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岸金融發展的「兩個必須論」

文 / 葉銀華    
2013-09-16
瀏覽數 13,450+
兩岸金融發展的「兩個必須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就金融業而言,評論者普遍認為此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我方利大於弊,大陸此次開放的項目大都是回應台灣金融業者的要求,且許多項目均優於其他外資金融機構進入大陸的條件。作者於九月底出版「兩岸金融與人民幣市場」一書,在撰寫過程實認為我國金融業者需對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的發展、限制與苦悶有更深層的認識。畢竟,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只是一個協議,雙方實際執行協議的效能也是重要,而台灣金融業者的競爭力更是關鍵。

本文提出兩岸金融發展之「兩個必須論」:台灣金融業必須順應客戶之金融需求的變化而赴大陸發展、台灣整體與金融業必須做好風險管理,唯有以後者為基礎,前者才有長期成效。

陸港已為台灣最主要出口市場,2012年達39.4%

根據經濟部公布2012年的外銷訂單狀況,外銷訂單金額共4410億美元,雖然創歷史新高,但只比前一年增加1.1%;而外銷訂單的海外生產比例從2011年的50.5%增加到2012年的50.9%,大陸占海外生產比重則在9成以上。再者,根據經濟部分析台灣2003到2012年之十年間,出口年成長率為8.3%,而出口到大陸之平均年成長率為22.6%。而2012年出口市場最主要集中於中國大陸與香港,佔出口總額39.4%;相對地韓國出口到大陸與香港金額,佔出口總額30.4%。

由以上數據顯示大陸是台灣最主要的海外生產基地與出口市場,而上述狀況自然帶動台灣的廠商赴中國大陸大量投資,以及相關台商與其家屬在大陸的消費,此種情形勢必對台灣經濟發展、薪資成長都帶來重大的影響。從台灣整體經濟發展政策,政府應從促進在台灣投資、海外發展多元化著手,藉以降低大陸經濟發展對台灣的影響程度。

兩岸金融發展的「兩個必須」

觀察兩岸金融的發展,作者提出「兩個必須」。第一個必須是台灣金融業必須順應客戶之金融需求變化。基於上述貿易與海外生產的狀況,台商、幹部與家屬自然在大陸有企業金融、消費金融與財富管理等需求,而金融是中介產業,其客戶在大陸有龐大的金融需求,金融業者勢必有需要赴大陸提供金融相關服務。而且台商與其相關上下游所形成的產業網絡,與所衍生的商業往來,皆是我國金融業者的目標市場;從而以此為基礎再擴展到大陸本地客戶,奠定在大陸發展的基石。

然而本文也要提出第二個必須:台灣整體與金融機構皆必須做好風險管理。由於台灣對大陸貿易與投資比重增高,而使台灣經濟發展會受到大陸風險的影響變大,因此從整體而言實有設立台灣對大陸金融總曝險管理與相關風險監督機制的必要;而個別金融機構亦須強化本身在兩岸金融與人民幣業務的風險管理,並且避免殺價競爭。同時,政府與金融業者在思慮海外佈局的政策與策略,亦要依業務發展的需要,納入區域分散風險的概念,畢竟大陸市場並非海外發展的唯一機會。

本文所提之「兩個必須」乃是相輔相成,不能有所偏倚。沒有「第一個必須」,則我國金融機構缺乏發展機會,金融產業也會很悶。但是若只有「第一個必須、而未同時建構第二個必須」,則使台灣在受大陸經濟風險高度牽動的同時,又要忍受大陸的金融風險;如同一家公司同時有著明顯的營運風險與財務風險,不可不慎。

2013年兩岸金融大突破,金融機構紛拓人民幣業務

近幾年來兩岸金融交流、往來與投資,包括銀行、證券、保險業,常常佔據各大報紙的財經版面,我國金融機構莫不積極思考中國大陸的佈局。在2009年兩岸金融合作協議、兩岸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的簽署,隔年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早收清單,以及2011年開始的兩岸金融監理合作平台會議,奠下兩岸金融往來與投資的基礎,而主管機構也因此制定相關的配套措施。而2012年我國行政院亦將發展具兩岸特色之金融業務計劃列為重大施政方針。

