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來台掀震撼
文 / 高宜凡    攝影 / 賴永祥
2014-11-18
瀏覽數 20,800+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圖:巴黎法國經濟學院(PSE)教授皮凱提(Thomas Piketty))

11月16日的週日午後,位於信義區的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湧入上千民眾,他們不是來聽演唱會或逛百貨,而是來聽一位年輕經濟學家的演講。

談到死板的經濟學,很多人腦子馬上浮現枯燥乏味的政策文宣,或讓小老百姓搞不懂的數學算式跟專業名詞,像是GDP、FTA、QE、需求&供給、看不見的手等等。但來自巴黎的法國經濟學院(PSE)教授皮凱提(Thomas Piketty),去年出版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Le Capital au XXIe siècle),卻讓厚達700頁的經濟學著作變成全球暢銷書,更引發各界熱烈討論。不少人預言,皮凱提絕對是未來幾年熱門的諾貝爾經濟學獎人選。

檢視各國財富史,發現貧富愈拉愈大

43歲的皮凱提究竟有什麼魔法?能讓一般人費心鑽研艱澀的經濟理論?說穿了就是兩點,首先,他把各國有史以來的財富及資本分配資料,做了一次完整的蒐集與分析,集結成WTID(world top income database)資料庫,目前涵蓋範圍近30個國家。其次,這本書的內容完全踩中當前社會對於貧富懸殊、財富遭少數人壟斷的不滿情緒。擔任開場致辭、剛結束北京APEC(亞太經合會)行程的前副總統蕭萬長表示,這次APEC就特別討論到「包容式的成長」議題,強調經濟政策應維持社會公平正義。「沒想到今天這場有這麼多人參加,可見大家對貧富不均的議題非常關心。」他在台上說道。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_img_1皮凱堤分析,目前全球貧富不均的程度幾乎倒退兩百年,回到18、19世紀的資本家寡占狀態,若無法及時改善,未來恐怕會破壞社會穩定及民主體制。如近來美國所得前10%的富人,掌有全國近半比重,幾乎回到1930年代的水準。歐洲已開發國家則以義大利的情況最嚴重,私有資本占國民所得的比率,從1970年的240%倍增到2010年的680%,公有資本卻從20%驟降至-70%,等於民間好野人愈來與有錢,政府卻愈來愈窮,當然難以維持公共服務與社會福利。

提高富人稅,用教育促進階級流動

隨著繁體中文版問世,皮凱提本人也受邀來台演講,當天主辦單位邀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張安平、前司法院院長賴英照等人與之對談,由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擔任座談主持人。各方對如何促進財富分配平等、稅制怎樣改革、是否追隨全球化等諸多議題,出現了許多激烈交鋒。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_img_2

(圖說:左起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張安平、前司法院院長賴英照、皮凱提教授、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

例如,皮凱堤主張以重稅手段促進財富重分配,代表企業方的兩張均主張,最高所得稅率不宜超過50%,否則反會扼殺創業及創新意願,「如果缺乏致富機會,人們就不願創業」,張忠謀認為,如果一個國家能維持三個條件,收入不平等就不會是社會問題:足夠的社會安全網絡、公平的稅制、及平等的教育機會。

而書中批評的明星CEO薪資過高造成「肥貓」現象,張忠謀當場反駁,他這次出席只領一萬元的與談人費用,但相信皮凱提此番來台可領取上百倍演講費,解釋這是市場供需引發的經濟現象,皮凱提隨即回應此行無需任何演講費,自己已從該書賺到許多版稅,也繳了很多稅給政府,語畢引來全場觀眾鼓掌叫好。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_img_3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_img_4

至於所有人一致的共識則是加強教育,應該那是造成社會階級流動、減少貧窮世襲最好的方法。但張忠謀直言,目前的台灣教育體制非常糟!12年義務教育不應只重視明星學校,應該讓80%的學生都有好學校念,教育面向更應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不該只看考試成績。

財稅不公、民怨不停,全球苦思打開資本主義死結_img_5

非極端言論,卻促進社會各界思考

由於這本書常被拿來跟1867年問世的《資本論》(Das Kapital)比較,因此現場不少觀眾提問,皮凱提自己跟德國哲學家馬克思(Karl Marx)有何異同?皮凱提笑答,他年輕時見證柏林圍牆倒塌(1989年),因為並未受共產主義的思想渲染,「在馬克斯的年代沒辦法蒐集那麼多客觀資料,所以容易產生極端言論。」但他不否認自己對中國走的社會資本主義懷有高度興趣,可惜目前中國缺乏公開資料,無法和其他國家比較貧富差距的情況。

在場也有人提問,中韓FTA讓國人憂心忡忡,台灣是否該加入全球化的貿易協定陣營?皮凱提回應,這種社會疑慮同樣發生在歐洲各國,因為歐盟正與美國展開TTI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協議)談判,但他認為自由貿易不該犧牲社會正義,各國為吸引投資發動降稅比賽不難理解,但不該阻礙國際間的財稅合作,因為反而會造成更不公平的資本挪移與避稅動作。

平心而論,儘管此刻全國都在上演促進財富公平分配、加強階級流動的社會辯論,但皮凱提丟出的解決方案,如課資本稅、國際稅制合作等,都不易執行。如何一方面維持經濟動能、又不會激化社會矛盾?成為許多政府官員的大難題,腦海中不時傳來英國首相邱吉爾那句名言:「資本主義的原罪是,有福不一定大家同享:社會主義的美德則是,有難大家一定同當。」

或許正如皮凱提所說的:「這個辯論才剛剛開始,還會持續好幾年的。」

延伸閱讀
政治評論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