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逃出迷宮,還有什麼更艱難的試煉?
文 / 魯皓平    
2015-09-10
瀏覽數 15,200+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第一集靠著劇本與年輕演員們的成功表現,締造了許多輝煌又賣座的紀錄,一個會隨時變換陣型的迷宮、一群想要探究真理的青年,以及充滿未知的謎團,交織成一部震撼人心的經典巨作。

在第二集《移動迷宮:焦土試煉》(Maze Runner: The Scorch Trials)中,故事場景從單純的迷宮拉到了荒漠、廢墟、鬼城與山野,更氣派磅礡的史詩觀,讓奔跑的距離不斷擴大,觀眾彷彿跟著湯瑪士(狄倫歐布萊恩Dylan O'Brien飾)、紐特(桑格斯特Thomas Sangster飾)、民豪(李基弘飾)等「飛毛腿」,探索這早已頹敗荒廢的世界。

這集也揭露,在《移動迷宮》的世界中,地球已被「閃焰症」肆虐的荒蕪不堪,倖存人類所剩無幾、城市崩潰瓦解、嚴重的缺水已讓大地沙漠化,更不堪的是,還有一群因感染而變化成殭屍的「狂客」,隨時準備奪取他人的性命。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而「WICKED」所設計的迷宮,其實只是一連串實驗中的一環,他們想要從這些青年身上找到能治療疾病的解藥。諷刺的是,那個讓他們毫不自由的迷宮,卻在踏入外界的焦土後,成了最令人懷念的安逸世界。

在劇情部分,《焦土試煉》還是毫無冷場,湯瑪士就像個能隨時掌握時機、卻又缺乏完整計劃的領導者,但他的義氣與正義感,成了貫穿全劇的重要主軸。不論是他過去與「WICKED」的關係,還是現在與夥伴的革命情感,冒險態度扣人心弦。

像這類「反烏托邦」型的電影近年非常火紅,不管是《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或《分歧者》(Divergent),都是在抵抗一個虛偽建立荒謬秩序的政府,導演透過電影的反思,批判當前的社會議題與爭端。

而《移動迷宮》最吸引人的,在於當權者最擅於操作的兩面手法與欺騙,你不知道真正動機,更無法窺探背後意義所在,只能一點一滴自我挖掘。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有趣的是,《移動迷宮》居然也跟其它殭屍電影一樣冒出了可怕又兇猛的殭屍,原本讓人以為這會將電影往《末日Z戰》(World War Z)、我是傳奇(I Am Legend)或陰屍路(Walking Dead)那樣的求生走向發展,還好它並沒有走偏。

雖然《移動迷宮》的殭屍更兇殘可怕,也彷彿沒有弱點的設定,幾幕經典的追逐場面也是電影中最震撼、充滿張力的賣點,尤其是常常驚悚的突然出現,可怕程度直接讓不少觀眾嚇破膽,令人隨時處在緊張、刺激的逃跑氛圍中。

但導演並非將劇情重點放在殭屍上,反而更著重在主角們與「WICKED」、反抗軍之間的關係。

因此,不論是規模與氣勢,還是更詭譎的場景,甚至動作與打鬥場面,都有更突破以往的震撼。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比方說,我們可以看到在電影裡面那座已經幾乎被沙漠掩埋的金門大橋、毫無生機的舊金山、一望無際的沙漠,還有苟且偷生的倖存百姓,就像是末日電影會有的末日情節,那種緊張與無助,絕對要進大戲院才能深切體會。

全片劇情的鋪陳都是在為最終章《移動迷宮:死亡解藥》(Maze Runner:The Death Cure)埋下伏筆,故事也透過一點一滴片段湧現的記憶,拼湊出最引人入勝的真相。片尾的爆點更是充滿震驚。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跑出自由!更磅礡震撼的精彩篇章

電影藉由青少年特有的冒險犯難精神與勇於突破窠臼的價值觀,象徵反對大人獨裁、霸道的既定規則,而挑戰權威、追求應有的自由。所以在電影中,我們可以明顯的看到正派大多都是青少年,而反派全是那些官腔官調的老頭,這種叛逆、打破傳統的模式,正是故事主角湯瑪士、民豪、紐特最吸引人的魅力。

(圖片提供:20世紀福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