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玩得個性玩的精-旅遊新趨勢

文 / 孫秀惠    
1993-06-15
瀏覽數 15,850+
玩得個性玩的精-旅遊新趨勢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來自瑞士的荷西出現在新加坡機場時,背包裡只有一套換洗衣物,和一本「吃在星城」。食物是他此行唯一的目的。

新疆和闐的街上,午後的陽光將一群人影拖得老長,仔細聽一聽,即是大和民族促促碎碎的交談聲。這十個日本男女,兩年前跟著旅行團,由中國往西走了一趟絲路之旅後,興味盎然,又花了一年的時間做準備,自己安排兩個月的旅行,這回是從北非往東走,主題是「回教」。每一個團員都相信在此行之後,自己可以成為日本的回教通。

若在十年前,這兩個故事可能令人聞之側耳,但在今日,許多人聽到了,只會聳聳肩說:「喔!」因為可能他們也正有類似的計畫。

除了電腦、電視文化與性解放,最能將二十世紀末的生活與前半世紀區隔的,大概就是跨越國界旅遊的自由與能力。

一九六0年以前,英國和德國的藍領階級很少到坐火車要一天半以上的地區旅行;日本是一九六四年才開放出國觀光,台灣更是在八0年以後。

心靈自由的重要指標

前半世紀與後半世紀的差異,從以下的例子看得最清楚:

家住英國威爾斯,現年七十六歲的赫斯特老太太,為了到德國參加摯友的葬禮,六個月前生平第一次踏入倫敦的希塞羅國際機場。在此之前,鐵路線延伸至北的蘇格蘭高地,是她腳踩過最遙遠的土地。而她的孫女安娜在兩歲以前,坐飛機的經驗卻已超過三萬英哩。

根據世界觀光組織(WTO)的統計,一九九0年以後,搭乘飛機的十歲以下旅客中,五%以上的人飛行哩數超過三萬英哩;而四十歲以下的人,每年旅運的次數則比他們祖父母輩多了五倍以上。

過去人民鮮有能力出國觀光的亞洲與中南美洲國家,現在旅遊的人數每年都以倍數成長。

五年前台灣出國人數為一百萬人,兩年前二百萬人,去年則達四百萬人,等於台灣人口的五分之一。

「旅遊在二十世紀末超越政治,成為人類心靈與行動自由最重要的指標。」美國學者赫曼在其著作「遊戲社會學」導言裡的一段話,是這個現象最好的註解。

WTO預測,未來十年全球國際旅客的人數,每年會增加四.二%左右,到歐洲的國際觀光客更會超過個成長率,因為歐洲是亞洲新興觀光人口未來的最愛。去年到歐洲旅遊的人次達兩億人之多,若WTO估計正確,那麼五年以後,每年將有三億人次到歐洲。日本未來五年,每年出國有人次更將突破一千五百萬人。

當飛越大洋到另一國度,猶如搭乘捷運系統般稀鬆平常,旅遊在二十世紀末,意義也不同了。

第一個明顯的改變是,這是個不患「寡」的旅遊年代,「一次玩很多地方」已經過時了。

「不患寡」的旅遊年代

以美國為例,從一九八五年到九0年,美國人的歐洲觀光成長了二五%,然而旅遊目的地即顯著減少;五年前,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去趟歐洲至少要看三個國家,現在十個人裡頭只有一個會遠麼做;歐遊旅客每次停留的時間也比以前縮短,原因無他,因為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會再度來訪的識途老馬。

日本每年一千五百萬的出國觀光人口中,有四0%都是出國一次以上的人。

雖然政府沒有公布類似的統計,旅遊廣告卻已說明台灣亦然。

看看雜誌、報紙。向旅客菑滫犖优O如「羅馬假期」、「紐西蘭逍遙八天」等短天數、遊點少的玩法。過去一口氣在十二天內遊遍五國、十幾個城市的旅行團,反成了非主流派。

事實上,台灣的國民所得在五年內提升了三千美元,機票費用在近十年的上漲幅度卻不超過五%;十年前,普通薪水階級要花三個月薪水才能去一趟美國,現在只要一個月的收入就可成行了。這一點影響了許多人的旅遊人生觀。

