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麋鹿?迷路?
文 / 李雅筑    攝影 / 陳之俊
2014-11-15
瀏覽數 178,800+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曾被醫生宣判「解決能力與自理能力0分,不吃藥就沒明天,」今年九歲的汪以墨,現在竟搖身一變,成了全台灣最年輕的圖文作家。以「迷路」為名,小小年紀的他創造出細緻豐富的繪圖,搭配幽默中肯的文字內容,短短幾個月,就吸引7萬名粉絲關注,名插畫家馬來貘更高聲讚嘆:「怎麼辦?他好強!我要封鎖他!」

仔細一看,「迷路」的繪畫作品有三個重要角色,包含自己、媽媽「米米」和弟弟「爆走」,多半是溫馨爆笑的生活趣事,以及對新事物的看法。原本僅是想分享作品,結果迷路童言童語的創作內容,加上米米的智慧答辯,開啟關於教養議題的討論:小孩學習力慢怎麼辦?在台灣教育體制下,家長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這兩隻野生動物真的好皮啊!」採訪一開始,眼前戴著粗框眼鏡、留著妹妹頭造型的米米,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三人坐在沙發上,她的兩隻手環抱著他們,他們不斷扭動身體,甚至還一屁股往米米的腿上坐,「啊呀,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很巨大了!」米米忍不住哈哈大笑。

即使穿著一致,但第一眼看到迷路和爆走,就能輕易嗅出差異。一個頭髮恣意地往外飛俏,眼神平穩安定,注視著一旁燈飾,一副與世無爭的疏遠感,有時乾脆全身癱軟在沙發上,不小心挺出圓鼓鼓的肚子。一個則是身材瘦小,眼睛圓滾滾地轉阿轉,不斷地跳動和嘻嘻笑,瞧見桌上的錄音筆就抓起來高聲問:「哇!這是什麼東西呀?」

不過相同的是,兩人都有些坐不住,桌上的飲料還沒喝完,兄弟倆就一溜煙跑到其他桌,在微微的燈光下,他們手握著畫筆,開始安安靜靜作畫,題材是前一秒鐘才認識的《遠見》攝影。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圖說:迷路(右)和爆走(左)兩兄弟)

談起這對「一靜一動」的兄弟倆,米米笑說,一個慢、一個快;一個乖、一個皮;一個不擅言詞,一個善於互動;一個不在乎外面世界、一個在乎大家的想法,「但一進到繪圖世界,他們同樣散發出源源不絕的創作天分。」

不過在迷路的幼稚園時期,米米就發現了一點不同。「老師天天跟我投訴,說他很奇怪,」不僅學習速度慢、注意力難以集中,也不在乎成績和榮譽。之後到醫院檢查,才發現迷路是多動症(ADD)患者。

「一開始也是很難接受,」米米坦言,之後讓迷路吃藥,但是因身體適應不良,不斷嘔吐,三天後,米米決定停止用藥,也開始改變思維,「學慢一點沒關係,總會到達終點的。」

米米對此感嘆,台灣的教育體系總是要求速度,卻因此養成思考平面化的小孩。她說,從幼稚園開始,許多家長和老師就不斷塞東西給學生,學英文、背成語和查字典樣樣來,她不禁反思:如果追求速度,還會有學習樂趣嗎?

於是米米開始對抗學校的教育方式,「老師應該覺得我很頭痛吧?」米米自嘲說自己是另類的「恐龍家長」,無論是作業太繁重或是考試太多,米米二話不說向老師反映,「我不在意成績,我要的是給他們快樂地學習過程。」她甚至還曾對老師說:「如果溝通之後還是不認同,那你出你的作業吧,我不會讓小孩寫的。」

如此的激烈反應其源有自,因為米米知道,學習慢並不代表學不會。先前有個數學題,迷路總是搞不懂,不過過完一個暑假,他就突然會了。「大家以為我把他送去哪個補習班,但是暑假我們明明到處趴趴走!」米米說,不需要逼迫小孩,時間到了自然就會,「為何大家總是要那麼急呢?人生還那麼長的時間可以學!」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圖說:迷路隨性地畫出「前一秒鐘才認識的《遠見》攝影大哥」)

