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從來不躲問題-專訪毛高文談教育改革

文 / 李慧菊    
1992-07-15
瀏覽數 14,700+
我從來不躲問題-專訪毛高文談教育改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教育部目前要做的改革計畫非常龐大。請你談談,你的理想是要使下一代的學生有什麼樣的教育環境?

機會均等質量並進

答:原則上,這次教育改革,有三個方向。一是教育機會均等;第二是量跟質並進;最後,希望兼顧人文與科技。

在整個教育發展過程中,我們看到升學壓力的影響,所以要適當提高大學生的人口比例,民國九十年,大學生將占人口的三%。另外,也要考慮專科的就學機會,這方面也將有所進展,未來把大學生與專科生的比例,提高為六比四;也計畫建立北、中、南口東四區的大專院校網。中、小學這一部分,希望逐步走向量與質的均衡。未來,台灣省將要增設二十幾所學校,就是希望達到區域均衡。

就質上面來看,要齊一提升水準。現在的升學壓力,有一部分是大家希望進明星學校,這必須逐漸打破。所以在這段時間內,教育部對私校、省的補助不斷增加,就是要提升學校素質。

台灣的技職教育比較弱,因為技職教育必須與實務連結,而這方面的師資很難找。再加上師範教育法的限制,要這裡培養出來的才是合格老師,而師範體系事實上不可能培養這麼多行業的老師。

因此我們要修師範教育法,讓師資培育的管道多元化。技職教育多元化的方向,還包括業別的考慮。過去的體系很僵硬,把藝術和新聞也納入,用同一個模式來教育,實在不合理,所以我們排除幾個專業,不再納入技職體系。

問:對於學生人數眾多的專科學校,教育部有什麼具體方案?

答:現有的二、三、五專體制太複雜,我們計畫廢除三專,要設二專及學院。另外,我們規畫未來的高中、高職、五專一年級的基本課程,在內容上差不多,這樣才可以打通互相轉學的管道。過去是不能的,不管唸的是什麼學校,都不能下車。

進一步說,將來專科若有一個科系辦得很好,可以允許它再加二年,升格為專科學院,這樣比較有彈性,又可以符合專科專業的需求。

問:除了量的增加外,你打算如何提升大學的質?

答:總的方面,有關大學質的方面,希望他們走向學術自主,發揮自己的特色。所以在大學法修定時,教育部的角色從管理走向輔導、監督。但實際推動這些工作時就發現,如果大學的預算不能改變,那麼也難達成理想。所以我們現在在學雜費方面,公立大學的學雜費已不用繳庫,直接做學校的預算。另外,也促使他們建立學校的基金,不要全靠政府給錢。教育部給大學的補助,已從過去占教育部預算的七成降到五成,多出來的錢就補助地方。

現在的問題是,公立大學有錢,可是預算很死,沒有彈性;而私立大學有彈性,卻往往經費不足。教育部現在給私大的補助比往常多,也是想讓他們在財務上較寬裕,另外,透過私校法的修訂,建全董事會的結構,取得社會公信,如此它們才有可能向社會募款,建立學校特色。

問:那大學以下的學校要怎麼做?

答:高中、國中、小學教育的內容方面,我們希望透過課程標準的修訂來做改變。

這次的課程標準修訂是三個階段一起做,才可以互相銜接。我們都有經驗,以前唸的書重複又重複,就是因為課程標ㄓ懦}來做。這麼大規模的改革,壓力很大,批評也很多,這些事我們都得面對,也一定要做。

師資進修方面,過去只有教育學分班,老師進修的機會很少。現在要成立進修部,長期來提升師資素質,以研討的方式,改進教學。

問:很多人認為國中是現今教育上問題最嚴重的部分,教育部打算怎麼做?

答:國中教育是為了培養一個好國民,既不該用同一把「智育」的尺來衡量不同的學生,也不應該視為一種菁英教育。在目前聯招制度未變之前,我們能做的,就是使聯考命題簡單,考最基本的理念,不要考枝枝節節的東西。道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導引正常教學,一個是打破明星學校。

以台北市為例,今年有六萬多人報考公立高中,錄取大概一萬六千人。那麼我們出題的鑑別力,應該切在誰是前面的一萬六千人,而不是誰是前面的一、兩千人。

這樣子命題,也能使鑑別好壞的功能模糊,現在的明星學校是因為好學生都集中在那裡,不是因為學校軟、硬體比較好。這幾年,台北各校錄取分數,已經很接近了。

問:所以學生好像更緊張?