2013年兩岸金融業務有較大幅度的突破與展望,一月底我國金管會與大陸證監會之首次會議的成果(首次金證會),台灣證券業可在大陸特定地區透過合資經營全照業務(包含A股經紀,且持股比率可達51%),讓已在大陸設代表人辦事處十餘年的業者,終於在大陸業務的擴展露出一線曙光。二月初台灣銀行業因兩岸貨幣清算機制與相關配套措施,國內之指定外匯銀行(DBU)可開辦人民幣業務;同時在台灣開始有人民幣計價債券(寶島債)、人民幣結構型商品、人民幣保單與人民幣計價基金的發行,台灣離岸人民幣業務開始擴展。

四月初我國金管會與大陸銀監會之第三次會議的成果(金銀三會),雙方同意台灣銀行業者在大陸申設分支機構與人民幣回流投資大陸會有較快之進展,而大陸銀行業在台灣申設分行的條件將放寬,而且可以增設分行(含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以及放寬參股台灣銀行業與金控公司的股權比率。同時在上述會議的前夕,我國銀行業在大陸分行已經可以從事人民幣業務。六月下旬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將有關首次金證會與金銀三會的開放措施納入,並送立法院審議。審議通過之後,將修改相關辦法,使這些開放措施付諸施行。

由以上的發展,足見兩岸議題是台灣金融業者之重大策略的關注點。然而,綜合觀察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發展的成效,發現實際狀況與他們當時進入大陸巿場的願望,有著一大段的落差。因此我國金融業者更要透澈瞭解大陸金融機構與市場的生態與發展,更要知曉我國政府之兩岸金融政策的變革。

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的發展

外資銀行從2007年開始在大陸設立獨資銀行(子銀行),雖然到2011年底已有37家,但是它們資產佔大陸銀行業資產總額,不到2%。外資人身保險公司在大陸設立合資公司的歷史更久,但它們之保費收入僅佔大陸人身保險業的4%。再者,外資到大陸參股證券公司,苦無控制權,而且基本上不能進行A股經紀業務;而有外資實際參與經營的證券公司,2011年資產佔大陸證券業資產總額僅有0.86%。

再者,綜合觀察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的獲利能力,實際上遠低於大陸整體金融機構的平均。以大陸銀行業金融機構整體而言,2011年底外資銀行資產佔整體1.9%、股東權益佔整體2.9%,但稅後利潤卻僅佔整體的1.3%。而2007到2011年之五年平均稅後資產報酬率,大陸銀行業金融機構整體為0.93%,而外資銀行在大陸則是0.6%;而同期間平均稅後股東權益(淨值)報酬率,大陸銀行業金融機構整體為15.6%,而外資銀行在大陸則僅有5.9%。綜合而言,外資銀行在大陸的獲利水準,與台灣銀行業在台灣的獲利並無明顯差異,當然所有外資銀行看上大陸的是「未來」的商機。

上述的數據說明,大陸金融監理與業務發展,有明顯向「在地性」傾斜的特性。再者,大陸證券業在2007年是相當高獲利的行業,股東權益報酬率達38.3%,到了2011年只剩6.3%,而稅後利潤亦大幅下降。可見大陸證券業也有著看天吃飯的特性,其獲利視股票行情與陸資企業上巿、赴海外籌資而定。未來外資參股證券公司或可在特定區域從事經紀業務,但是大陸平均證券經紀佣金率已經殺到0.1%以下。

上述分析可以體現出台灣金融業赴大陸發展,並無法一蹴可成,所以必須對大陸金融監理、制度、巿場、機構,有著深入的認識,而我國金融業者需有長期佈局的細心規劃,方有成功之可能。

作者發現有關兩岸金融與人民幣市場的報導與評論,有一些過份樂觀,亦有部分失之公允,同時也缺乏對大陸銀行、證券、保險巿場與離岸人民幣業務之整體分析;而針對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發展的宏願與苦悶的剖析,更是付之厥如。

作者的兩岸金融思維:台灣金融業若未發展兩岸金融與人民幣市場,則是偏離台灣之經濟發展結構,也未善盡金融中介的角色,同時也無法成長。但是倘若說台灣金融業一旦發展兩岸業務或簽署相關協議、早收清單,獲利就會突飛猛進、股價因而大漲,則是過度樂觀與不瞭解兩岸金融結構與競爭生態,這給予我國金融業需審慎佈局以對。

如同在本文一開始所提的兩個必須,台灣金融業必須順應客戶金融需求變化而赴大陸發展、台灣整體與金融業必須做好風險管理,唯有以後者為基礎,前者才有長期成效。「兩個必須論」可作為兩岸金融政策的指導思維,將需有助於台灣金融業者在兩岸金融發展,能夠「看得到、吃得到、也吃得健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兩岸要聞金融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