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國民黨有何籌碼?

文 / 朱雲漢    
1993-07-15
瀏覽數 9,600+
國民黨有何籌碼?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從大環境來看,有兩個世界性的大趨勢,是國民黨必須要面對的。

無可避免的趨勢

第一是後冷戰時期來臨,使得傳統的國際議題、衝突淵源重組,這對很多國家產生相當大的衝擊,因此必然對各國政黨政治也帶來重構。每個國家的反應不一樣,這得看它既有政黨的調適能力以及領導階層轉換的速度而定。

從某個角度來講,國民黨比較幸運,至今仍在執政。在東歐變局前,國民黨已經開始局部性改革、本土化,如果蔣經國從八四到八六年不做這些事情,今天國民黨可能像蘇聯的共黨一樣,成為過街老鼠,中央黨部被沒收充公、黨營事業全部拍賣。從某種角度講,它規避了最壞的可能性,雖然如此,都不代表它從此就可以生生不息。

第二個大趨勢是,過去的威權體制下,當政者面對相當徹底的民主化,會面對選舉上一連串的衰退,像拉丁美洲國家。當然,國民黨和這些國家有些不同,它在台灣有四十年的根基,而且它是從地方選舉的運作開始面對選舉的競爭。到今天為止,它經歷過兩場真正全國性的選舉,一是二屆國大選舉,一是二屆立委選舉。

不過這二次選舉不能真正稱之為「試金石」,因為這二次選舉,體制上雖是全國性的,還是有很強的地方選舉色彩,利用既有的地方派系基礎,抑制黨對黨政權的選舉。 這兩種趨勢國民黨無可避免要面對。評估失去政權的可能性,對國民黨而言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整體而言,國民黨的執政成績單是正數還是負數?我們可以看出來,這幾年國民黨的負分不斷在增加。

中央菁英,不願參選

民進黨今天最大的間題是並未真正有過執政的歷練。它在某些縣市做得還不錯,這都會慢慢累積它的分數。最近民進黨把張旭成、張富美等人延攬回來,提升它的執政班底、人才素質,而且有不少民進黨立委,對政治問題不只會批評,也有一種建設性的角色。但是時至今日,一般人對民進黨還是有信心的差距(這是現階段國民黨唯一可以取利的地方),到了真要決定誰執政的那一剎那,人民自然會問它可以負擔起這樣的責任嗎?這是民進黨目前最大的問題。

國民黨最大的危機是,在某些方面,一般人對它的期望是建立在中央的菁英身上,但是這些人不去選舉,叫他去選台北縣長他也不去,若真去也不一定會贏,因為地方派系的人會扯後腿,因為你是空降部隊。如此,等於國民黨的優勢因素在選舉時施展不出,這一批人才和選民是脫節的。

因此,立法委員選舉和縣市長選舉,國民黨一直在衰退,國民黨人才在地方呈現反淘汰。立法院裡,國民黨能言善道的就是新國民黨連線的,除此之外,沒有了,只有摔角的和氣功的。國民黨一直在流失四十歲以下的選民,地方上已經被派系壟斷,所以人才在反淘汰;相反地,民進黨中央人才願意到地方參選;就人力資源來看,被國民黨拒絕的人才,如律師、社會運動領袖當然就到民進黨。所以,國民黨的基層在退化,傳統動員方式也在退化,人才瓶頸、斷層都出現。

縣市長選舉當然更糟糕,因為有派系矛盾。今年底,如果民進黨拿了十一、十二席,它會衝出很多新問題來。第一,國民黨內部可能又引發鬥爭,有人要換D席;第二,地方派系對國民黨信心會動搖,因為地方派系和國民黨是利益結合,它沒有任何理由要死心塌地跟隨國民黨。這可能使新國民黨連線、非主流派更看清,要跳出來的話,早點跳,義無反顧,因為沒什麼好留戀的,各自準備逃生去吧!

而民進黨在掌握過半數地方首長的基礎上,將會提出很多新的政策或要求,縣市長聯盟運作起來勢必虎虎生風,如果過半數的縣市要杯葛一個政策,連戰會很頭痛。舉個例子,十一個縣市一起抗稅或是要訂一個紀念日,你要或是不要?他們可以製造各種情況動搖國民黨的執政威信。

一次攤牌

民進黨裡有些人會要求提前舉行總統直選,國民黨會怎麼回應呢?我的判斷是,國民黨如果明顯地挫敗,主流派裡會有人主張提前總統直選。這有多重好處:第一,它不願意也不能夠節節敗退,輸了縣市長、省長、立法院,那就大勢已去了。乾脆一次攤牌,況且它現在還有很多優勢;第二,如果李登輝想再連任總統,這是一個最好的方式,因為國民大會主要掌握在主流派手裡,他可以透過修憲,明訂總統選舉辦法,也可以透過一個決議案,或乾脆把它變成一個條文,如果民進黨願意配合修改條文的話,更沒問題。

從九四到九八,可以說是台灣的關鍵年代,其間九七要出現、鄧小平身後變局要出現、還是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如果這樣的話,李登輝親自出馬、提前舉行總統大選,國民黨會贏。

李登輝可以藉此重整國民黨,因為他選總統不太需要地方派系,他可以搞一個大的競選委員會,每個縣都有分會,把縣裡面有頭有臉的人統統納進來,這些人以後可以重構國民黨,在這個黨之下重整旗鼓。從這個角度,國民黨還有一些筆底抽薪之道,足以讓它應付到一九九八或一九九九年。

九八、九九年以後,情勢則很難預測,因為中間會發生很多事情,那個時候的國民黨命運就很難說了。因為第一,不會有第二個李登輝。李登輝是在特殊的權力重組過程中出線,有很多人支持他,也有很多人怨恨他,他是一個時勢塑造成的英雄。連戰沒有這種歷史機運,他沒有能耐當李登輝。如果國民黨本身有很多問題,基層有問題茫又沒有李登輝情結支撐的話,以後的權力分配一定會產生嚴重紛爭,又沒有一個人能提供強勢的領導,連戰看起來不像是能夠一統天下的人,沒有政治人物魅力,這時候的國民黨分崩離析的可能性很大。

另外一個可能性是國民黨年底選舉沒有想像的糟糕,哀兵必勝,李登輝要提前出牌可能有些問題,民進黨也不會配合。他的做法可能是,第一,對他是否連任保持懸疑,這是權力運作必須有的。第二,三年之內,在國際或在兩岸關係有重大突破,這是最好的情況。我看他的布署原來是以第二個為主導,第一個隨著情勢變遷他也不得不去考慮,國民黨現有的籌碼,大概是循著這樣的脈絡。

(朱雲漢為台大政治系教授)

(苗天蕙整理)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