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傳播/我有一個沉舊的夢

文 / 潘家慶    
1992-03-15
瀏覽數 7,300+
傳播/我有一個沉舊的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報禁解除以來,一般報紙不惜在分量上不斷加重,相對的,品質上就難免下降了。

下降的一個重要指標是,我們再也首不到一則簡單、純淨而精確的新聞了。

現在每則新聞都很長,卻長得小知所以。記者以他生花妙筆,不是加油添醋,就是夾敘夾議,單是一個導言,有時也寫到三、五百字,內容卻是一片糊塗,究竟說了什麼,使人理不用一個頭緒來;也虧得現在的人有閒錢,買他幾份報,做為文化裝飾品,實際上,過去許多瞄一瞄標題的人,現在也難得一顧,真是報紙份量愈重,報紙的閱讀率越低了。

這樣下去,對我們的報業不僅是一項傷害,對文化水平也是一大隱憂,於是我有「一個沈舊的夢」,時下,我們實在需要一份為現代忙碌的人辦的報紙。這家報紙追求的是新聞學上從來堅持的「簡單、純淨與精確」的新聞原則,讓現代人在要言不煩的新聞中,很快抓到訊息的重心,很快瞭解全盤真相。這樣的報紙固然需要有心人來負責,更重要是一群道德一流、知識一流、寫作一流的高手來承擔。

注重可讀性

依稀記得,在大學時代,採訪教科書中告訴我們,寫一則新聞的原則包括:

一、像說話一樣寫出故事的導言。

二、寫簡短的導言,使它在三十字以下。

三、一個導言內,最好不超過兩句話。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