答:到最後,就不必要啦,何必那麼麻煩,因為不值得。其實現在各校的師資、設備都差不多,不會有太大差別。等將來各校考大學的比率差不多,就自然解決擠明星學校的現象,但根本上,我們還是希望改善聯招制度,採多元管道。我常說,只有一種方法人學,當然就會有一元教學;這都不對,都要改。

現在大學考試中心正著手研究改革大學入學方式;國中方面就是用自願升學方案來矯正。希望利用試辦的過程,不斷修改,化解疑點,讓大家都能接受。

問:這麼大的工程,需要很多方面配合。才能成功;例如對地方補助雖然增多,但很多偏遠地區依然請不到老師……。

答: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大學考試中心,規畫一個所謂推薦甄選項目,由高中推薦學生,接受甄試;其中有一部分就是為了特別目的而設,例如其正找到有意願到偏遠地區去服務的人,而不要透過聯考分發。

另外,偏遠地區的教師,有額外加給。

問:你剛剛非常強調評鑑、監督工作,但過去教育部在這方面的表現,並不令人滿意,例如能力分班、不按課表上課,都無法以行政手段矯正;未來,怎麼讓民眾相信教育部可以發揮對老師、校長等的評鑑工作呢?

答:一個就是在學校運作上,要做調整。例如,現在國中改為五等分計分,對老師評分,校內就應有一些制度上的設計,使它儘量公平。

另外,在行政工作上,就要盯得緊。現在我們盯得很緊,因為有案子提出來後,都把它電腦化,然後追蹤,過去是沒有的,案子一出來,在各單位轉轉轉就不見了。

像我的話,每天都會收到四、五十封的信,學生、家長、老師都給我信,告訴我他們對教育的感受,這些信一定是我先看,再處理;而不是他們處理過了,我再看。你懂我意思嗎?還有,加強法規修訂,將來真正嚴重的錯,就該嚴厲處分。

電腦追蹤,會計師查帳

問:根據你的計畫,有許多事都要等法令修訂,但立法院效率低落,而且注意力都還集中在政治性法案。要等多久,教育立法才會完成呢?

答:有很多事是行政命令,不需要經過立法院。有一些事,則不一定要等到立法後,才能去做。

以大學為例,新校長的人選,我就成立遴選小組,由學校推薦人選,教育部再決定。大學的預算也在改,這些事只要教育部的態度改變,大家有共識就可以,不必等大學法修正通過。倒是像教師法、教育人員任用法等,一定要等立法院通過。

問:要多久呢?

答:那沒辦法,那要催呀,要盯。但我還強調很多事不必等立法。像我們現在就請一家著名的會計師全面去學校查帳,比較專業一點,各個學校現在已感受到壓力,過去,是由教師行政人員去查,實在查不到什麼。

問:在改進聯考制度方面,相信你已經感受到社會反彈的聲浪……。

答:其實我認為這對教育部是好的。因為大家在做計畫的時候,都比較不用心;等到做了,才比較認真,你懂我的意思吧,哈哈。大家有反應,才能不斷有改進。

能力分班一定要打破,否則學生的生活圈、朋友,都是同一種人,這種發展對社會很不利,會有兩極化的傾向。

其實一些學校試辦後,學生的反應很好。有很多問題,都是家長以過去的經驗推測的。這也是我們要試辦的原因,希望透過這個過程,讓大家瞭解,並找出問題解決。

問:都會區的老師都認為每班學生數太多,因此教材改得再好,他們也無法注意每個小朋友。

答:這個問題,我們認為比較嚴重。我們正在研擬一個時間表。但除了要有錢之外,有沒有那麼多土地呢?所以我們考慮要調整學區,另外,師資也要增加。追個工程可能比其他工作,規模更大。

在自願升學方案後,降低班級人數就是下一個計畫。目前部裡正在蒐集各地資料,才能進一步規畫。

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準備一個常設的教育研究院,地點在陽明山。希望這個機構,能從最基本的理論、制度,到執行的問題,都做長期的研究、調查,做為施政基礎。

很多輿論都說教育問題太複雜,批評教育部的改革枝枝節節,其實我都是全面在做呀,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

問:你上任五年了,怎麼看自己的職位呢?

準備犧牲自己

答:第一,在心理上,我從來沒想過要做多久,但我也不因為有這種心理而逃避。我從來不躲問題,所有問題我都要面對。

我的基本理念是,教育改革是長期事業,要有耐性;但也得有個藍圖,仔細去做;但也不期望自己都把它做完。這需要一棒交一棒,像接力賽一樣。這也有點像打棒球,一定要有犧牲打,你不可能期望每次都安打呀。

問:誰去打犧牲打?

答:當然是準備犧牲自己啦。

本文出自 1992 / 08 月號

第07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