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文 / 何亞威    
1992-06-15
瀏覽數 12,650+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喝一口長江源頭水,找到長江新源頭的黃效文心裡想的是,長江流域三億五千萬人與他共飲長江水,水雖然冷冽,他心裡卻無比溫暖;對指引他源頭方向的藏族牧民來說,長江源頭只是牲口的水源而已,下游的人更與他無關。

住在江邊的人,日日夜夜、世世代代與長江一同生活,對他們而言,長江到底是一條什麼樣的河?我們從虎跳峽開始,一路尋找居民心理上的長江。

長江上游的兩個謎

虎跳峽和石鼓,一直是長江上游的兩個謎。

虎跳峽是金沙江上的峽谷,金沙江在此劈開兩座五千公尺以上的雪山,造成高山峽谷奇觀。距虎跳峽一百公里左右的石鼓,則是因為長江原是由西北往東南流,流到石鼓卻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彎折向東北,長久以來吸引很多地理學者解謎,迄今即沒有公論。

從昆明下了飛機要開兩天車,才能到石鼓和虎跳峽。

大理古城和麗江古城是必經之地。大理是白族聚居的古城,如果農曆三月來,正好可以趕上一年一度的盛會「三月街」。麗江古城是納西族世居,城內遍布水道,整座城深沈安詳,與大理的色彩豐富大異其趣。

虎跳峽在麗江西北方,通過虎跳峽鎮後再前行,走到山崖邊,必須棄車步行,再循著轟轟水聲,虎跳峽已經在望。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2 / 07 月號

第07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