「在二十幾歲時,十年內能出國三次,把歐洲、美洲與紐澳快快瀏覽一遍,是我暗暗的奢望。現在,我發現自己可以在四十歲前出去十次,慢慢看、細細瞭解。」三十三歲的國小教師吳純子,從三年前開始每年固定出國十天,一次只到一兩個地方。

即便是過去動輒四、五十天的自助旅行,根據國內四D旅遊會會長黃安勝指出,也已逐漸被二十天左右的行程所取代。

懂得選擇

有經驗的旅客多了,省錢也成為另一股潮流。

夏威夷幾年前對曾經來訪的旅客大做促銷,希望吸引大家再度光臨。結果老客人雖然回來了,都只往沙灘上躺,不再到火奴魯魯街上採購。地方收益增加不大,觀光局的官員只好另出新招。

WTO在全球二十五個國家抽樣調查也發現:扣除機票,赴美觀光的亞洲人去年平均花費的金額,竟比三年前少了四百美元;歐洲人更厲害,開銷比過去減少了一半。

去年,歐洲聯營火車票在韓國售出四萬多張,在台灣售出一萬多張。有經驗的遠東旅客,開始捨昂貴的內陸飛機,選擇便宜的交通工具,實現旅遊的夢想。

懂得省錢,反映了背後更深層的意義--懂得選擇。

日本的旅遊業者早已宣布:全球旅遊的分眾時代來臨了。業者現在最熱切討論的,就是如何開發「第二代旅遊產品」--由旅客特性與需要主導的行程;同樣的觀光路線,每次都因人而異。「從前最典型的日本觀光客,是跟在領隊後面一群沒有臉孔的人;現在他們是一個人背著背包,下了飛機、買份地圖就直奔目的地。」巴黎戴高樂機場旅客諮詢中心主任密赫形容日本人的轉變。

其實這也是全球性的轉變。

英國和德國最大的旅行社都已經大量減少旅行團的業務,轉投資航空業,因為愈來愈多人喜歡自己安排行程,只要旅行社提供便宜又迅速的機票。

我要、我想、我發現

自助旅行引進台灣雖不過幾年的光景,現在十個出國旅遊的人中,就有一個是完全不依賴旅行社的「自走族」。

澳洲一群年輕人組成了「我」旅遊協會,會旨是:我要、我想、我發現。協會不提供會員任何旅遊團或行程包裝,只教導會員如何從「我」的興趣、需耍,甚至生涯規畫,找出屬於自己的旅遊方式和路線。同性質的組織,根據經濟學人雜誌一項非正式的估計,在全球現已超過一百個。

「我」協會的一名會員說:「過去人們為了沒看過的事物而旅遊,現在人們藉著旅遊來表現自我、塑造自我。」

飛達旅運行銷經理梁淑瓊指出,台灣也是同樣的情況:「愈來愈多人要求「我的玩法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旅遊業者的彈性成了很大的考驗。」

這個趨勢使得近年「主題旅遊」成為市場的新寵。

美國的一群吸血鬼迷,遠赴羅馬尼亞,單單為了體會那位傳說中的德古拉伯爵夜晚行過蕭瑟林道的感覺;在亞馬遜河邊的叢林小屋中,幾個日本生物老師白天走了五、六個小時的路,晚上還要就著昏黃的燈光,跟著特別請來的專家閱讀動、植物與叢林生態變化的資料,準備另一天「消失的雨林」之旅。

在台灣也出現九天到紐約,只看博物館、美術館、劇院、舞團的特殊旅遊團;南部一家規模不大的冬霖紡織廠,幾個設計師去年在老闆的贊助下,組成了自稱為「巴黎、米蘭流行線」的自助旅行團,把工作、創意跟休閒結合在一起。

前年莫扎特逝世二百周年,去年荷蘭十年一度的國際花展,都以「主題」取代了「地點」,成為全球旅遊的盛事。

這是個玩得精又要玩得個性的年代。德國萊茵河畔一個觀光小鎮火車站大門刻的一句話,貼切詮釋了全球玩家的想法:

「歡迎來到愛得林根!在這裡你需要的不是導遊,而是地圖--手中的地圖,和心靈的地圖。而前者乃是為了使後者更自由。」

你可能也喜歡
生活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