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之外,歐洲的另一大危機

你不知道的世界:以偷為生的吉普賽人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5-11-23

你不知道的世界:以偷為生的吉普賽人


圖說:吉普賽人會圍在人多的出路口,直接攔住來往的行人

在台灣,偷竊是個違法的事情,任何人只要竊取不屬於自身的物品或財物,就等於觸犯了刑法,一旦吃上官司,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不過,對於歐洲的吉普賽人(羅姆人)來說,偷竊不僅不會受到什麼嚴重的懲罰,這可能更是她們求生的唯一方式。

歐洲扒手猖獗,這已是舉世知名的事,這當中又以吉普賽人的情況最為張揚。

她們半偷半搶的團體行動方式,常常在轉瞬間就摸走觀光客身上的重要財物──作案方式不外乎利用觀光客們的好奇心,先以友善的填問卷方式吸引目標注意,而後其他同夥再伺機打開受害者包包、伸入口袋,待端倪完問卷後,身上的重要物品早已不翼而飛,想找也找不回來。

圖說:在被發現被拍攝後,她們開始惡言相向

吉普賽人,又稱羅姆人,是散居於全世界的流浪民族,起源於印度北部。

「吉普賽」一詞是係當時歐洲人誤以為他們來自埃及,而以「埃及人」(Egyptian)稱之,最後音變為「吉普賽」(Gypsy),他們還有很多不同的稱謂,法國人稱他們為波希米亞人(Bohemian)、西班牙人稱為弗拉明戈人(Flamenco)等。在歷史上,他們以占卜、歌舞、手工藝等專長聞名於世。

目前全球約有1500萬以上的吉普賽人,主要分布於歐洲、中亞、美洲等地。人口龐大的他們以流浪特性著稱,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土,更未曾建立國號,沒有保障、不被他人認同,居住的地方就是簡單的棚屋,或政府搭建的臨時住所、難民營。

因為流浪與貧窮,數百年來,他們衍生出獨特的生活方式,因為沒有就學、缺乏教育,大部份的雇主都不願意雇用他們,為了生存,他們只好偷拐搶騙,極高的犯罪率讓其飽受當地人的歧視與迫害,因此,在社會上的定位更是卑下,成了許多政府都頭痛的問題。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吉普賽的孩子打從娘胎出生後便開始學習各種偷竊的技倆,三代同堂共同偷竊的情景並不罕見,畢竟,他們大部分人也只能依靠這樣的方式維生,反正在弱勢的情況下,也不會得到政府的關注。

警察並不是不逮捕他們,而是就算抓到了,他們沒有國籍、沒有身份、沒有財產的特性,逮捕歸案後也只是徒勞無功。

罰款?他們繳不出錢來。拘役?那還要花更多的納稅人稅金給他們飯吃。況且在歐盟這個強調和平、友善的環境下,更不可能去嚴厲處罰在社會上已處於底層的弱勢族群。

對於觀光客來說,吉普賽人固然討厭,但如果仔細想想他們悲歌,也許真的是情有可原……

吉普賽人的特性就是四處飄流,生活環境大多沒水沒電,也缺乏乾淨的醫療資源,健康問題成了他們嚴重的隱憂,一旦生了重病,很難得到完善的照顧。

再者,吉普賽的女性沒有節育、產檢的習慣,女孩們大多在13、14歲時就當媽媽,流產情形亦是十分嚴重,成了十分可悲又現實的生活壓力。

在傳統的觀念上,長輩們也會禁止族人們與外人有所聯繫,封閉的社會價值觀讓外人少有機會了解他們,久而久之,加上偷竊的壞印象,自然大部份的人們都對他們避之唯恐不及。

有人會問,當地政府為什麼不直接將在地吉普賽人納入國籍?因為這並不公平,若將一個吉普賽人給予國籍,其它人勢必也要得到同樣的禮遇──而以一個歐洲國家至少有數十萬至百萬的吉普賽人來說,人口突然增加絕對不是好現象。

畢竟,當這些人享有跟其它國人一樣的社會資源、福利、公民權、受教權、醫療幫助、生活津貼時,肯定會造成當局莫大的財務黑洞與危機,更何況,勢必會造成非常恐慌的抗議行為。

看似浪漫的流浪吉普賽族群,其實正承受不同的生活壓力,並深陷在歧視、排擠、貧窮、疾病當中。他們也不想偷,但為了生活,那是他們維持生活之道的主要方式(當然,還是有些吉普賽人會利用自身勞力來賺取生活所需)。

(部份生活環境圖片來源:alalamnomadsromediazaman

關鍵字: 全球焦點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