雖然在課業上慢半拍,但當迷路人生第一次作畫時,一出手就讓人驚豔。米米解釋,一般小孩畫畫,會從線條、點和平面圖形開始,接著是人物到劇情發想,「但是迷路完全跳過前面階段,直接就來到人物和劇情了!」米米說,第一次看到迷路畫恐龍,一隻眼睛畫在另一頭,手腳也有前後距離,絕佳的透視和立體概念,讓她相當感動,「當時迷路只有三歲呀!」

會有這麼深的感觸不是沒有原因,原來米米是學藝術出生,不過15歲之後,她就再也沒有拿過畫筆。「我是藝術界的逃兵,」曾經念了半年的復興美工,米米感嘆,台灣的美術教育仍著重寫實,對於想像和創造力的培養較低,「許多人認為一個好的畫作,就是要畫得很像,誤以為模仿就是美學,沒有原創性,現在台灣成了代工王國,怪誰呢?」

她也回憶,小時候曾經畫了一個灰色的香蕉,之後老師大聲斥責:「怎麼畫這種顏色?我要怎麼幫你打分數?」,小小年紀的她暗自心想:「長大之後,絕對不要成為那樣的大人!」

因此當迷路和爆走出生後,她就希望他們能夠盡情繪畫,從中成長也找到自信心,「其實每個小孩都很會畫,我只是延續孩子的創作能量,」米米認為,家長這時的角色就是不斷鼓勵,最重要的是,不要限縮小孩的想像力。「就像畢卡索所說,他一輩子都在學習如何像孩子一樣作畫。」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她認為,家長有時也要注意自己無心的話語,可能一夕間就打壞創作胃口。「在小孩的世界裡,顏色沒有正反面之分,那是大人世界給的,」米米分享,有次爆走畫了一整張深棕色的圖畫,但有些家長一見這種暗色系色調,劈頭就質問:為何畫這麼陰暗的顏色?

「無論如何,都該尊重孩子的表現,」米米說,自己最想培養小孩幽默感和創造力,她認為,當他們長大後,這些能力都是最好的寶藏。因此現在,她竭盡所能地鼓勵,也一同參與其中,像是迷路的一次寒假作業,被指派要寫年獸的故事,「如果全校都寫一樣,那不是太無趣了嗎?」米米於是鼓勵迷路發想全新的年獸故事,經過好幾天的腦力激盪,迷路完成了一份與眾不同的作品。

日常生活裡,米米不忘引導他們觀察周遭事物,像是餐廳擺盤、街道建築物等,這不僅成了創作時的養分,有時更迸發人生哲理。米米說,有次電視新聞播放某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報導,迷路歪著頭說;「如果手機壞掉,就試試看關機再開機,不行的話就拿去修一下,為什麼大家對別人,卻不願意給機會?」

米米說,從小孩的視角,將帶領大人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他在人生上迷路,在作業中迷路,所以我把他的作品角色麋鹿,取諧音為迷路,」但對米米來說,教養孩子的過程,讓她了解如何放慢腳步、如何以更輕鬆的態度看待人生學習之路。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她是外星人米米,」一旁玩累的兄弟倆跑過來,內向害羞的迷路,趴在媽媽的懷裡說著。米米笑說,迷路常和同學炫耀,說自己的媽媽不像媽媽,是大哥。「他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米米,妳可以正常一點嗎?」

每個快樂小孩,背後都有個跳脫傳統思維的家長。當大家忙著把矛頭指向教育體制與環境的同時,是否能捫心自問:知道孩子的天分在哪裡嗎?自己又給了什麼樣的教育?

想像力不設限!9歲過動症圖文作家「迷路」有個外星媽媽

(圖片來源:「我是迷路,我9歲」粉絲專頁

迷路新書《人生啊,歡迎迷路》,11月24日上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親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