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執法的勇氣,要壓倒犯罪的勇氣-專訪法務部次長翟宗泉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2-09-15
瀏覽數 8,450+
執法的勇氣,要壓倒犯罪的勇氣-專訪法務部次長翟宗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法律如何界定「關說」?目前法律對關說的界定夠不夠嚴謹?

答:關說和另外兩個名詞很容易混淆,一是「遊說」,另一是「公關」。

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是主人,難免要表達自己的意見,請願是一個很重要的表達方法。可是請願的人這麼多,怎麼接納呢?他可能要請專家代他請願,這叫遊說,是一種請願的延長,希望政府決定政策的時候,能朝他希望的方向決策;一旦決策之後,得到利益的是不特定的多數人。

目前與關說相關的法律只有公務員服務法中的一條,可做為基礎推演,「上級公務員不得對下級公務員,就人事、處理業務方面有所關說」。

關說的對象通常是基層公務員,關說的內容多半是執行法律。公務員本來就應該依法律辦事,不需要你要求;你一旦要求,通常是要求與法律不符合的做法。換句話說,關說的內容通常都是違法的,關說的對象常是有權勢、有監督權的人對無權勢、無監督權的人來關說,結果是對特定的少數人受益。

現在有一部分人說,我是反映民意。民意代表反映民意的確是可以的,不過只是「反映」而已,不能要求公務員做什麼事情,自己的利益也不能介入。

問:有人說我不是關說是關心,打個電話,這構不構成違法?

依法服務,杜絕關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2 / 10 月號

第07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