之若鶩。

堺雅人年輕時的夢想是演大河劇裡的主角。這是他在大學一年級參加「早稻田演劇研究會」時,曾在報告中透露過的心願。距2008年在大河劇「篤姬」中挑大樑後,時隔多年,喜歡挑戰自己演技的堺雅人,當然會想接演。還有,此次編劇是當紅的三谷幸喜。三谷不僅是堺雅人心儀的劇作家,兩人曾在十年前的大河劇「新選組」中合作過,合作的經驗愉快。

劇作家三谷指出,這齣戲以失敗者為主角,編劇的契機是失敗帶來的衝突和戲劇張力較大,且故事多發生在庶民及小人物身上,更重要的是,「幸村至死都以為會成功,始終懷抱希望,積極應戰。」可說「敗者不餒」是他最想強調的精神。

一般日本人讀歷史時都很熟悉,真田幸村的個人特質包括大義:不為利所屈;漠視不幸:人生一半時間遭軟禁;人和:善待部屬、平等待人、擁有傾聽力;不屈不撓 :屢次挑戰德川家康。這樣的人格特質,深受日本人推崇。

際遇不幸的天才軍師

年幼期,幸村在各諸侯間以人質身份戰兢度過;人生的黃金歲月,與父親被幽禁在九度山,一待14年。當接受豐田秀吉徵召時,已屆47歲了 。

隨他逃出幽禁的親信僅十餘人,都是桀驁不馴的浪人、下級武士,且與擁有數十萬大軍的德川家開戰,可說機會等於零。

但是,面臨內憂外患,硬拖著病軀上戰場的幸村,竟將一群烏合之眾訓練成讓敵方心寒的精銳部隊,他是怎麼做到的?又能為現代管理學帶來什麼啟示?

其一,幸村服膺《孫子兵法》中「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道理。

領導者原就需要隨時掌握詳盡的最新資訊,制敵於先機,也才能讓下屬心悅誠服的順從指示。事實上,在其遭幽禁的14年中,為掌握局勢動態,幸村常派出忍者為其蒐集情報。

其二,領導者再有才幹,光憑一人仍無法讓組織順暢運作,需有中低層主管為其分擔。

幸村蟄居九度山時,透過情報測知天下將再度點燃戰火。所以,始終不懈怠傳授戰術。他培育親信成為合格的將領,再令其出外物色浪人・武士等加以指導,培養基層幹部後,再讓其訓練更多士兵。

其三,人會自我成長及適度調整。若希望員工有向心力,統一員工的穿著是要訣之一。

 戰國時代,穿著最有名的軍團是武田信玄(1521~1573)家的「赤備」,即自盔甲迄旗幟都是朱紅色。而身為武田家遺臣的幸村也下令做此打扮,企圖透過軍服將「赤備」勇敢果決的精神融入靈魂。異於常人的權謀,終使三流部隊成為德川軍最大的夢魘,在歷史永留芳名。

從失敗中看到自己?

據了解,真田幸村死的美學,啟發了不少偏好從歷史中取得認同的日本人。

真田幸村的故事裡,有膾炙人口的一幕:真田信村強撐遲暮之身,昂首對著人數多到不見邊際的德川軍,喊道:「關東軍(指德川軍)雖有百萬之眾,卻未見一個男子漢!」

誠如編劇三谷幸喜所言,愈是缺點多、失敗的人物,愈有血肉感。耐人尋味的那一幕,讓日本人彷彿看到自己並嚮往之。

因為一個乍看與凡人沒兩樣的人物,竟在其人生的最後,大綻光芒。甚至以賭上生命,向後世人們展現魯蛇的一生,卻也有尊嚴的一面。

在實際的生活中,高貴而遠大的志向人人皆有。對較多數的一般人而言,生活及工作的艱難與瑣碎,一次又一次的磨損人的神經,使人變得脆弱不堪。因此,為了逃避難熬的現實,寧可選擇妥協與接受,度過平凡無趣的一生,這是常態。

然而,真田幸村這類人物,似乎較不在乎自己怎麼活,而是如何死亡才重要。換句話說,對他而言,人生的價值非由怎麼活而決定,卻以死前有何作為來做定奪。

日本庶民一方面對這種生命觀產生共鳴。覺得真田幸村像自己,生前際遇坎坷、諸事不順。因而與他一起落淚。

但是,另一方面, 死前大放光芒的真田幸村,又指引出另一種路。一條不斷遭逢失敗卻誓不放棄的人生之路。因而為他喝采,同時也暗中提醒自己,無論身處何種處境都要抬頭挺胸。

台灣觀眾應該不久 之後,也會有機會看到這齣大河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